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血染的情报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血染的情报

翻阅完整篇信件,机灵鬼感到背后泛起了一阵寒意。 一个能打开地狱之门,让部队来去自如的魔鬼大君? 毫无疑问,这是个极其重要的情报——事实上,他本就对雪映堡毫发无损的陷落感到不解,但除了能确认魔鬼是从正北方侵入城市的这一点外,其他探听到的说法根本是五花八门。显然亲眼见到魔鬼降临的平民,都已经死在了那场入侵中。 如今他总算得到了确证。 不过更令他震惊的是,这名魔鬼大君竟然谙熟人类的规则,不仅会和贵族打交道,还在短时间内成为了永冬的实际掌控者,目前各领地征召民的调动,基本都是出于它的授意。而对方许诺的好处也颇为丰厚,绝不是灰堡人能给得出的。 另外,信中对征召民动向的记述亦十分有价值,虽然无法等同于魔鬼的势力分布,不过至少能分析出它们大致去了哪里。 可以肯定的是,撰写这封信的人绝不是老鼠、商人之流,从视角来看,此人必定位于永冬上层。 整整一张纸的内容条理分明、叙述明确,既无需转录,也难以再做精简,只要完整送出便是一份关键性的情报,就优先级来说,毋庸置疑属于最高的那一档。 问题就在于,用来传递情报的商人队伍昨天才离开雪映堡——为了尽量不引人注意,黑钱仅仅只在商队中安插有一人而已,还是车夫一职,想要令队伍折返几乎不可能,而等到下一支商队出发则是在一周之后。 如果再加上路上走走停停的时间,送抵的时间只会拉得更长。 机灵鬼犹豫许久,最终腾地站起,将桌上其他纸张全部收入柜内,唯独留下了那封信件。 接下来是防水封蜡处理。 完成这一切后,他吹熄油灯,把信纸贴身收好,回到一楼,向沉默者比划着手势道。 “我要亲自出城一趟。如果这里发生意外,就点燃楼下的火油。” 就在机灵鬼转身准备出门之际,沉默者伸手拉住他,微不可查地摇摇头,接着指了指自己。 让他留下,危险的事交给自己去做么…… 机灵鬼轻笑起来,“只是送个信而已,最多两三天就能回来。你既不会说话,又不知道接应点在哪,帮不了我这个忙。” 只是手语中并没有如此复杂的词语,因此他仅仅做了一个手势:“这是命令。” 拉着他的手松开了。 机灵鬼拍拍对方的胸口,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屋子。 既然主人要求他全力协助灰堡,那么将这封信尽快送出去才是第一要务,毕竟按照灰堡人的说法,情报存在时效性,一些消息拖得越晚变数就越多。 为此他们还在离城市十多里的村落中设置了紧急联络点,并配备了不可思议的动物信使,听说只要数天就能把这里的消息送往晨曦。 而那座村落,便是他此行的目标。 擅离雪映堡确实存在风险,但总得来说仍在可控范围内。事实上,每天都有人通过各种方式逃离北境,甚至离开永冬——头顶的红雾和血一般的红月虽然没有对人们的生活造成实质影响,可灰堡的宣传与魔鬼的传言已渐渐发酵,无论领主如何制止,也无法彻底打消人们对这种可怖异族的惧怕。 那些逃亡者无疑便是他最好的掩护。 机灵鬼清楚,只要单独行动,被飞行魔鬼盯上的可能性并不高,至于要道上的守卫则更好打发——金龙终归是人类世界通行的准则。 事实跟他预想的相差无几。 当次日清晨天蒙蒙亮时,机灵鬼有惊无险地通过了雪映堡南门,为了独享他口袋里的那几枚金龙,守卫甚至没有惊动其他人,悄悄打开了城墙内侧的小门。 一旦越过冰渊,接下来的路便再无阻碍。 每当见天空中出现黑影,他就会快速钻进雪地里,白色的外衣成了天然的掩护色,而那些脚印在高空中看去和野兽踩出来的并没有太多区别。 到下午时分,他已能隐隐看到村庄里升起的炊烟。 擦了擦鼻子上的白霜,机灵鬼不禁加快了步伐。 和城里的收信方式一样,他不需要和灰堡人对接,只用将情报放在约定地点,并留下暗号即可。 然而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哒哒的马蹄声。 机灵鬼不由得一愣,他回头望去,心里微微一沉,见鬼,这里怎么会有雪映堡的骑兵? 灰堡人挑这座村落正是因为它地处偏僻,潜入一两个外地人也很难被察觉,往常贵族们堵截难民也多会选在大道附近,没理由跑到此地来才对。 两者的距离快速拉近,显然对方也看到了他的身影,想要再躲藏已不太可能。 机灵鬼索性停下脚步,朝着来人堆起了讨好的笑容——对方一共两骑,只要给够金龙,应该不会太过为难他。 骑兵在他面前勒停马匹,居高临下地望着他,“哥,我就知道这些逃民会挑些偏僻的路走,果然被我们找到一个。” “啊,运气不错。” 果然……是捉拿逃难者的巡逻队吗? “大、大人,求您放我一条生路!”机灵鬼装出害怕至极的模样,扑通一声跪倒在雪里,双手捧起钱袋,露出里面醒目的金龙,“我实在不想跟那些地狱来的魔鬼待在一个地方,它们都是吃人不眨眼的怪物!我愿意将所有积蓄奉上,求求您让我走吧!” “哦?你的积蓄还不少嘛。”骑兵俯身接过钱袋,语气里露出一丝笑意。 “现在都是您的了……对、对了,我在狼心还有亲戚,只要您不把我抓回去,以后我一定会找机会报答您!” “起来吧。” 机灵鬼暗自松了口气,一般来说,到这一步基本就算过关了。能攒下金龙的难民绝对是少数,连带着“邻国的亲戚”亦会增加不少可信程度——若是杀人没有任何好处的话,他们也不愿多生事端。毕竟放走一两个逃难者对他们没有任何损失,没必要绝了日后报答的可能。 但对方也并没有挥手让他滚蛋,而是掀起了自己的面甲,“好好看着我。” 只见他的脸颊上有一块醒目的伤疤,像是被什么猛兽啃噬过一般,整个耳朵不翼而飞,连半边眼睛也变得畸形而扭曲。 而翻卷的皮肉表明,这伤显然才刚刚愈合不久。 “大人,您这是……” “被灰堡人的火器所伤。”骑兵缓缓说道,“当时谁都以为我没救了,但我还是活了下来。直到现在,我仍能感受到脸上火辣辣的痛觉,它在提醒我,是谁造成了这一切——” 到最后,他的声音已完全冷了下来。 机灵鬼心里猛地升起了一股强烈的不妙感。 可还没等他拉开距离,另一名自称弟弟的人已经抬手将马鞭狠狠抽在了他的脸上。 只觉得眼前一黑,机灵鬼捂着脸倒了下去。 “没错,就是你们!如果不是你们这群该死的逃民,我又何必去和灰堡人拼命!什么神意之战,什么人类命运,简直都是狗屁!”说到这里时,对方的声音已接近嘶吼,“放心,我不会带你回去,也不会在这儿杀掉你——我唯一想做的,就是让你们也尝尝我的痛苦!” 随后他拉起缰绳,纵马向机灵鬼的双腿踩去。 “咔嚓——” 一阵难以言喻的剧痛瞬间涌入了机灵鬼的大脑,他下意识地惨叫出声来。 接着是第二条腿。 直到雪地里血迹斑斑,他的双腿变成一团模糊连着的肉泥,追击者才让坐骑停下践踏。 “放心,你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骑士阴恻恻地狞笑起来,“现在……你可以尽情逃跑了。” 机灵鬼没有注意到两人是何时离去的。 他用力咬破嘴唇,才让涣散的意识勉强集中起来。 下半身已完全失去知觉,冰雪正在一点点夺走他体内的温度。 他摸了摸胸口的衣服,信件依旧在原本的位置——在那两人看来,他只怕已和死人无异。 出乎意料的,他脑海里并没有对两人怨恨,也没有强烈的不甘,在刺痛与寒冷的交错折磨下,思考已是一件无比困难的事情,唯一尚存的念头,便只剩下了怀中的情报。 机灵鬼用出最后的力气,朝着约定的地点挪去。 当他爬上一片能够俯瞰村落的山坡顶端时,夜幕正在一点点笼罩大地。村庄里偶然闪烁的火光仿佛近在咫尺,又仿佛远若星辰。 他没有将信件放入藏匿点,因为他自己就是情报最后的容器。 在黑暗即将吞没万物之际,机灵鬼的眼前浮现出了主人巴里赫.洛萨慈祥的面容。 他闭上眼睛,轻声呢喃道。 “父亲……” b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