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狭路相逢勇者胜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狭路相逢勇者胜

鱼丸注意到了战局的变化。 他一直是抱着一种就算战死也要磕掉对面一口门牙的心态在战斗,但对方造成的压力却比他预想的要低。 在沃土平原和魔鬼战斗时,战场上的压力几乎让他难以呼吸,脑袋里只有射击一个念头,浑身僵硬得就好像一块石头。但现在,他还有余力去观察队友和袭击者的情况,并思考对方有可能采取的行动。 随着数次冲锋被逼退,敌人的动作已经显得迟缓了许多。 最明显的一点便是第一军攒射的间隙大幅拉长——为了节省弹药,他们通常只在贵族军队发起冲锋时,才会密集开火,但上一次攒射基本已是一个小时之前。 在对方后续没有接着增派援军的情况下,这种既不前进又不后撤的“僵持”绝对是种大忌。再怎么说,第一军处于居高临下的半坡位,又有砂石营垒的掩护,对射的优势远大于对方。 他不太理解,为何贵族指挥官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和冷兵器作战不同,不接触不代表没有战斗发生,那些袭击者每时每刻都在承受着被射中的压力,这对士气无疑是种打击。 有些锋线不进反退便是证明,鱼丸亲眼看到,一些人趴伏的位置比最初放进来的位置还退回去了近百米,如今整个前线已如一道曲折的波浪般参差不齐。 这也透露出,袭击者并不是一个完整的部队,而是由数支队伍临时拼凑而成。 除此之外,鱼丸还察觉到,敌人可能并不那么擅长火枪的战斗方式,虽然其中有明显模仿第一军的痕迹,但完全没有发挥出手中武器应有的效果。 否则他们不可能坚持到现在。 尽管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小队打到现在仍无一人阵亡,仅有五人受伤。 这已无法单纯用走运来解释了。 “谁能给我点子弹,我的快打光了!” “我也是,手上只有最后一夹子了。” “班长,接下来怎么办?”汉森弯着腰跑回来问道,“机枪旁已没有活着的敌人了,要不我们拖到入夜后撤退?” 鱼丸抬头望了望天,此刻差不多是下午五时左右,深秋的太阳落山比较快,再过一个半小时天就会黑下来。到那时敌方枪械的威胁便会大幅降低,即使背对着直射火力行动也不是没有机会。 但或许是之前逃避太多的缘故,他对撤退总是考虑得更多。 夜幕削弱了火枪的准头不假,可第一军同样也会失去最大的依仗。更关键的是,倘若敌人因为这一举措而重新振作士气,尾随他们进行追击,他们能否再次击退对方? 当然,如果弹药充足的话,小队或许可以在袭击者反应过来之前完成撤离。不过按如今的状况,贵族应该很快会注意到,营地中的射击频率已不复当初,进而不难猜到他们的下一步举动。 何况五名伤者中有两人伤势较重,带着受伤的队友撤退必然会进一步减缓速度。 而抛弃队友这种事情,鱼丸自问做不出来。 他犹豫再三,最后下定了决心,“把其他人都叫过来吧,我有话要说。” 不一会儿,汉森便把分散在阵线上的队友都聚拢过来。 而敌人似乎并未发现第一军的射击点集中了许多,他们依然趴伏在草地上,偶尔才会举枪打上那么一发,这更坚定了鱼丸的信念。 他将局势简短的讲述了一遍,随后环顾众人,“陛下常说,进攻永远是最好的防守,如果我们能一举击溃这些贵族,那么是走是留都不会再有任何后顾之忧。而若是反过来,则有可能给敌人留下反咬一口的机会。现在是做出决定的时候了,我们可以把命运交给敌人,也可以由自己来把控。我现在想听听,大家的想法是怎样的。” “班长,你的意思是……让我们主动出击吗?”汉森不由得一愣,“对方的人数可远比我们多啊。” “我已经考虑过了,他们看似人数占优,但大部分早已无心作战。只是远距离对射无法让敌人直观地意识到败势,若我们能击垮他们最强韧的一支队伍,说不定就可以彻底摧毁对方的战斗意志!” “可我们子弹已经不多了……” “第一军不是一支只有依靠枪支才能战斗的军队,《作战手册》上强调过这点。”鱼丸凝声道。 众人沉默片刻后,汉森第一个开了口,“我听你的。” “没错,班长,我不想丢下任何一个人。” “要么都走,要么都留。” “下令吧,班长!” 大家纷纷喊道。 鱼丸郑重地点点头,若是以前,他绝对想不到自己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从军不过四年,他感到自身确实有什么被改变了。 一个婉转悦耳的声音重现于耳边。 他深吸口气,一字一句的说道,“所有人,上刺刀!” 从最老式的燧发步枪到栓动步枪,枪身结构都变过许多,但刺刀一直没有取消过,要说有什么不同,那就是它比之前更好用了。 士兵们齐刷刷地从刀鞘里抽出佩刀,插入卡榫中。 鱼丸将最后一发弹夹插入枪膛,振臂高呼道,“跟我来!” 他率先翻出了营垒。 其他队友紧跟其后,朝着离阵线最近的敌人冲去! 而对手显然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不少人甚至没有第一时间从地上爬起来,而是惯性似地继续用蹩脚的姿势朝冲下来的第一军射击。 鱼丸已经做好了中弹的准备,但预想中的刺痛迟迟未能传来,一百多米的距离转瞬即至,而这时敌人才梦如惊醒般的站起身来,端着光秃秃的步枪傻站在原地,仿佛不知如何是好。 他按照训练时的姿势,将刺刀捅进了首个敌人的胸口—— “杀!” 队友也一拥而上,趁着下山之势冲入了人群之中。 喊杀声顿时响彻了半山坡! 鱼丸刺倒一个,开枪击毙一个,再转身刺倒第三个后,发现周围竟一时没了新的目标。 他放眼望去,才发现敌人已经开始溃逃。 他们大概根本没有预料到第一军会在这种时候冲出营地,与他们展开近身厮杀,心中最后绷紧的那根弦也轰然断裂。 狭路相逢勇者胜。 早就在咬牙坚持的贵族联军根本没有抵抗几下,便全线崩溃——当顶在最前的队伍夺路而逃时,恐慌就像瘟疫一样瞬间传遍了全军。那些本就退缩在后的队伍更是丢下手中的武器,慌不择路地朝山下逃窜,甚至不少人失足直接滚了下去,并撞倒了一堆跑在前面的同伙。 当那几架重机枪落入第一军之手,并调转枪口扫射向山下狂奔的人流时,敌人更是恨自己少生了两条腿。如果不是机枪原本就没有多少子弹,他们或许连逃出此地都做不到。 鱼丸不知追出了多远,直到双腿有些发软,他才缓缓停下了脚步。 山坡上还活着的敌人已全部跪倒在地,举手投降,而那些一直徘徊在后方的贵族更是跑得比谁都快,此刻几乎难以再看到他们的身影。 他用力握紧拳头,心底仿佛涌起了一股难以言喻的快意。 只是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尝,激动冲上来的队友便将他扑倒在地,“班长,我们赢了!” “陛下万岁!” “第一军万岁!” 他被大家举起,接着高高抛向空中。 没错,是他们赢了。 所有人都活了下来,没有比这更好的结局了。 鱼丸向徐徐落山的夕阳张开双手,和大家一同加入到了欢庆胜利的呐喊之中。 …… b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