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间谍计划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间谍计划

当罗兰收到这份由第一军和总参部最高负责人联合署名的报告时,立刻联想到了那些谍战片的经典情节。 显然这是一个可行性极高的方案。 他甚至考虑的比伊蒂丝更多。 间谍这个职业尽管古来有之,在不同时期也有过不同的叫法,但他所熟知的概念与形象,直到一二战时期才逐渐形成。之前的情报传递大多是简单的双线联系,也没有发展出什么严密的体系。随着政府机构对治下人民的控制越来越强,眼线和探子越发难以生存,它才变得复杂而系统起来。 这也意味着,以分封领主为统治者的松散控制体系,从根本上就无法根除间谍的存在。只要对谍报人员进行一些最基本的专业知识培训,将上下线切断开来,照他们那孱弱的反间意识和手段,就算把全城翻过来找,也没可能摸到潜伏之人的尾巴。 毕竟对于那些提供情报的下线来说,上线压根就是一个从未见过的影子人物,换成夜莺去审,也问不出什么来。 罗兰当即就批准了这份方案。 不过他并不打算把此事完全交到伊蒂丝手中,这和信任无关,而是间谍活动需要耗费大量精力去规划、安排,他更看重北地珍珠的谋略和这个时代极为稀少的大局思想,若把精力用在这种事上,未免有些本末倒置。 专业的事情可以交给专业的人去做。 他摊开一张新信纸,在抬头处写下了希尔.福克斯的名字。 晨曦的政局已基本稳定,这位马戏团长应该已经闲得有些无聊了吧? 让夜莺将信件转交给蜜糖后,罗兰开始考虑另一件事情。 那就是情报网络。 一开始他所要处理的消息,战争也好、政事也罢,基本都限于灰堡境内。从远征塔其拉开始,飞行信使就有了明显的延迟,好在那时海鸥号滑翔机一天就能往返于前线,作为传递补充倒也能接受。 可如今主战场变成了狼心和永冬,通讯的不便就格外突出了。 例如手头的这份报告,是通过海运送到自己手头的,落款日期却是在一周之前。用动物信使答复会快上不少,但两三天仍然免不了。更关键的是,能执行千公里以上长距离飞行的信使,蜜糖控制得也不多——毕竟她只能让动物听命于自己,却无法改变它们本身固有的习性。 何况即使是短途信使,数量也是存在上限的,蜜糖的魔力尚不足以支撑起整个西境的通讯所需,更别提全国和境外了。等到那些间谍开始运作,如何将情报安全迅捷的传回来,也是亟待解决的一大问题。 罗兰心底清楚,终极的应对方案便是无线电传讯。 有线电报原理固然更简单,但受到线路衰减的限制,和现在所使用的电话并没有本质区别,就算距离翻个倍,那也才一百公里,再长就必须得增加中续器——比如电子管一类能将信号放大的玩意。 问题是他能造出电子管的话,无线电也不再遥不可及。要知道这个时代压根就没有电磁污染这一概念,调制过的电磁波简直就如同寂静夜晚中婴儿的啼鸣,只要在绝境群山上立起发射天线,传个上千公里也不是什么难事。 若能成功制造出无线电报,前线的报告只需要数分钟就可以送到他的办公桌前,如果再进一步,能把便携式无线电报装配全军的话,其战略意义完全不亚于曙光计划。 当然,清楚归清楚,至于具体该怎么做,他一点儿头绪也摸不到。 或许是时候给灰堡设计局多找几个项目了,罗兰心想。 …… 晚上进入梦境世界后,他先送走了上学的洁萝,接着驱车前往城南郊区的三叶工地。 不得不说,嘉德确实是一个很爽快的商人,只要是答应下来的事,都会在第一时间得到执行。对方不仅将工厂的管理权交给了他,还附带赠送了一套整备服务,包括重新给生锈的墙面和立柱刷漆、更换新的办公设备等等,完全没有一丝敷衍的意思。 如果不是三叶集团始终不愿放弃筒子楼小区的地皮,罗兰倒挺喜欢和这样的人多打些交道。 他停好车,发现厂房外的空地上有些奇怪,平时这里很少有人光顾,今天却多了不少建筑工人的身影。 同时他还听到了一连串沉闷的轰鸣,以及机械往复撞击时特有的声响。 罗兰快步穿过人群,只见一台造型古怪的履带机械出现在他的视野中——显然这台机械还是个半成品,仅完成了地盘部分,如果光看履带和负重轮,它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之所以会引来建筑工人的旁观,完全是因为它上方那套突兀的蒸汽活塞系统,以及为其提供蒸汽的另一台拖拉机。 看到这一幕,罗兰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原来这便是谢师傅想出来的方法——为了使假想中的锅炉与水箱影响将至最低,他将这部分设备全部装到了另一台拖拉机上,测试时两者必须并行,蒸汽机才能运转起来。在外人看来,则相当于一台拖拉机不仅要保证自己能动,还得给另一台试验品提供动力,简直和有光才能亮、没光绝对不亮的“太阳能手电筒”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咳咳……老板,您来啦。”谢师傅似乎也觉得这么做看上去很蠢,略有些尴尬地打招呼道。 罗兰却丝毫不以为意地称赞道,“干得不错,这正是我想要的东西!” 他差不多每隔一周来工厂查看一次进度,上一次来时,计划中的拖拉机还只有一个空架子,这回就已经能自己跑起来,可见对方在项目上确实下足了功夫。 “是……是吗?”谢师傅摸了摸秃顶的脑袋,“您确定您的那些收藏家朋友,会对这种东西感兴趣?” “试验品的本体零部件都是用工厂车床加工出来的吧?” “是,这点我可以保证。”谢师傅连忙搓手道,“不过另一台拖拉机和锅炉、水箱之类的设备,都是买的现成二手货,到现在差不多花了三十来万……” “钱不是问题,”罗兰大手一挥道,反正有人垫着,“只要是手工打造出来的,我朋友就一定会买账。好好干,等这笔生意成了,我再多奖你一个月工资!”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