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传承之战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传承之战

“因为你们人类既短寿,又健忘啊”瓦基里丝似乎找了一丝优越感,不自觉又端起了咖啡,“只要过个几十年,历史就能被谎言取代,这样的事情对于拥有漫长寿命的我族而言几乎无法想象。你们好像全然忘了,不管谎言多么令人欣慰,那也是谎言。” “彼此彼此。”罗兰针锋相对道,“你们不也把西丝塔利斯的警告刻意忽略了么?除了当年的亲历者,恐怕新生代的魔鬼没有一个知晓此事的吧?” 瓦基里丝张了张嘴,却没能接上话来,最后只能闷头喝咖啡,这相当于已经默认了。 “我们不妨做一个推测,”他将话题重新拉到背叛神使上来,“或许千形千年前看到的模糊身影,和梦境世界的岚是同一个人。可惜当时你的导师无法在意识界形成固定领域,所以才没能得到确切的提示。” “你相信神使的话?” “我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东西自称神明仆从的敌人正在侵蚀这个世界,而现实中也确实发现了过往文明留下的遗迹。我不知道那些胜利的文明都去了哪里,但事实是,它们再也没有来过,你不觉得这很奇怪吗?” “或许有一个更适合升格种族居住的美好世界” “比如魔力之源?”罗兰讥讽道,“升格是一条成神之路,然而成神后却没办法自由往返家乡,这算哪门子的神明?而且在靠近魔力之源也就是侵蚀裂口的时候,真会让你感到美好与舒适?如果是那样的话,你应该早就跳进去了才对。” 这家伙果然派女巫跟踪了自己一路。瓦基里丝忿忿地想,嘴上却没法做出反驳,当时站在猩红的裂隙前,它只感到了强烈的危险气息。 “就算如此,你又能改变什么?”沉默许久,梦魇才低声道,“一切都太晚了。倘若你是云霄学派的一员,这个推测再提早个一千年,也许还有机会扭转局势。但当我族得到第三文明的传承后,战争便不可阻挡了。” 第三文明指的估计就是地底文明了。罗兰不由得放慢了语速,“所谓的传承到底是怎么事?” 瓦基里丝愣了愣,随后轻笑起来,“什么嘛,原来你们根本没有获得过传承碎片啊。” “答陛下的问题!”菲丽丝低喝道。 “我们并不需要什么碎片,有陛下的知识就够了!” “只有你们这群野蛮的怪物,才会为了一块石头挑起战争!” 就在罗兰以为对方不会答这个问题时,梦魇开了口,“我会告诉你的然后你就会明白,为什么如今想要扭转局势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只要尝到了传承的甜头,文明就不会忘记那份甘美的滋味,只会越发渴求更多。”它顿了顿,望向罗兰身边的女巫,“你们现在便是最好的例子假若让人类放弃这位灰堡国王带来的一切改变,你们会愿意吗?” “你的意思是” “没错,传承碎片不过是传承途径的一种,”对方的话印证了罗兰一直以来的猜想,“你将此处的新知识传授给人类,就相当于人类获得了梦境世界的传承。不过碎片的效果更为彻底,也更加全面它不是针对个体,而是针对整个文明。” 接着瓦基里丝道出了第一次神意之战结束后一百多年的“融合之路”,那是一场联合会不曾知晓的终焉之战。 “你们应该也知道,第三文明的足迹曾遍布大半个大陆如果说我族占据黑石域、人类占曙光境、第二文明占据天海界,那么第三文明则是地下世界的主人。它们就像蚯蚓一样,身体极为脆弱,对魔力的运用却有独到之处。” “可惜这帮家伙运气不好,碰到了不该碰的东西。它们在翻山打洞时,遇到了地层裂隙,直接从黑石域穿透到了天海界。你听不懂也无妨,只需理解为它们无意间打通了自己老巢与天海界的屏障。后者趁势入侵了黑石域,并杀得那些蚯蚓节节败退。” “如果我们能施以援手,它们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不过对于族群而言,当时也是验证遗物传闻的最佳时机。于是当时还是晋升者的王带队从背后夹击了溃逃中的第二文明,并将其堵在了幽魂谷。” “此地位于两座山峰之间,面积差不多顶得上半个沃土平原,两侧有延绵千里的暗河与错层,谷底各处落差极大,前一刻还是地底洞穴,下一刻就可能变成露天山丘。就算蚯蚓们再擅长打洞,也难以完全隐蔽行踪。” “这场战争持续了近十年,我族葬身于此的原生体比第一次神意之战死在人类手中的还要多。最终的结果便是王和天海界各得到了一部分传承碎片。” 罗兰不禁屏住了呼吸,尽管他不愿露出很想知道的样子让对方得意,但这段消息仍令他一时忘记了控制神情。 “然后呢?” “没了。” “哈?” “我是说咖啡。”瓦基里丝舔了舔嘴唇,“是你说要边吃边谈的,不对么?” 罗兰顿时哑然,明明都到了这个地步,它还在试图找言语上的主动权,该说对方是好胜心太强,还是过于骄傲呢?不过腹诽归腹诽,他立刻叫来服务员,又点了三杯半岛咖啡,“你可以继续说了。” “融合并没有那么复杂,王将夺来的碎片与我族的传承碎片摆在了一起,两者随后合二为一那一瞬间,我们接管了对方曾拥有的一部分:语言、学识、魔力技术甚至是生命。”梦魇缓缓道,“还活着的‘蚯蚓’像杂草一般枯萎死去,而族人的力量也有了质的飞跃。魔力仿佛对我们揭开了面纱,各种各样的知识浮现于脑海,不管愿不愿意接受,都无法否认这一点族群已远比第一次神意之战时要强大得多。” “从那一刻起,没人再怀疑神明的恩赐,正如我所说的,这种感觉只要尝试过一次后,就永远无法忘记。”它端起一杯新的咖啡道,“现在你明白太迟的意思了吧?不管你们从梦境世界得到了什么,只要拿到人类的传承碎片,这些全部会归于胜者所有。你想用背叛神使的警告来阻止这场战争?那只会是白费功夫。” 连导师西丝塔利斯都没能做到的事情,更遑论一个人类雄性了。 “确实如此”罗兰叹了口气,“不过我从未打算过用警告来阻止战争。” “你想说什么?”瓦基里丝皱起眉头。 “能阻止战争的,唯有战争本身而已。”他凝视着梦魇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