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交互的齿轮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交互的齿轮

…… “那么……罗兰先生,协会的第三道防线就托付给你了。” “放心吧,我定当尽力而为。” 罗兰向磐石道别后,走出镇守办公室,轻轻吐了口气。 事情并非像他想的那么顺利,棱镜城对堕魔者的追踪同样陷入了停滞,他没能得到更多关于对方下落的情报。 镇守通知他前来,主要是为了安排武道大会的守备任务。 这个计划之前也提到过,追踪行动受挫后,它更是成为了反击敌人的主要方案之一——既然堕魔者藏得如此之深,不如在大会上守株待兔。为了防止内部消耗,协会高层索性定出了一份比赛进程表,要求明星武道家们按照表上内容执行。 换句话说,这一届武道大会将彻底变成一个精心布置的陷阱。 虽然有打假赛嫌疑,但在存亡危机面前,每个人都清楚孰轻孰重。加上高层对此极为重视,一个个单独拉进办公室密谈,也算保住了众人的颜面。罗兰来时在大厅中见到了不少明星人物,倒也没谁显露出不满之意。 按照计划,整个防卫圈分为四层,政府警卫队和假扮成观众的协会成员为第一层,主要任务是甄别敌人,以及解决那些落单的堕魔者;第二层是台上和台下的明星武道家;第三层是隐蔽身份的旧派好手,最后一层则是镇守本身。 如此复杂的布置一是为了在堕魔者未大规模现身之前能使得武道大会看似顺利的进行,二是考虑到对手中有人能瞬间控制武道家,只甄别出入口难以做到万无一失。 而他作为猎杀执照的持有者,自然被到了第三道防线中——事实上,他负责监视的不仅是场中的可疑人物,也包括那些参赛的武道家。 虽然未能得到堕魔者藏身之处的新线索让罗兰略有些遗憾,不过他一时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布置好陷阱等着对方一头撞进来,已经是目前可行性最高的做法了。 毕竟他比协会知道得更多一些。 堕魔者并不是单纯的被“自然之力”所吸引。 驱使它们行动的,是来自神明领域的意志。它们的最终目的是毁灭梦境世界,并将所有魔力归于意识界。 因此有机会一次获得如此多的核心,敌人应该不会轻易放过才是。 行至走廊拐角时,一名女子的身影忽然出现在罗兰面前。 他顿时感到头皮一紧,对方是谁不行,偏偏是他目前最不想撞见的人。 协会的天才武道家,斐语寒。 “啊……是你。”她似乎也注意到了罗兰,抬起头道。 空荡荡的走廊里只有他们两人,若这时候再装作没见到未免太过生硬,他只好清了清喉咙,挤出笑容回道,“咳咳,你好。” 然而对方的下一句话就让他的笑容僵在脸上。 “对了,上次的事我还没有好好向你道谢来着。”她主动伸出手来,若无其事地说道,“多谢你干掉了那个诡异的怪物,将大家从危机中解救出来。” “呃——”罗兰一时不知道该回什么好,过了片刻才勉强接道,“不、不客气……” “可惜协会却把所有功劳都推到了我头上……”斐语寒轻叹口气。 “不不不,这样就好,”他连忙摆手,“其实……我因为一些特殊原因,不得不隐藏身份,越少人注意到我反而越好。” “那好吧,”对方出人意料地并没有深究下去,而是爽快地应了下来,“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把它当作礼物收下了。” 罗兰心里却涌起了讶异,为什么斐语寒会如此淡定地接受这番说辞?如果她还记得昏迷前所发生的一切,那么也一定不会忘记灵的声音。可看她的态度,分明是想将此事略过一般。 就前几次接触和他所听到的风评来看,对方并非是一个大大咧咧之人,甚至可以说完全相反——和所有年轻的天才一样,斐语寒高傲且挑剔,对自己和对他人的要求都极高,言谈间往往充斥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寒意,绝不是一个好相与的武道家。 但现在,对方的表现却和他脑海里的形象截然相反。 “对了,”斐语寒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来似的,随口问道,“你觉得一个历史爱好者会喜欢哪些类型的百科书籍?” 罗兰愣了愣,“你问这个干什么?” “还记得我们上次探望的那名来自卡嘉德半岛的幸存者吗?”她解释道,“瓦基里丝小姐,她现在已经是我队伍里的一员了。原本我还担心她养伤期间太过无聊,没想到她的兴趣居然是看书——这一个月时间里,她几乎将图书馆的历史书籍都翻了个遍。” 你原来还会担心别人?罗兰暗自抽了抽嘴角,正准备开口时,忽然一道电光闪过脑海,令他背后的寒毛都立了起来!等等,她说的瓦基里丝,不就是那个在记忆碎片里似曾相识的魔鬼吗? 这一个月里,对方都在不停地看书,而且全是历史类书籍? “……从头到尾?” “算是吧,特别是战争史。有趣的癖好,不是么?” 难道……这只是是巧合吗?罗兰心中思绪急转,到嘴边的话也临时改了口,“确实……我想,应该是有关人文和社会类的百科吧。不好意思,我还有镇守交代的任务在身,现在得走了。” 尽管这话题中断得有些仓促,但斐语寒并没有露出任何不满之意。 “我也是。”她点点头,“再见,罗兰先生。” “啊……再见。” 等到对方转身离开后,罗兰才面沉入水地朝楼下大步走去。 …… 步伐变快了。 斐语寒停下身子,静静倾听着逐渐远去的脚步声。 这次“单独的偶遇”并非巧合,而是她刻意选择时机的结果。 老实说,罗兰一直是她的推测中最难以确认的一点,他和瓦基里丝不同,如果不是那声陛下,她根本找不到对方的任何破绽——例如上次探望时,他掏出手机的频率是一分钟三次,眼光会在漂亮女性身上多停留一至两秒,挑选饮料时首选可乐……一切都和这个时代的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这也使得“另一个世界”的想法出现了一个无法解释的矛盾——既然瓦基里丝认识罗兰,这意味着他们源于同一个世界,但为何两者间会产生如此大的差异? 因此这次撞见既是回馈对方的善意,也是斐语寒的一次尝试。 而结果令人大感意外。 罗兰似乎通过她的提醒意识到了瓦基里丝的特殊之处,可反应却与她的预想大相径庭。作为同样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伙伴”,如果想要让此事继续隐瞒下去,他应该会不动声色地替瓦基里丝掩护过去才是。 但对方最先表露出来的情绪是强烈的提防,其程度甚至超过了她提及联合剿灭行动一事。 虽然罗兰尽可能做出了掩饰,不过眼角肌肉的跳动依然被她清晰地捕捉下来。 在控制表情这一点上,他明显要比瓦基里丝差上不少。 看来此次尝试足以称得上是获益匪浅。 既然决定保持这份默契,继续观察下去,那么这两人接下来的互动无疑会让她获取更多线索。 斐语寒扬起嘴角,敲响了镇守办公室的房门。 …… 罗兰回到筒子楼小区,第一时间找来了菲丽丝和潼恩。 “我需要你们去监视一名魔鬼,它有可能来自这栋大楼住户的记忆碎片!”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