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相聚一刻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相聚一刻

“为了欢迎我们的新成员,干杯!” 傍晚,女巫大楼前的空地上摆起了长桌,一场热闹的迎新宴会就此召开。温蒂和书卷带头拿起酒杯,举向两人。 “干杯!”其余女巫纷纷应和道。 戴兰和莫莫抱着杯子,一脸地不知所措。 她没想到,自己答应加入联盟后,立刻被温蒂拖去洗了个无比舒适的热水澡,接着换上一套崭新的衣物,连内衣鞋袜都包括在内。还没等她从感激与心虚中回过神来,又再次被带到了大楼前,不过这一回,草坪上已变了个模样。 “这种时候只要大喊干杯,然后一口喝光杯中的饮料就行啦。”洛嘉演示道,“比如像我这样——咕噜咕噜咕噜——” “干……干杯……”戴兰鼓起勇气模仿道,然后眼睛一闭,将杯子凑到嘴边。 “吨吨吨吨——” 人群之中顿时响起了一阵口哨与掌声。 “洛嘉又在哄人拼酒了,”莉莉撇嘴道,“谁说干杯后必须得一口喝干的,我看她就是想喝而已。” “不过那是伊芙琳酿制的草莓白酒吧,居然能和狼女不相上下,是我小瞧她了。”谜月咋舌道,“这样的人才一定得加入我们侦探团才行。” “所以你的团里以后都会是些懒鬼和酒鬼,确实与你很相配。” “团里还有你!”谜月翘起食指道。 “我——没有!而且你还欠我一张十元卷呢!” “呃,忘了它吧,我们可以重新开始。” “你走开!” “嗝儿——”戴兰喝完一整杯酒后,感到视线有些飘忽起来,她以前被迫陪着喝过各种酒,但没有一种比得上如今喝的这般灼热。酒水入喉时并不苦涩,反而有种浓郁的醇香,直到进入肚子里,才能感受到它远超麦酒的浑厚。 不过最大的差异不在于酒水,而是她此刻的心情。 看着狼女斗志满满地往杯中添加第二杯酒,看着周围女巫热情的笑容,戴兰第一次感到,喝酒原来并不是一件那么痛苦的事情。它让自己忍不住想要和大家感同身受,也让压抑在心底许久的情绪开始松动起来。 这时,另一名身形高大的女子端着酒杯走到了她面前。 “欢迎来到无冬城,我叫安妮,和你一样来自狼心,就连寻找血牙会的经历都跟你差不多。” 戴兰怔了怔,“难道你也被血牙会……” “没错,不过我是半路逃出来的。另外从狼心逃至灰堡的女巫不在少数,比如这一位……”对方被从背后拉出一名看似有些扭捏的女巫,“伊菲,她甚至还曾是血牙会的一员。只是赫蒂.摩根贩卖女巫一事,她当时并不知情,好在如今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好半晌戴兰才对血牙会的成立始末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原来因赫蒂.摩根的一己私欲而被迫流落到灰堡的,远不止她和莫莫两人。而这个如同噩梦般的组织,也在两年前烟消云散。 听到这里,她不由得松了口气。 逃亡路上,两人曾无数次梦见被血牙会抓住,重新送回到贵族手中。现在得知这个组织已不复存在,相当于解开了心中一道沉重的结。 “抱歉,”伊菲低头道,“如果我当时能阻止赫蒂的话,这些事或许就不会发生……” “这不是你的错,”莫莫摇了摇头,“而且……就算你能阻止她,也无法阻止那些贵族。” “的确,为首者是不是女巫其实并不重要,没有赫蒂还会有别人来与他们达成新的交易。”戴兰很清楚那些人的**,只要尝到了甜头,他们绝不会轻易放手。 “你看,我就说她们不会怪你吧?”安妮笑道,“既然到了无冬城,以后有什么难处都可以来找我们商量。连伊菲这样迷糊的人都能住下来,我相信你们一定没问题的。” “敬过去。”说完她举起了酒杯。 “干杯。”这一次,戴兰说得顺畅了许多。 “下一个又轮到我啰!”洛嘉面带红晕地嚷嚷道。 “还有我!”闪电也加入进来,“我成年啦,可以喝酒了!” “咕咕咕!” “你不行,鸽子不能喝酒。” “咕!?” “喂,你们不要光喝酒,也吃点东西呀。” “娜娜瓦,你还没成年,别跟她们一起闹啊!” 草坪上的气氛越发热烈起来。 “联盟已经很久没有新人加入了,如今突然多了两个,看来大家都很高兴啊。”长桌一旁,书卷不由得感叹道。 “先带她们参观女巫大楼果然是正确的做法,我渐渐领悟到陛下的手段了。”温蒂笑道,“就算她们先和沉睡魔咒接触,我也有把握将两人拉拢过来。按陛下的说法,这招叫糖衣……什么来着。” “你也干得越来越有模有样了嘛,”书卷打趣道,“明明最开始还觉得自己能力不足,现在都准备打提莉殿下的主意了。” “我只是打个比方而已,哪像你从共助会时期起就什么事都上手得很快。”温蒂为她倒了一杯混沌饮料,“不过话说话来,这样热闹的场景还真是百看不厌啊。” “可惜我们也只能在一旁看着了。”书卷耸耸肩。 “那有什么不好的,如果可以,我希望能一直守在她们身边看下去。”温蒂轻声道。 书卷没有再接话,两人沉默下来,一边遥望欢闹的人群,一边享受着晚宴的美味。对她们而言,这并非无言,而是一种长期相处所形成的默契。 直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插入其中,“等宴会结束后,陛下想见见那名叫莫莫的女巫。” 夜莺的身形从迷雾中逐渐显现出来。 温蒂很快意识到了罗兰的想法,原本轻松的表情微微一凝,“这……” “带她去吧,”书卷开口道,“从你报上能力的那刻起,就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毕竟陛下的好奇心比谁都来得旺盛。” 温蒂沉默了片刻,“我知道了。” “如果你不想知道答案的话,先行告退就行,我想陛下会理解的。”书卷顿了顿,“不过不管答案是什么,我们都会一如既往,不是么?” “……没错,”温蒂既像是重复,又像是自我肯定道,“无论答案如何。”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