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 需要与被需要之人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 需要与被需要之人

“法琳娜,早餐好了。” 乔端着一盘面包和小半块奶酪走到卧室门口,抬手敲了敲房门。 红月现世的这两个月来,两人的生活可以说极为简单。他每天都会准备好三餐,然后再去行政厅上班。法琳娜则很少出来,大多时候都是待在屋子里一动不动,偶尔也会托他打听下赫尔梅斯的近况,只有在这种时候两人才会多聊上几句。 乔不知道法琳娜到底在想些什么,但能陪着她就已经是莫大的幸运,除此之外他一时也不敢再奢求更多。 然而今天门后却没有任何动静。 “法琳娜,你起来了吗?” 乔有些疑惑地又多敲了几下。 “那个……该吃早餐了。” “法琳娜?” 依旧没能得到回应,就像是房间里空无一人一样。 乔脸色骤变,他陡然想到了最坏的可能—— 该死的,事情不是明明一点点在往好的方向转变吗? 他放下餐盘,沉肩朝门板撞去! 随着砰的一声,房门应声而开。 最可怕的景象并未出现——房梁上没有悬挂绳索,床边也没有鲜血淌下,这让乔稍稍松了口气,只要对方还活着,事情就不至于无法挽回。 但这份庆幸只持续了一息不到,他的心便忽地沉到了底。 小小卧室里的陈设一目了然,其中并没有法琳娜的影子,木床、桌子和窗户都被仔细打理过,看上去显得十分整洁。 ——整洁得就如同两人第一天搬来时的样子。 乔缓缓地走到桌边,这张桌子在一天前还堆满了各种关于教会的书籍和灰堡周报,但现在,桌面上已空空如也。 她……走了。 当这个念头涌入脑海里时,乔感到了一股莫大的悲伤。 显然这不是法琳娜陡然间做出的决定。 她连桌角的灰尘都擦得干干净净,却没有写下一句留言。 是为了不麻烦自己收拾残局么…… 乔麻木地在桌前坐了下来。 对方会去哪里?赫尔梅斯?曾经的故乡?还是在一片没有人烟的森林中结束自己的性命? 他当然可以去寻找她……但,这么大的世界,他找到法琳娜的机会又有多少?何况对方没有留下任何消息,摆明了是希望就此消失,他即使能找到又如何? 一想到今后的人生都不会再有那名女子的身影,乔便觉得心里仿佛多了一个空洞,思绪也连带着停滞下来,就好像大脑抗拒再想下去一样…… 他终究什么都没能改变。 “早上好,乔。” 为什么不早点注意到这一征兆,为什么会因为平静的生活而沾沾自喜? “乔?” 说到底,这一切只是满足了自己的需求而已,他从未想过对方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乔!” 直到一只手将乔的脸扳过来,他才发现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 “你一个人在念叨什么啊?” 乔眨了眨眼睛。 是法琳娜。 她正皱着眉头,以审视的神情上下打量着他,“脑袋没出问题吧?” “你……没走?”乔不敢置信地抓住她的手臂,“还是说,你决定又留下来了?” “哈?”法琳娜的神情变得更加古怪,却没有甩开他的抓握,“什么走不走的,我只是去了一趟行政厅而已啊。” 两人大眼瞪小眼了好一会儿,乔才尴尬道,“那……你去行政厅是为了干嘛?” “询问报名资格,”法琳娜的语气变得认真起来,“我在周报上看到了无冬城招募卡车驾驶员的告示,想要去试一试。” “卡……什么?”乔愣道。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不过单看描述应该跟马车差不多。无论是骑马还是驾车,我都很擅长,因此这或许是一个机会。” 机会?那股若即若离的感觉再次浮上乔的心头,他破天荒地没有放开手,“你为什么突然想去应招卡车驾驶员?” 法琳娜沉默了片刻才开口道,“经过这阵子的思考,我已经想明白了。首先,教会成立的初衷确实是拯救世界于危难、带领人类走出黑暗,这不仅是教会单方面的宣传,罗兰.温布顿也承认了它不是虚言。不过上层的背叛才让它走上了一条错误之路。” “然后呢……”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在于,灰堡之王是否真的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同样是为了人类而战斗。在无冬城,我已经看到了象征神意的红月、富足兴旺的领民、以及和普通人别无二致的女巫,这些与宣传中的说辞基本一样。唯一无法证明的,就是试图毁灭人类的魔鬼。” “可塔克.托尔大人在遗嘱中确实提到了魔鬼的存在。”乔喃喃道。 “没错,只是我没亲眼见过,罗兰的军队正在与这支从地狱来的敌人交战。”法琳娜点点头,“我不想再犯和以前同样的错误,唯有自己亲眼见过的东西,才能确认下来。” “难道你想去狼心?”乔睁大了眼睛。 “是。”法琳娜坦然道,“教会出身的我无法通过第一军的审核,所以只能换一种做法。卡车驾驶员需要将物资运往战场最前线,而在那里,一切都将会得到证实。” 所以她才去行政厅询问驾驶员的身份要求…… 乔小心翼翼地问道,“如果证实了是会怎样,不是又会怎样?” “如果一切属实,我会用余生去补偿自己曾经所犯下的一切罪孽,”法琳娜回答得毫不犹豫,显然已经深思熟虑过,“我虽然没有亲手抓捕过女巫,但不代表教会过去所做的一切和我无关——作为审判军的一员,我也是背叛者的爪牙。”她顿了顿,“倘若这些都是骗局,那么我会回到赫尔梅斯,看看能不能帮助新教会做些什么……” 这就是她沉浸至今所得到的答案。 乔渐渐地松开了手,他根本找不到一丝劝阻的理由,不逃避过去错误的同时亦没放弃塔克.托尔的临终嘱托,并将未来所要走的道路建立在踏实的基础上,她比他预想得还要坚强。这种时候除了默默支持外,任何借口和挽留都是在毁掉她。 但结局依旧没有改变。 一旦成为驾驶员前往狼心,她自然不会继续住在这里,因此才收拾好了房间里的一切。 法琳娜……还是要离开自己了。 “我……”乔深吸了口气,生怕心底的刺痛突然溢出喉咙。 “对了,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法琳娜抢先说道,“一辆卡车需要两个驾驶员,我希望你能和我一块去。” “诶?”他不由地怔住。 “老实说,我已经和外界脱离太久,实在没自信能一人实现这个目标。”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偏开头,“不过你可以拒绝我的……毕竟你已经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待遇也算不错。我知道我不该提这个,只是……” “只是什么?”乔下意识问道。 法琳娜停顿了一会儿才直视他道,“只是我需要你。” 这是乔曾经脱口而出的话,也是他第一次听到对方这么说。 被需要者变成了需要者,而需要者依然是被需要者……么?茫然与空洞消失了,这种相互充实的感受瞬间填满了他的胸膛。 “先吃早餐吧,都快凉了。”乔长长吐出口气。 “喂……” 其实这个问题根本就不必问他。 一同流亡狼心都扛下来了,何况是驾车随大部队前往? “吃完后,我们一起去报名。”他微笑着说道。 b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