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不属于时代之物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不属于时代之物

“那个罗兰先生,”谢师傅握完手后才问道,“不知这设计局,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呢?” “完成一切我所需要的构想,”罗兰笑道,“例如现在,我想让你们打造一台全新的拖拉机出来,它必须简易可靠,又要便于制造,同时具备一定的改造潜力。” “这样的拖拉机,市面上应该有不少才是” “我的要求当然不止这么一点,上面说的只是最基本的框架。”他摇摇头,“首先,它除了发动机外,每个部件都得由我们自己来生产。” “那样成本会很高的。”谢师傅咋舌道。 “它不需要量产,价格可以类比一些纯手工产品。我有几个收藏家朋友,愿意花大价钱够买它们。” “原来如此” “另外,生产工艺中不能有自动化的机床参与,嗯”罗兰环顾了下四周,“现在厂房里摆着的这些工具就很合适。我需要知道每个零部件的规格和制造流程,也就是说,设计局不光要把它造出来,还得绘出所有的流水线布置图。” 见对方面露难色,他又补充了一句,“当然,我会招一些应届生来协助你的工作,你只需安排他们做事就行。” “那就好如果只靠笔纸的话,恐怕得花上大半年才能理出个头绪来。” “最后一点,也最为重要。”罗兰接着说道,“制造它必须得拥有一定的想象力才行。” 谢师傅愣什么?” “我举个例子吧,比如这台拖拉机,它采用的是蒸汽动力因此理论上它需要一个大大的锅炉,以及储存燃料和水的舱室。但实际上,它并没有以上部件,你可以将它的动力源想象成一台核动力发动机,就像电影里演的那样。” “”对方的神情似乎有些呆滞了。 “因此制造样车时,必须将这部分‘理论上需要,实际上却不存在的部件’影响降至最低,这样试车时才能得到最为贴合的数据。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呃”谢师傅冥思苦想了好一阵子,才小心翼翼地道,“您的意思是,我应该把它假想成一个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产物来设计?” “这个概括满分。”罗兰咧嘴道,“不知技术上有没有难度?” “理论上没有,不过”他迟疑了会,“不瞒您说,即使把它造出来,恐怕也没有任何实用价值。” “没有实用价值就对了,我的收藏家朋友并不在乎那些东西。” 谢师傅松了口气,之后又多问了一句,“那个罗兰先生,不知总师的薪水是” “就按你的退休工资两倍来算好了,”罗兰笑道。 到车上,嘉德放下酒杯,朝他耸耸肩道,“怎么样,还满意吗?” “不错,就是不知道工厂的花销该怎么算”罗兰故作客气道。 “这些细枝末节就不用提了,能帮上武道家协会的忙,对三叶集团来说也是一种荣幸。”嘉德摆摆手,“待会我就和那边沟通下,把这事定下来。从今天起,你就是他们的新老板了。” 保留一间预定拆除的工厂,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至于土地、厂房等固定资产,仍归三叶集团所有。而对方需要支出的,无非是一些人员的工资,和几台本就等待报废的加工机械。能用这点代价换得棱镜城镇守的人情,无疑是比极为划算的买卖。 若罗兰想凭一己之力凑到这些,恐怕少说也得花个上千万,还不一定能办得下来。 不过话虽如此,罗兰也不想放过任何薅羊毛的机会。 “这样真的好吗?我琢磨了下,工厂想要恢复正常运作,至少还得再招一批人。而且为了提高他们的积极性,奖惩制度也得列出来,这些都需要不少经费。” “唔”嘉德思索了片刻,“我之后调一名财务给你好了,有什么额外支出的话,你跟她说一声就行。不过罗兰先生,数额太大的话可不行,你知道三叶集团” “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放心,我不会让你为难的。”主动派财务来显然也是一种避险手段,至少能防止他毫无节制地烧钱。罗兰笑着举起酒杯,“这件事真是谢谢你了。” “举手之劳罢了。” 两支杯子清脆地碰在了一起。 三天后,农机厂正式改名为灰堡设计局,虽然外表依然破旧,但在升职加薪的诱惑下,里面已经忙碌开来。 搞定此事后,罗兰顿时觉得肩上的负担轻松了许多,连带着隔日去办公室时脚步都轻快了几分一想到他还能不断扩大灰堡设计局的项目和规模,剩下宝贵的设计时间,就忍不住喜上心头。 而且这样一来,安娜也不必每天都工作到半夜,可以把更多精力投在她自己喜欢的发明创作上,简直是一举多得之事。 或许那些员工永远不会知道,他们绘制出来的图纸会在另一个世界变成现实,并在广沃大陆的一角与异族敌人展开血战,以捍卫人类最后的延续与荣光。 “你在傻笑什么那,陛下”夜莺带着鄙视的眼神从他面前显出身形,“昨天晚上就过得那么开心吗?你不会在梦里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吧?” “怎么会我像是那种人吗?” 夜莺撇撇嘴,“其实有也很正常啦,我听菲丽丝说,古女巫对这些东西并不看重的,就和吃饭睡觉没什么区别。” “她真这么说了?” “没有,骗你的。”夜莺半眯着眼睛俯下身来,“你刚才莫非在打这方面的注意?” 感情这还是一个钓鱼执法的陷阱。 “我只能说你想太多了。”罗兰瞪了她一眼,“我这么高兴,是因为解决了一个大问题,才不是你瞎猜的那样。” “唔,诚实度95%,算是真话吧。”夜莺摊手道。 “现在都能精确到百分比的个位数了?” “嗯,或许是用得多了吧,总觉得比过去的感觉要灵敏不少。” “那5%又是怎么事?事先声明,我可没说谎。” “也许是你潜意识产生的悸动也说不定哦。”夜莺扬起嘴角道。 呃罗兰一时语塞,他总觉得这样说下去早晚会被对方带进圈套里,干脆不再接话。 “对了,”夜莺嚼了一会儿小鱼干后开口道,“你最近都不怎么看红月了呢。” “是啊”罗兰这才意识到,自己确实已有长时间未向天空仰望过了。那猩红的圆盘仍高悬于窗外,无论何时抬头,它都处在一个位置,仿佛静止了一般。“大概因为知道,它只是一个虚无的空洞罢了吧。” 就在这时,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是行政厅打来的。 “巴罗夫吗?什么事?”罗兰提起话筒道。 “陛下,移民的增长速度远远超过了预期,”老总管诉苦道,“这样下去,金库的积蓄快要撑不了多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