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 焚天之火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 焚天之火

断牙堡的一栋废弃房屋内,裘达正透过观察孔,注视着獠牙城中的情况。由于地势高差的影响,他只能看到城门口的一小块范围——那里将是战斗打响后,他们所要第一时间夺下来的关卡要地。 此次阻击行动,莫金人将担任最先发起冲锋的排头兵任务。 这并非布莱恩大人有意把他们当做消耗品,而是他们自己争取来的机会。 通过武力来证明自己,用功绩去换取资源,是极南境通行的准则。 裘达来自于绿洲中一个毫不起眼的小部族,当银川绿洲一点点消退,他的氏族已处于生死边缘,若非如此,他当时也不会冒着巨大的风险与北方人打交道。但现在,族里所有人都已安然迁移到碧水港——那片他们曾梦寐以求的永绿之地,而这正是他为大酋长与怒涛、削骨氏族一战所换回来的报偿。 因此裘达主动请战的想法很简单,杀死更多的敌人,才能让族人过得更好。至于敌人是谁,那并不重要。就算是地狱来的魔鬼,也不会比饥饿、干渴、以及随时都可能看不到明天的恐慌更可怕。 他相信大多来此的沙民,都和他想的一样。 “你有发现什么吗?”身后有人问道。 “不,除了红雾越来越浓外,其他什么都看不到。”裘达轻手轻脚地堵上洞口,回过头去。 问话者正是队伍里个头最小的法菈,他背后的枪支几乎比他躯干还要长,脸上一道深深的伤疤从额头一直延伸到嘴角,看上去与他那副年轻的五官十分不搭。对于此人,裘达的印象颇深,对方尽管看上去年纪轻轻,但在训练与实战中表现出来的素质却异于常人,就连那些经验丰富的成名武者,都不一定能稳胜于他。 按理说,这样的人在小绿洲里不可能籍籍无名才对,可事实是,裘达以前从未听说过有这么号人物。 “我们已经等了快两周了吧?”法菈抱怨道,“好几百人窝在这么一个地方,简直能把人憋疯。” “布莱恩大人不是说了么,魔鬼拥有可以飞行的巨兽,想要不引起敌人的注意,我们只能提前埋伏起来。”裘达略有些讶异道,“你难道没有参加过狩猎礼么?为了猎杀一只沙虫,在灌木丛中潜伏上半个月都正常,现在多等会儿能有什么问题?” 根据计划,铁斧总共调集了约两千人分散隐藏在断牙堡北部街区,并在更南一点的内城区安排了一支一千人的后备部队。藏身地点早已经过整理,表面看上去和废墟无异,内部却搭建出了一块简易的容身之所,上层用于侦查,下层居住,不仅备齐了水和食物,就连睡觉与排泄场所都作了区分。尽管无法完全隔绝味道,但比起狩猎礼来说,这已经算是比较轻松的环境了。 他不太理解,对方为何会突然埋怨起这个来。 “你……不懂。”法菈欲言又止,最后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倚着墙坐了下来。“你说他们之前准备的那些铁罐子,到底有什么用?又是挖坑又是埋线的,结果敌人都过来了,那边却一点动静都没。” “不知道……不过若是大酋长捣鼓出来的东西,我觉得发生什么都不奇怪。” 各种不可思议的用品、工具和武器,这一年多时间里他已见得太多。 “希望不会是下一个狂化丸。”法菈嘀咕道。 狂化丸?他似乎在哪里听说过这玩意……裘达刚想问对方,忽然有人从楼板下探出了头,“后方来消息了,进攻马上就会开始,你们赶紧准备一下。” “呼——”法菈长出一口气,“终于不用再继续干等了,我这就下去。” 裘达则考虑得更周全一些,“进攻号令是什么?仍和计划的一样吗?” “没错,”那人回道,“当爆炸声响起时,就是全军出动的时刻。” …… “是时候了,”铁斧放下瞭望镜,转身吩咐道,“现在开始通电吧。” “是!”爆破组的两名士兵用力转起手摇发电机来,而第三人则将手放在了压杆上。 漫长的准备和谋划终于到了验证的时刻。红雾的范围如今已将狼心王城覆盖在内,如果第一军继续后撤,断牙堡很快也会落入魔鬼手中——这两座城市就如同灰堡王都与银光城,几乎紧紧挨在一起,过去断牙堡凭借天险般的地形,成为了獠牙城绝佳的屏障,在狼心还流传着断牙不失、王城无碍的说法。但现在,他们却要以断牙堡作为踏板,给予占据獠牙城的敌人一记迎头痛击! 铁斧早就注意到,魔鬼并不是时时刻刻都会带着那套呼吸装置,大概对于它们来说,这些装束也相当于一笔额外的负担。除开四处追杀逃难者的狂魔小队,其余敌人基本只会在红雾范围内活动。 这显然给了第一军一个可趁之机。 “大人,爆破组准备完毕!” 铁斧沉声下令道,“起爆!” 随着士兵用力按下压杆,断牙堡北方陡然升起了一轮耀眼的红光!五百多个铁桶瞬间被同时引爆,无数道金色的烈焰冲天而起,将整个王城包裹其中—— 所有人都听到了一阵连绵不绝的轰鸣。 然而这仅仅只是开始。 桶内盛装的正是凯莫调配出来的橡胶虫凝胶,但更多的,是极易燃烧的油料与铝、镁粉等助燃剂。处于凝固状态时,它们看上去柔软而无害,不过当炸药的冲击波将它们撕成雾状体并送上天空后,这些散开的凝胶便成了极为致命的物质。由于燃烧扩展得太快,以至于和爆炸无异,空气极短的时间内便被加热到近千度,膨胀的气流进一步推动了火势。 连锁反应便在这一刻发生。 大概是超过了某个阈值,那些本应该落下的火雨突然撕裂了天空,竟宛如橙红的闪电一般,在城市上方构建成了一张巨大的网!这扩散开来的火焰纹路并非由上至下,而是逆转过来,从地面向空中蔓延! 铁斧也被这惊人的一幕所震慑住了,片刻之后他才意识过来,那是火雨点燃了红雾!这景象看似步步分明,实际上仅在一瞬之间。快速分裂的红色“电光”刹那间就填满了整个上空,将网变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罩子! 然后更大的爆炸出现了。 火红的罩子被轰然顶破,巨大的火球从中升起,像是破壳而出的火鸟一般,直冲云霄—— 这一声轰鸣远远超过了铁桶被引爆时的声响。 铁斧甚至看到了王城周围空气被扭曲的异象! 大地仿佛颤抖起来!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