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 历史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 历史

“有什么好奇怪的,”瓦基里丝冷声到,“难道你以为随便谁都有能力进入意识界深层?还是说……你其实在得意自己囚禁了一名大君?” 显然即使身处绝对不利的境地,对方也没有舍弃自己的骄傲,罗兰甚至有种预感,如果他欺辱太过的话,对方恐怕会直接迎着女巫冲上来求死。 但这个回复确实让他大感意外——询问称号不过是随口一提,毕竟高阶魔鬼大多都有自己的独有头衔,而能在魔鬼之城主持晋升仪式的必然不是什么无名之辈。只是他没想到,这名魔鬼的来历比他想象的还要复杂。 罗兰原以为瓦基里丝是从记忆碎片中偶然脱逃出来的意识,可现在却多了一种可能:对方或许来自于现实世界! 梦魇这个称号最初出现于厄斯鲁克的文书里,向其问好则证明它并非历史人物,而是现在依旧活跃在魔鬼高层中。加上那段记忆碎片被罗兰反复观看过多次,期间并没有听到能和大君对应的称呼——如果从卡布拉达比那里学到的魔鬼语没错,也就意味着当时的主持者还没有晋升为大君。 结合它自己“主动深入意识界”的说法,以及北地珍珠对前线局势的分析,罗兰已越发倾向于后一个答案! 换句话说,坐在他对面的瓦基里丝至少是贯穿了八百年的历史长河、且实力和见识都是魔鬼中凤毛麟角的存在。如果算上它对岚的反应有明显异常,这个时间还可以推得更远!这样的交谈目标其价值远远大于一个从记忆碎片中复刻出来的灵魂,哪怕它什么都不说,那也相当于为前线铲除了一个大君级别的魔鬼,光这一点便已是意义重大了! “我得更正你的说法,首先我并没有囚禁你,至少现在,你是自由的。”罗兰装出心平气和的模样回道,“其次,闯入梦境世界是你的主观行为,我不觉得这里面有我的错误。” “……”瓦基里丝一时语塞,过了好半天才闷闷吐出口气,“你称这里为梦境世界?” 骄傲让它不堪忍受任何折辱,但也同样令其无法做出明显不占理的争辩——这番无言就已经证实了梦魇的来历:它确实是通过意识界主动来到此地的。 “因为每当我睡着后,就会进入这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跟做梦无异。” “荒谬!”瓦基里丝压低声音道。开拓意识领域这种事情不止需要天赋,还需要高度集中的精神和钢铁般的意志,才不会迷失在魔力海中,结果这名无魔者雄性只要睡睡觉就能办到?未免也太不公平了! “您好,这是您点的东西,请慢慢享用。”这时服务员将餐点送了上来,各式各样的糕点和饮料很快摆满了一桌,看上去就颇为美味。 “事实就是如此。”等服务员离开后,罗兰摊手道,“正如我之前所说的,坦诚些对彼此来说都有好处,我不至于在这种事情上骗你。何况以上都不是重点,重点在于神意之战的真相……以及各自族群的未来。”他拿起筷子,做了个请的手势,“这些我们可以边吃边谈。” 瓦基里丝再次确认了一点,这名雄性和它以往所有见识过的人类都不相同,这种涉及到种族延续的大事哪有一边吃饭一边谈的道理。如果换作其他正常人,恐怕早就严肃异常、如临大敌了吧。可他又不像在故意戏弄自己,仿佛对他而言,这么做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它端起那杯混浊的半岛咖啡,放到嘴边抿了一口。 顿时香浓柔顺的触感滑过喉间。 居然……还真不错。 不知为何,它忽然有种输了的感觉。 不行,必须得占据主动!瓦基里丝强迫自己放下杯子,沉声问道,“你是从哪里听闻,神意之战并非终焉之战的?” 罗兰从钱包里掏出岚的照片放到桌子上,“你也见过她,没错吧?” 由于倒影教堂遗留的“影像资料”中出现过岚的画像,从年代来推算比联合会成立还要早,因此他故意让灵化妆成岚的模样,想看看记忆碎片中的魔鬼是否会有反应。尽管事实和预想的有所偏差,但瓦基里丝当时的震惊表明,它确实见过这名女子。 过了好一会儿,梦魇大君才点点头,“她到底是什么人?” “背叛的神使。”罗兰缓缓将蔷薇咖啡馆中的那场密谈讲述了一遍。 听完这番不可思议的话后,饶是瓦基里丝也目瞪口呆,“难道……我的导师所提到的神使,指的也是她?” “导师?” “「千形」西丝塔利斯,它教会了我许多知识……”犹豫片刻后,瓦基里丝将云霄学派的过去说了出来,“它的晋升失败也使得风雨飘摇的学派失去了最后一道保护伞。” “原来竟是……这么回事……”罗兰恍然大悟,两个族群的情报有史以来第一次统合到一起,他感到脑海中缺失的那块拼图终于现出了原形。 “陛下,您想到什么了吗?”菲丽丝问。 “你们还记得联合会三王誓约的那场会议上,挂在墙端的肖像画么?”罗兰深吸了口气,“恐怕当时的画中人便是这只叫西丝塔利斯的高阶魔鬼。” “您说……什么?” “联合会会将魔鬼的画像供奉起来?” “这——怎么可能?”塔奇拉女巫纷纷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 “如果按照云霄学派在第一次神意之战时的影响力,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也不算奇怪——既然学派中的魔鬼能成为大君,当时高层中有来自学派的女巫或普通人也是常事。我猜西丝塔利斯在死之前,一直对神意之战有所怀疑,对吧?” 这种主张在某些人眼里,相当于站在人类一边。 “……我无法否认这点,”瓦基里丝闭上眼睛,“它和如今的王有过争执,可战争的浪潮已不是一两个人所能阻挡。” “对人类来说同样如此。”罗兰平静道,“一个已经瓦解的云霄学派最多只能供人缅怀,而等到第二次神意之战爆发,连这点缅怀也不复存在。那段历史没有任何文书留传到现在,十有**是三席毁掉了所有记录——和魔鬼共存的过往会让人心存侥幸,特别是在局势不利之际,它只会削弱人类抵抗的决心,所以云霄学派必须作为污点而被遗忘!”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