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章 热爱之物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二百六十章 热爱之物

提莉看到,先飞组显然也注意到对手的逼近,一号和三号机不约而同地朝两个方向散开,似乎想从侧翼夹击第二组。 第二组的队形也不如最初那般整齐,但目标仍是最近的一号机。 这使得后者顿时陷入了一对三的不利局面。 借助魔眼的帮助,她能清晰得捕捉到飞行员脸上露出的紧张。 在两边几乎是迎头对冲的情况下,只要将准星死死套住一架飞机,一换一并非不能做到。可驾驶者的紧张影响到了其举动,仅仅瞄了两三秒,他就踩下左踏板选择了回避。此时双方的距离仍有五百多米,这使得第二组毫无负担地跟着调整航向,从迎击变成了追逐。 为了尽可能摆脱咬尾,一号机开始做出各种机动——倒像提莉开场时所说的那样,飞行员将自己毕生所学都拿出来了。能在短短一个月时间里熟练掌握每个动作的技术要求,必然是经过一番苦练了的。 然而第一军的学员同样毫不逊色,并没有被一连串的俯冲急转甩开,始终不急不躁地跟在对方身后。加上数量上的优势,他们并不需要时刻都将机头紧盯着对方,而后者却需要同时注意三架飞机的动向。大量机动动作令一号机的高度和速度都下降了不少,眼见无法摆脱,飞行员一咬牙,掉头朝着仍在赶来的三号机飞去。 第二组亦在同时得到了最佳的出手机会,保持在较高空域的六号机转为俯冲,从头顶斜切着向一号机尾端七点方向压去。 机枪手尽管观察到了这一幕,飞行员也做出了最大的挽救措施,可飞机已无力再甩开这一轮“扫射”。 十秒时间转眼及至。 提莉满意地点了点头,“一号方阵,举红旗!” 这时三号机才姗姗而至。 他们面对的是一架正在爬升的六号机,以及另外两架状态不错的四、五号机。 局势看似压倒性的不利。 ——如果没有把一直处于高点的二号机计算在内的话。 她将目光投向学院上空。 “我看到他们了!”芬金将半个身子探出座位,趴在机身上嚷嚷道,“等等,一号机似乎已经被击落了!” “你确定?” “机场上一号数字已经是红色,不过他们还没有退出战场!” “那只是他们还没有发现而已,”古德皱起了眉头,队友坚持的时间比自己想象的要短,“三号机呢?”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个从远处赶来的黑点就是!”芬金大吼道,“伙计,他们现在正乱成一团,是时候加入战局了!” “再等等……看看你的背后,能瞧见太阳么?” 他回过头去,立刻被刺得闭上了眼,“嘿,不愧是我选出来的飞行员——现在正对着,我几乎睁不开眼!” 明明是你猜拳输了才对,古德无奈地摇摇头,用力压下操纵杆,“既然走吧!” “耶————————嚯!”芬金怪叫道。 星型发动机发出的轰鸣一时压过了风声,在剧烈的气流冲击中,整个机身仿佛都在颤抖,这种迎风而坠的感觉总是能令古德感到热血沸腾。 他是正在冲锋的骑士! 而驰骋之路则是整片苍穹! 三号机队友将注意力放在了速度最慢的第二组飞机上,另外两架则开始驱逐三号机,直到他们从金灿灿的阳光中杀出,如雷霆之势扑向后者,对方才从啸叫的破风声中察觉到新对手的存在——古德注意到,如果这两架飞机不去理会队友,优先将击落三号机作为目标,恐怕现在已经得逞。正是这顾前顾后的打算,给了他最佳的射击窗口。 双机意识到不妙时已经晚了。快速从四号机上方掠过后,古德毫不犹豫地将目标切换到了标记着五号字样的飞机上——早在俯冲时,他就牢牢锁定了前者,尽管这颇有些取巧之意,并不代表他能在那个距离上真正击落四号机,可长公主定下的规矩就是如此,他相信殿下已经看到了这一切。 队友随时都有可能被迫退出对抗训练,他必须抓紧时间。 四架双翼机相互缠斗在一起,局势一时变得焦灼起来。特别是五号机,古德甚至能看到对方射手狰狞的神情。虽说他的座机失去了隐蔽性,但在速度上依旧占优,经过几番角逐,古德终于攒出了一个长时间瞄准。就在他估摸着差不多了的时候,后座的芬金已经报出了结果。 “五号方阵的旗子变红了!” 几乎是同时,三号机也宣告出局。 机场上还举着绿旗的,只剩下六号和他们自己。 大概是第二组的双机压制给了队友太大的压力,三号机终究没能凑到足够的瞄准时间,六号机得到喘息之机后,很快出现在两人后方。 “那些家伙在搞什么鬼,居然连一架都没有打下来!”芬金骂骂咧咧地转动着机枪座,“这不变成三打一了吗!” “谁让我们一开始把他们当成诱饵了呢,”古德不以为意道,“当然还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对方六号是个难缠的对手。” 而这个猜测很快应验了。 无论他转向哪个方向,六号机都紧紧咬住,一点甩开的机会都不给。他又不能不动,否则后者一定会比芬金更早凑到十秒时间。 “该死的,”伙伴的声音明显比之前焦躁了许多,“你就不能飞得再快一点吗?” “我已经尽力了!” “这样下去我们早晚会被干掉,快想想办法!去港口区躲避怎么样?那里有帆船做掩护!” “如果撞在难民船上——不管是不是我们,你觉得下场会是什么?” “呃,大概是枪毙吧。”芬金的气势顿时往下一掉,“既然这样就算了,至少我们不是最先被淘汰出局的。现在除非有风送我们上去,不然我觉得我们是搬不回这一局了。” “有风……”古德微微一怔,脑海中宛如一道电光闪过,“你说得没错,我想到一个办法了!” “哈?” “你还记得悬崖边的上风么?” 从旋涡海刮向陆地的海风并非一成不变,特别是在靠近海岸的一侧——由于岩壁的阻挡,气流会顺着障碍扩散开来,其中一部分会变成快速上升的疾风,只要站在崖边,就能时不时听到那富有节奏的啸音。 意识到他所指的东西后,芬金脸色不由得一僵,“你疯啦!先不说我们能不能遇到上风,太过贴近岩壁的话,你手一抖就全完了!” 上风的范围很小,一旦脱离海崖范围,就会立刻被海风吹散,而且受到凹凸不平的峭壁影响,其风的走向也更为复杂,从难度上来说,此举比穿梭于帆船的风帆之间更加困难。 “我不必冒那个险,只要蹭一下就行,好比打水漂一样!”古德迅速降低高度,朝着空骑士学院方向飞去。 六号机迟疑了片刻,也开始向下加速。 “你怎么知道强风何时出现?”芬金质疑道。 “那些载着移民的海船会告诉我!”他控制双翼机不断下降,一点点任由六号机拉近距离,拐过一个大弯后,他的路径和海岸线重叠在一起,高度也逐渐贴近地面。若是落在其他学员中眼中,这一动作几乎和认输无疑——尽管二号机仍保持着相当高的速度,但它已无路可逃。 对手尾随其后,牢牢地咬住了他们。 “数秒!”古德大吼一声。 “我猜还有八秒!六、五、四——”芬金咬牙道。 这期间,古德始终分出一部分精力盯着前方不远处一艘驶向浅滩港的海船,但他看的并不是旗子或风帆,而是站在桅杆上的鸟儿——旗帜与风帆始终在飘荡,根本无法辨别风力的大小,唯有这些长期与风相伴的海鸟,能捕捉到它们的强弱起伏。 仿佛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群海鸟展开双翼,从高高的桅杆上落下,朝着岩壁飞去——这一幕像极了展翼滑翔的海鸥号。他很早就观察到,鸟儿似乎热衷于这项娱乐,从船只到海崖,哪怕翅膀一动不动,也能乘风而起! 就在鸟群即将抵达悬崖边缘时,古德猛地拉起了飞机。 如果是平时,这一操作会使得机头仰角过大,很容易陷入失速,但也恰在此时,鸟群陡然升起,好像下方有张无形的手掌在托着它们一般。 风……起了。 刹那间,古德听到了刺耳的啸音。 疾风突然出现,猛地撞上了机翼——伴随着剧烈的颤抖,二号机再次加速,奇迹般的直冲而上,进而颠倒过来! 整个世界为之翻转。 有那么一瞬间,时间宛如静滞,他看到毫无准备的六号机从头顶下方掠过,对方驾驶者扬起头,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远处,海鸟正在跃出地平线,洁白的双翼仿佛构成了连接天空的阶梯。 他并没有欺骗殿下。 从加入学院的那天起,他对飞行的热爱每一天都在增加,而正是这种自由翱翔的感觉,让他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这便是古德所学到的一切中,印象最为深刻的东西。 攻守逆转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