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另一个世界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另一个世界

“你的伤势恢复得怎么样?” 斐语寒捧着一大摞书走进40 “多谢。”瓦基里丝点头道感谢道,“已经能下床走动了。医生说,差不多再过一周就能恢复如初。” “那就好。即使在武道家中,你的自我愈合能力也算是顶尖的了。”斐语寒笑了笑。 “是……这样吗?” “自然之力对身体的强化因人而异,不是每个觉醒者都能像你那样,双腿骨头被压碎后依然能在一个月里愈合完好。只不过你以前可能没见过武道家受如此重的伤,不知道自己的潜力所在。”她顿了顿,“你在你们那儿,实力应该也能排在前列吧?” “为什么这么认为?” “我师傅常说,强者往往在哪个方面都强愈合快代表你的根骨素质极佳,身体抗打击能力强,而这类人的练武天赋一般亦是万里挑一,就比如我。”斐语寒坦然道,“等你的伤全好了以后,或许我们可以多切磋几把。” “这就是你把我拉入小队的原因?”瓦基里丝无奈道,“你可是协会的超级天才,我不觉得自己能在武学上帮到你什么。” “有什么关系,再说你在病床上躺了这么久,和厉害的人对练才能快速找回实力,毕竟堕魔者不会顾虑到你曾有伤在身。” “……”瓦基里丝沉默片刻后点了点头,“那到时候就多指教了。” “没问题。”斐语寒扬起嘴角,“对了,我昨天专门去了趟市中心,买了些卡嘉德半岛的特色糕点,就放在书。” 说到这里时,她捕捉到对方喉咙发生了细微的涌动那是一个不引人注目的吞咽动作。 卡嘉德一族虽然也能吃寻常食物,但据传很难分辨出味道的好坏,只有他们起源之地所出产的特有食材,才能满足其口味。斐语寒也曾尝试过这类“风味独特”的美食,结果发现完全无法接受。 当然也有一小部分人声称只要细细品味,就能体会到这个世界上罕有的鲜美,只是这一观点并没有得到大众的认可。因此来自卡嘉德的食物仅在一些专供店面出售比起城市绝大多数居民,半岛人始终是极少数。 “有劳你费心了……”瓦基里丝很好地掩盖了自己下意识的反应,再次感谢道。 “不算什么,我好歹是队长,关心下队员不过是分内之事。”斐语寒摆摆手,“不过话说回来,你还真喜欢看书啊。” “嗯,一无聊就想找点什么书翻翻,都形成习惯了。” “是个好习惯。疗养院里别的娱乐没有,书倒是挺多,如果你还想看什么,直接告诉我就是。” “谢谢你。” 说到这里,两人都没有再接话下去,房间里一时只剩下沙沙的翻页声。 斐语寒站在病房窗边,眺望窗外的景色今天的天气十分不错,算得上是秋高气爽,人工湖旁泛黄的柳条垂入水中,顺着徐徐柔风划出一道道波澜;更远处一行天鹅正不紧不慢地游过湖面,在蔚蓝的倒影中留下了一串洁白的波形。 此处确实是个修养身心的好地方。 不过她的余光一直没有离开过瓦基里丝,透过玻璃窗上的反光,斐语寒始终在打量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她既不是一个热心肠的人,也没兴趣强迫别人和自己比武。 之所以装出这副模样,全因为她在一个月前的探望会中意外察觉到,这人或许和罗兰认识。 不对,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她认识罗兰,而罗兰却把她当成了另外一个人那些看似轻挑的搭讪实质上是他在确认自己的判断,对于这点,斐语寒自认为不会看错。 但令她不解的是,罗兰在询问时并没有显露出任何敌意,语气用词颇为轻松,也就是说,不管瓦基里丝不管是不是他所熟悉的那个人,都不构成威胁。可后者却表现出了强烈的敌意与紧张尽管只发生在大家进门的那一瞬间,不过依旧被走在最前面的斐语寒捕捉到了。 什么样的关系才会产生出这样的反应差异? 如果狗血一点,不难构想出一个恋人因爱反目、十年整容复仇、前者追悔莫及、奈何高攀不起之类的戏码,但斐语寒压根就没有往那方面多想。原因就在于,瓦基里丝随后对于表情的控制实在是太过惊人,如果没有最开始的那一幕,连她也很难发现其中的端倪。如果只是感情问题,实在很难相信有人能做到这种地步。 斐语寒从小就很善于观察,自然之力觉醒后更是提升到了一个新层次,也正因为如此,真正熟悉她的人一个个都疏远了她,甚至害怕与她相处。长久以来,她已经习惯了这种疏远感,渐渐和所有人拉开了距离反正只需要远远看上几眼,她就能将对方心底的想法猜个**不离十。 然而罗兰不同,这名协会新晋的猎杀者是她近些年来少有的、两三眼无法看透的人,和罗兰存在某种关系的瓦基里丝同样如此。他们显然在隐藏着什么,其背后的秘密让她难以不去注意。 而在接下来与瓦基里丝的相处中,斐语寒进一步确认了自己的直觉。 这位来自卡嘉德半岛的武道家固然表现得和常人无异,但生活中仍有许多细节透露出了异样如果她是在先于罗兰之前认识的对方,倒也不会心生怀疑,可当她稍稍加以联想之后,这些异样竟能惊人的联系到一起。 比如她之前就给瓦基里丝带过一份家乡小吃,后者一开始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欢喜之意,不过事后却发现对方把它吃得干干净净。而这一次,瓦基里丝的反应却有了明显的转变。此事乍看起来似乎没什么大问题,但细细一想就会发现,它意味着对方并不是为了填饱肚子才进食,而是之前根本就不知道家乡小吃的味道! 一个来自卡嘉德半岛的人,却没有吃过卡嘉德的特产料理,这根本说不通。 另外这一个月以来,斐语寒从来没有见瓦基里丝把玩过手机现在年轻人几乎一刻都离不开的东西,对方却像绝缘了一样,实在有些蹊跷。 还有那些书…… 按照瓦基里丝的请求,她从图书馆借来的全是历史方面的书籍,虽说爱读书是种好习惯,但抱着一本枯燥又无味的历史书读上一整天,这份耐心与毅力连斐语寒也自认不如。 如果说对食物态度的转变是因为最初没有胃口,不玩手机是因为本性文静,只看历史是因为爱好特殊,似乎也能解释得通。但所有异样一同出现,未免也太巧合了点。比起以上种种理由,斐语寒总有种对方正在快速熟悉这个世界的感觉。 若是放在平时,她恐怕只会一笑了之,可联想到那句“陛下”后,她心底忽然冒出了一个让人难以置信的猜测。 她本不愿继续想下去,因为它实在太过惊悚,甚至有些不寒而栗,可念头一经冒出,就再也无法忽略。 有了它,一切异象便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在这个城市中,不知何时潜入了一些不太一样的人。 他们……来自于另一个世界。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