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章 伪装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二百八十章 伪装

当鱼丸翻过崎岖的山顶时,眼前的视野变得豁然开朗。 橙黄色的野花开得满地都是,和先前光秃秃的山间小道形成了鲜明对比。秋风吹过之际,花海中便会翻起一阵阵波浪,这种自然造就的美景,总是能让疲惫的旅行者精神为之一振。 而花海中央隐隐可辨的小镇,便是此行的目的地——风霜镇。 这已是他第六次穿越山谷。 尽管鱼丸担任的是高机班组的班长,但他同样也是一名第一军战士,随着上头加速疏散命令的下达,有许多像他这样的士兵,也投入到了紧急援救中。 疏散至今,他这条路线还没有被魔鬼袭击过,或许是因为离红雾太远,又或者魔鬼根本看不上这点逃跑的难民。但不管如何,每多带一个人回无冬,无冬就能多一份力量。 而他陆陆续续已经为后方带去了近千人。 依照惯例,这支队伍会在镇外驻扎下来,然后派人去和逗留于此的难民交涉,再分批带他们撤离。早在第一次来时,第一军就已经告诫过居民,前方路途危险,最好不要擅自南进。只要在镇里等上几天,灰堡军队就会护送他们离开。 当然,不是每个人都会相信这样的话,事实上鱼丸就好几次在半途上碰到过狼狈不堪的逃难者,要么食物全部耗尽,要么被野兽追逐得走投无路。不过这已是比较幸运的下场,而更倒霉的那些,则悄无声息的死在山谷中。 只是这一次,鱼丸注意到了些许不一样的地方。 从半坡望去,此前一直人烟稀少的风霜镇,如今却多了许多人影。 “这是哪座大城市崩溃了么?”同队的侦查手汉森吹了声口哨,“短短十来天里就多了这么多难民,接下来我们可有得忙了啊。” 鱼丸同样颇为振奋,之前奔波了一两个月也才近千人,这回一趟可能就足以追平、甚至超过先前的成果了。 尽管他不清楚这些难民为何不选择其他更好走的要道,而是汇聚到这座位于山谷底部的小镇来,但只要来了,第一军就有义务将他们带到安全的地方去。 一想到这点,大家的脚步都不禁加快了许多。 下坡远比上坡轻松,半个多小时后,小队已抵达风霜镇扎营地点。镇子里的难民也注意到了他们的到来。许多人涌上街头,很快汇聚成一股人流,奔向他们所在的方向。 “这些人……未免也太急切了吧。”有人打趣道。 “不是说过让他们在镇里等着就好么?” “会不会是粮食吃光了,希望能从我们这儿讨点吃的?” 这句话获得了大部分人的认同。 “如果真是附近某座城市发生了崩溃性的灾难,没带够吃的也很正常,”鱼丸很快做出了决定,“但这样子并不利于我们清点人数和维持秩序,还是得把他们拦下来。来十个人和我设卡,其他人负责戒备。” 他深知人潮失控后的可怕,如果不能挡住难民,讨要变成哄抢的话,这些人不会和强盗土匪有太多区别。 在大多数时候,这两类人本就只有一线之隔。 “是!” 士兵们很快分散开来,将背后的枪支握在手中。 随着双方距离的不断接近,难民的身影也越来越清晰。 鱼丸举起扩音器,调至最大的音量喊道,“这里是灰堡第一军援救小队,请大家不要慌乱,立刻停下脚步,留在原地听从下一步指示。我们有充足的食物和药品,不过发放需要各位的配合!重复一遍,停下脚步,否则我们将采取强制性手段!” 人群稍稍出现了迟疑,但很快再次奔跑起来,就好像背后被什么推动着一般。 鱼丸皱起眉头,让队友将枪口对准天空,准备鸣枪示警。 就在此刻,汉森发出了一声轻呼。 “咦?” “怎么了?”鱼丸问道。 “班长,他们的装束似乎有点奇怪……”汉森一边用瞭望镜观察一边说道,“你有见过逃难者随身带着一卷布条的吗?” “布条?”鱼丸顿时有些莫名其妙,他一把抢过瞭望镜望向人群——此刻两边的距离差不多还有三百米,瞭望镜已可以大致看清对方的衣饰和所携带之物。从打扮上来看,这确实是一帮落魄不堪的逃亡者,可正如侦查手所说的那样,大部分人身上都有一根或长或短的布条,有的背在背后,有的挂在腰间,怎么看都觉得奇怪。 难民在逃难前会带上一切可以带上的财产,这是人之常情。第一军通常会要求他们抛弃行囊、轻装上路,但不会给迁移带来麻烦与不便的东西,例如金龙,则原则上不进行干涉。这两个月鱼丸也见过不少稀奇古怪的“家财”,布条却还是头一回见到。 不过越是细看,他便越发觉得不对劲。 这群难民看似穿得破破烂烂,脚下竟都踏着鞋子。而且那些烂衣服一点儿也不显旧,倒像是近期内破坏的一般。 两边的距离已拉近到两百米内。 “呯——” 队友发出了鸣枪警告。 人潮顿时轰散开来,令鱼丸血液凝固的一幕出现了——大概是被枪声所惊到,排头的好几个人慌慌张张掀开了布条,而布条下赫然是第一军所使用的制式步枪! 这一举动仿佛在人群中掀起了一阵波澜,其他人纷纷照做,那些长短不一的布条,竟然都是用来隐藏武器的手段,包裹其下的东西从佩剑到长戟,可谓应有尽有。 他猛然意识到,这是一个陷阱! “退回营地!”鱼丸朝队友大喊道,“快跑!” 话音未落,那边已传来了一阵密集的枪响! 鱼丸甚至听到了子弹飞过耳畔的咻咻声,周围的草地时不时溅起一串串泥土,其他九人也反应过来,纷纷掉头猫着腰朝营地冲去—— 小队曾在那儿扎营过数次,虽然没有碉堡壕沟,但简易的砂石营垒依旧存在。它原本是为了抗击可能出现的魔鬼而堆设,现在却成了空旷山坡上唯一的遮掩。 等鱼丸连爬带跑翻进营垒时,场地中已没有一个站着的队友,相较于对面响个不停的枪声,营地中的还击显得十分零散——比起设卡的九人,四十多人的队伍显然是更醒目的目标,一想到他们很可能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遭遇攒射,鱼丸的心便提到了嗓子眼。 他一把抓过汉森,“快,去看看大家的情况!” 等对方低伏着身子跑开后,他也将枪架了起来,瞄准了那些从四面八方围上来的“难民”。 不……他们绝非真正的难民,而很可能是投效了魔鬼的贵族! 也只有魔鬼,才有可能得到这么多第一军的武器了! 该死的,鱼丸恨恨地想,他万万没料到同类居然会利用难民设下这种陷阱——难道他们就一点不明白,自己究竟在当谁的帮凶吗? “班长,”汉森回来得比他想象得还要快,前后不过数息时间,“大家都好着呢,只有一人轻伤,已经包扎好了,基本不妨碍战斗。” 鱼丸不由得一愣,“只有一人受伤?”刚才的枪身明明那么激烈来着。 “是,”汉森也像是松了口气,“运气似乎暂时站在我们这一边。现在大家已经分好了守备位置,我们必将坚守到最后一刻!”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