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潜伏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潜伏

「这是一门轻松的活计,你并不需要承担什么风险,只要将消息放到约定位置,谁也不知道你做过这些事情。」那名戴着银色面具,自称为黑钱负责人的话语再次回响于耳边。 「可笑至极!我为什么要帮助灰堡人?他们连分封贵族都要连根拔除,赢了的话对我又有什么好处?」争执仿佛仍历历在目,「我以为黑钱都是些精明的商人,没想到也会说出这种蠢话!你就不怕我把你绑起来交给马维恩大人,好换取一笔不菲的奖励?」 「如果你真想这么做,那么一开始就不会有这场面谈了。」对方的语气没有丝毫变化,像是全然不在意自己的安危一般,「我还能坐在这里,就足以证明阁下的意愿,正因为您是聪明人,我们才愿意提供这个机会。」 「可惜你们看错了,我对公爵大人的忠心毋庸置疑。现在滚吧,趁我还没有改变主意前!」 「当然,我这就走。不过大人,所谓的机会就是这样,黑钱无意强迫您做出选择,如何做是您的自由。」银面人站起身来,先向他深深鞠了一躬,随后将一张黑色卡片轻轻放在了茶桌上,「最后我想要转达的是,灰堡不会忘记任何为它效力过的人。那么……后会有期。」 弗勒深吸口气,中断了纷乱的思绪,房间里陡然安静下来。 不会忘记任何为灰堡效力过的人……么。 真是讽刺,他正是为了重振家族的荣光才投效马维恩公爵,而与全体贵族为敌的罗兰.温布顿原本是最不可能宽恕的人,但现在,他却发现自己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黑钱派来的那家伙虽然混账,可有一点说得没错,如果他真打算为北境公爵效力到底,那么早就应该将这张卡片撕得粉粹才是,而不是将其小心翼翼地藏在抽屉底下。 沉默许久后,弗勒仰头长叹一声,在书桌前坐了下来。 他抽出一张白莎纸摊开,接着拿起了鹅毛笔。 自己还有什么可失去的吗? 拿回领地已经变得越发渺茫,他似乎并没有硬着头皮坚持下去的理由。 也罢,反正按黑钱说的做法,自己不会有任何损失,就当两边下注好了。如果魔鬼取得最终胜利,现状无论如何也不会变得更糟,倘若是灰堡人赢了,他或许还能通过别的方式来获得补偿。 想到这里,弗勒落下了笔。 …… 傍晚时分,他穿着风衣、戴着毡帽,走进了内城区的“号角小巷”。 这里属于北方商会的地盘,来往者大多都是商人,到太阳落山之际,已鲜有人影活动。 在一个缓坡处,弗勒找到了银面人提到的地点——两栋砖房中间,长着一颗诺大的银杉树。 事实上,对方约定的传递方式,也是促使他作出决定的原因。 没有收信人,亦不存在对接者,这使得风险大为降低。他至少不用担心黑钱拿着这份情报反过来要挟他,或是被其他人注意到,自己有跟身份不明者交往过密。 弗勒在附近徘徊了阵子,见周围没有可疑人员后,快步来到银杉背后,摸向它中央的树洞——果然,树洞中暗藏密格,只不过格门完全是一块普普通通的木头,不亲手去碰根本难以察觉。 他将信件塞入密格中,再推回木头挡板,放置一事就算完成。信上的内容他特意用正撰体记录,即使被第三者发现,也不可能通过笔迹联想到他身上。 当然,这还不算大功告成。 接下来弗勒返回到自己的住处,把一个花盆搬上了卧室的窗台——在内城区的高档住所里,这样的装饰物随处可得,没人会在意一株不起眼的盆栽。但对于暗中观察此地的人来说,则是消息发出的信号。 从头到尾,他都不需要和任何人接触,至于这封信会被谁取走,又会通过何种渠道送至灰堡人手中,那些都和他无关了。 将花盆放下的那一刻,弗勒甚至有了一种解脱之感。 光是收集情报都做得如此缜密细致,君王之间的差距还是真是大到无以复加啊……他立于窗前,遥望着红雾下灯火通明的城堡区,想到那些“战败者”仍在兴高采烈的享受晚宴,他已经不对马维恩再抱任何希望。 剩下的问题只剩下一个。 灰堡真的能战胜魔鬼吗? 送信人将厚厚一叠纸张堆放在潮湿而破败的木桌上。 “这是今天的份吗?”机灵鬼点燃油灯,“辛苦你了。” 对方没有任何反应。 他叹了口气,用手势重复了遍。 送信人这时才点点头。 此人正是主人培养出来的沉默者,既没有听力也不会说话,只能通过简单的手语来传达命令或进行询问,遗憾的是,这其中并没有能表达谢意的手势。 “守在外面,不要让任何人进来。”机灵鬼让沉默者离开后,开始一一翻阅起这些消息来。 这里是黑钱用于举办地下商会所置下的房产,平时采用邀请制,理论上被外人破门而入的可能并不大。但机灵鬼依然选择在阴冷的地下室处理情报,就是为了能在危险发生时,争取到更多的焚毁时间。 尽管不清楚主人为何要对灰堡的这场战争如此上心,但那并不是他能质琢的问题。既然主人下令要全面协助灰堡,他唯一所能做的便是全力执行。 将这些情报重新整理,并且神不知鬼不觉地送到灰堡人手中,便是他目前的主要任务。 虽然灰堡人的要求是所有消息都不要放过,可偷偷运送出城的机会却不是总有,因此必然存在一个优先级的问题。考虑到允许通行的商队一般每周来往一次,他必须在一周内将看上去最可靠的情报制作成密信,掺杂在货品中送往狼心,至于其他的消息,则只能另寻渠道送出。 大部分时候,这些情报都是来自于老鼠的口述,因此显得颇为散乱,他往往要花费大量时间去筛选它们。但这一次,机灵鬼注意到纸张中有一封信件和其他消息有着显著的区别。 它的字迹工整流畅,绝非在酒馆或街头随手抄录而来;用的也是上品墨水,纸面上没有任何皱褶,显然书写环境要比老鼠常待的地方好上不止一个档次。 他下意识地屏住呼吸,将信件从头到位仔细浏览了一遍。 而信上的内容也确实与众不同。 它第一次提及了魔鬼大军的核心,天穹之主海克佐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