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第一次正面接触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第一次正面接触

倘若西线方案一切顺利,生命蜉蝣应该已经漫过大陆之脊边缘,渗入了人类领地才是。 这意味着大裂谷中的诞生之塔已不再是秘密,就算对手再迟钝,也应该反应过来。可为何海克佐德依旧无动于衷?难道人类过于弱小,它一个人就能对付? 瓦基里丝怎么想都觉得不太可能,如果对方羸弱到这个程度,厄斯鲁克也不至于战败在沃土平原上。 它心里清楚,过长的隔离令它失去了对局势的判断能力。 这种体验让梦魇感受到了极大的不安。 还有那名人类…… 它望向擂台另一端,只见罗兰正陪在两名雌性身旁,饶有兴趣地观看着比赛。 该死的!他就没有正事要做吗? 如果他有办法脱离这里,那么说不定也是自己唯一的机会——人类的传承与学识无疑正是由他带出这个世界的,他必然有着某种和外界沟通的渠道。 只要对方离开意识界,自己就有机会捕捉到那一丝契机,毕竟之前在王的主宰圣座中,它就曾多次感知到王与领域的联系。也正是有着这样的能力,它才敢循着传承碎片的波动,去意识界深处找寻罗兰的踪迹。 然而对方一直活跃在这个世界领域中,完全没有给它任何可趁之机。 难道人类的君王可以闲到这种地步,几个月都不理政事的?宁可把时间浪费在毫无意义的武道大会上,也不去多看几本书,唯一的解释就是前线的压力给得太少了。 所以这仍是海克佐德的错! 就在心绪起伏间,瓦基里丝忽然丝注意到罗兰离开了那两人,独自走到了一个角落。而那里站着一名头戴兜帽的雌性,似乎像故意在那等他一样。 它装出漫不经心的模样走出人群,目光却一直放在罗兰身上。 只见他们简单交谈几句后,雌性便指了指出口方向。罗兰似乎有些犹豫,不过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是协会发现了什么情况么? 瓦基里丝本打算就此为止,但不知为何,它总觉得那名雌性身上有它熟悉的气息。正是这股异样感,让它多走了几步,在更近的位置撇了一眼。 也就是这一撇,令瓦基里丝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在昏暗的灯光下,它看到了一张近似西丝塔利斯的脸,或者说……武道家协会的「岚」! 难不成千形一直都隐藏在这个世界中? 而罗兰能以人类雄性之身进出此地,也是因为它的缘故? 这个消息实在太过惊人,瓦基里丝再也无法按捺住心底的冲动,快步跟了上去。 罗兰和疑似千形者穿过安全通道后并没有朝比武馆外走去,而是转身进入了地下车库,梦魇尽量放轻脚步,远远跟在两人后方,直到他们进入了一条人防避难通道。 当瓦基里丝跟过去时,却发现通道不过十余米长,里面没有任何岔道,尽头处则是一堵封闭的水泥墙,上面还挂着“尚未完工,禁止进入”的警示字样。明明是条死路,两人却不翼而飞。 糟糕,是陷阱! 瓦基里丝瞬间反应过来,然而为时已晚。 还没等它转身急退,罗兰已好整以暇地出现在它背后,挡住了唯一的通路。而他身边还伫立着好几名雌性——看到那些和武道家截然不同的能力使用方式,瓦基里丝连最后一丝侥幸也没有剩下。 毫无疑问,站在他身边的全是女巫。 它总算明白之前的那股熟悉感从何而来,那正是魔力波动和自然之力间的细微差别。如果女巫也能来到这个意识领域,并且拥有着原本的力量,那么它的暴露只不过是早晚的问题。 毕竟对方能悄无声息的隐藏住这么多人来设伏,潜入到它的身边进行监视也不过是轻而易举之事——这个道理只要稍稍想想就能明白。它的一切伪装都是针对明面上的接触,面对能力诡异的女巫则只是个笑话,恐怕在这四个月里,它的行迹早就被女巫摸了个透。 “我们又见面了,瓦基里丝小姐。”罗兰平静地说道。 瓦基里丝没有开口。 这种时候说任何话都只会是自取其辱。 尽管它始终想不明白,为什么对方能让女巫也来到这个领域,但那已不再重要。 对方故意在这个僻静的地方设伏,其目的不言而喻。 现在它的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在战斗中死去。 梦魇大君鼓动起全身的魔力,身子微微前倾——至于没有魔石能力和斩魔之术,在一群战斗女巫面前有几成胜算,根本不在它的考虑范围内。无论任何情况,它都不可能向敌人投降! “我请你喝卡嘉德半岛的咖啡如何?”罗兰再次说道。 “——”瓦基里丝已经迈出去的步子差点没崴到,它僵在原地,上半身仍保持着倾斜姿势,看上去止步得颇为生硬。“你——说什么?” “请你喝咖啡。”罗兰又重复了遍,“虽说那并不能算真正的咖啡,而是某种相似的特殊饮品。” 瓦基里丝瞪了他好久,才将心中的疑问说出口,“……为什么?” 它完全无法猜透这个雄性到底在想什么——现实和此地不同,族群和人类的共存不过是虚幻的假象,既然对方已确认了它的真实来历,理应不可能放过自己才是。如果迎接它的不是死亡,那么只会是比死亡更糟糕的下场。 “因为有些事情摊开来说比瞒着要好。”罗兰缓缓道,“特别是在神意之战并非终焉之战的情况下。” 神意之战……并非终焉之战…… 瓦基里丝不由得一愣。 它没想到会从一名人类口中听到这个说法。 沉默许久后,它才恢复到戒备姿势,“你想去哪里谈?” “离这儿不远,几分钟就到。”罗兰打了个响指,背后响起了汽车的引擎声,“上车吧,我已经订好座位了。” …… 对方并没有欺骗它。 选定的地点是一栋大厦里的高档餐厅,坐在落地玻璃窗前能看到银装素裹的城市天际线,厅中飘荡着轻柔的音乐,气氛显得优雅而宁静。 瓦基里丝清楚,选在这儿交谈也是对方诚意的一种表现——如果想要干掉它,人来人往的公共场所绝不是一个合适的处刑地。 望着一群虎视眈眈的女巫,它坐定后深吸了口气,“为什么不直接约我来这里?” “那样做太浪费时间,我并不认为你会第一时间承认——在没有被逼到绝境前,人们总容易生出抵触和逃避之情,这样反而更简单。”罗兰耸耸肩,“既然我们已经有了初步共识,那么还是快速进入正题吧,坦诚些对彼此来说都有好处。我是罗兰.温布顿,灰堡国王,也是梦境世界的创造者之一。你的身份是?” 创造者……之一?虽然已经猜到对方不是单纯的访客,但这个身份仍让瓦基里丝大为吃惊,它第一次听说意识界领域可以由多个人开创。不过这或许也是他没法向王那样彻底掌控该领域的原因。压下询问其他人是谁的冲动,梦魇缓缓回道,“瓦基里丝,这就是我的名字。” “头衔和层级呢?比如像「天穹之主」那样的……你可以说得更详细一点。” 它停顿了片刻,“梦魇大君,这就是我的称号。” “噗——” 这回轮到罗兰惊讶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