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僵持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僵持

没错,坚守。 营地背后是平缓的山坡,想要冒着弹雨撤回山顶几乎不太可能,而救援小队又都是分头行动,短时间也无法得到可靠支援。形势极为不利的情况下,坚守此处已是目前能给敌人造成最大损伤的唯一做法。 毕竟两边的人数差距实在太大,加上大家背包里装的都是食物、衣服等补给品,连一挺重机枪都没有带上,这使得两边的武器基本处于同一水平,难以像过去那样靠远程火力来弥补数量的不足。 五十对一千,鱼丸已经能料想到结果。 他承认这个念头冒出时,心底仍有些害怕,但自己已不是过去那个只会抱头退缩的胆小鬼,害怕并不会影响到他身为班长的职责。 就算是死在这里,他也要让对方付出足够多的代价! 显然其他队友此刻也抱着同样的想法,否则就不会刻意压着射击速度,将敌人放进两百米内了。 大家携带的子弹有限,只有在中近距离作战下,才能取得最佳的命中率。 当然,敌人的准心同样也会因为距离的缩短而提高,这是一把双刃剑,意志将决定一切。 山坡延缓了对方的行动,鱼丸等了近一分钟,才看到有人进入百米圈——这个距离下,他已能用瞭望镜看清偷袭者的面孔。而这也再次印证了他此前的猜测,大部分人脸上都干干净净,全然不似风里来雨里去的逃难者,其举动和神色也没有任何被强迫的迹象。 他不用再担心错杀无辜了。 鱼丸对准冲在最前面的敌人扣下扳机。 身边的队友也不约而同地选在这一时刻开火。 一时间,营地上的枪声突然大作,瞬间盖过了对方的动静。冲在锋头的袭击者眨眼便倒下去一片,进攻势头顿时为之一滞。周围的敌人纷纷趴下,对着第一军开枪还击,也不知道他们是在过去的战斗中摸索出了这样的对抗方法,还是受到过魔鬼的指导,局势随之变成了相互对射。 就在两边僵持之际,后面的敌人将几辆蒙着布的两轮板车推到了靠近锋线的位置。 这种玩意鱼丸并不陌生,比起马车和骡子,靠人力推拉的板车更适合寻常人家使用,特别是举家搬迁、需要驮运大量货物时。他原以为那只是敌人用来掩饰身份的道具,但没想到在开始冲锋后,对方依然没有放弃这些笨重的板车。 直到掀开盖布,鱼丸才发现板车上拖运的竟是马克一型重机枪! “哒哒哒——” 急促的连射顿时压制住了第一军的火力,而且其配备的子弹带有曳光效果,准头比栓动步枪要好上太多。营地前犹如沸腾起来,开满野花的草地泥土四溅,如果不是还有营垒抵挡,只怕这一波就能让他们失去反击的能力。 庆幸的是,敌人没有在最远距离处设置机枪阵地,而是将它一同投入到了冲锋中。如今机枪离防线的距离仅有两百米左右,第一军又散得足够开,这就给了他们喘息的机会。 “汉森!”鱼丸大喊道。 后者比了个明白的手势,提着步枪一路朝营垒边缘跑去。 第一军很少遇到火力处于下风的情况,根据作战手册上的条例,一旦陷入火力弱势的不利境地,应尽快呼叫后方炮兵进行支援,或专门针对敌人的火力点实施反制。显然这种时候救援小队唯一能采取的行动,便只有利用高效而精准的狙击来震慑敌方进攻的势头了。 趁着机枪换弹的空挡,鱼丸和队友抬头一阵猛射,将对方的注意力尽可能吸引在自己身上。而汉森亦没让他失望,两枪便将板车上的射手放倒在地。后续想要跟着爬上板车的人,也遭到了挨个点名。 没有了机枪的压制,借势冲锋的敌人还没跑出十步便被一轮攒射打退,战局又回到了原点。 …… “该死的,这群废物怎么还没攻下营地?”马维恩抬头看了看渐渐西斜的太阳,不耐烦地跺脚道。“拿诺斯子爵,你的人是不是太胆小了,连个侧翼都拿不下!如果拖到晚上,灰堡人就要逃之夭夭了!” 作为指挥者,他们自然不必像扈从和佣兵那样冲在前线,何况这些灰堡人从来不讲究贵族交战法则,什么刻意留手、被俘虏后留着交换赎金……统统都不存在。他们早就见识过灰堡人对待贵族的态度了,像过去一样带队冲锋不会得到任何荣誉与尊重,只会被第一个打成马蜂窝。 “他们已经尽力了,而且你的人也没好到哪里去啊,”拿诺斯不满道,“明明人数最多,锋线却最靠后。如果你的中央部队能再往前推进百步,营地早就拿下了。” “你——”马维恩被堵得说不出话来,只好闷闷望向前线,心里却将这恨意记下了。 等我成为了永冬君王,定要你好看!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赢得胜利,没有胜利,天穹之主就不会对他另眼相看。 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情况会变得如此焦灼? 一切都按计划预想的那样顺利,为了防范灰堡人发现破绽,他们没有选择在小镇中设伏,也没有事先分数路去包抄对方——在这片山谷里,双方的兵力与布置可谓一目了然,任何可能导致暴露的细节,他都仔细考虑过。至于那些有可能走漏风声的镇民,他更是一个都没有放过。 而事实的发展也是如此,等灰堡人察觉到异样时,双方的距离已拉近到数百步之遥。在火枪和人数都远多于对方的情况下,理应很快就能结束战斗,但为什么僵持到现在,他们也没法攻入营地? 对方就算一人一把枪,也不过五十来把,而贵族联军足足有两百把之多! 在马维恩的想象中,灰堡人面对如此凶猛的火力,应该早就吓得溃不成军了才对。 可他所见到的景象却像反过来了一般。 联军被压在山坡上动弹不得,好几次冲锋都被密集的射击打退,而这边组织的还击却不痛不痒,打到现在也没能削弱灰堡人的防守力量,就仿佛敌人拥有三头六臂、可以同时控制几把火枪一样。 他之前寄于厚望的连发火枪,作用更是小得可怜,不仅没能摧毁灰堡人的意志,反而在好几次冲锋时扫到了自己人。从山坡脚下望去,只见那几台好不容易运上去的连发火枪周边和前方躺了一圈尸体,已没有人再敢上去碰它了。 照这样下去,自己所期待的美好前景岂不是要化为一场泡影? 要知道永冬无法生产子弹,若未能在这一战缴获足够多的弹药,下一战他哪还有机会再咬下灰堡人一口肉来? “不用急躁,大人,”弗勒安慰道,“据我观察,敌人的枪声已比之前稀疏了许多,可见他们弹药已经所剩无几。只要再坚持一下,我们就能用最擅长的方式获得胜利。毕竟他们只有火枪,而我们什么都有。” 但那样一来,想要缴获更多的子弹就无法实现了,马维恩恨恨地想。算了,子弹可以之后找天穹之主再要,当务之急是彻底歼灭这队灰堡人!他叫来一名侍卫,“把我的命令传上去,之前允诺的奖赏翻倍,而第一个冲进阵地的,赏金龙百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