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自由意志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自由意志

回到绿地疗养院的房间,斐语寒反锁房门,取出了内嵌在装饰片里的录音器。 它差不多只有米粒大小,本身并没有播放功能,需要插入专门的读取器中才能听到录下的内容。 将数据传进笔记本后,她找到时间最接近瓦基里丝离开比武馆那一刻的音频,点下了播放键。 「滋……滋……」 「我们又见面了,瓦基里丝小姐。」罗兰的声音响了起来。 来了。 斐语寒翘起嘴角,给自己冲了杯热茶。 她决定好好享受下这番谋划已久的成果。 …… 冒着热气的茶水渐渐凉去,直到重新变得冰冷,茶主人也没有来得及喝上一口。 尽管早有预感,但她发现自己探听到的东西仍远远超过了她的想象! 当按下停止键时,斐语寒发现自己的指尖都在微微颤抖。 这对于一位成名已久的武道家而言,已能算得上是失控了! 她如今终于明白,为何身为猎杀者的罗兰会在那次晚宴上捏裂手中的酒杯——如果涉及到神明的秘密,不大惊失色才不正常。 被创造出来的梦境、为生存而奋战的文明、两个世界的关联与延续、穿梭于意识界的守护者,还有比这更匪夷所思的事情吗? 原本两人选择在咖啡厅面谈让斐语寒略感失望,但听完后她才意识到,这些内容就算堂而皇之的说出来,别人也只会认为是胡言乱语。 尽管如此,斐语寒却并不认为两人所言非虚,如果从她暗中观察罗兰的那一天起后者就在伪装的话,那也太夸张了点。 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是被人为创造出来的话,那么她恐怕就是窥探到幕后真相的第一人—— “呵……”斐语寒轻笑出声。 这感觉真是……太让人满足了! 至于那名神使问到的“虚构还是真实”,她丝毫不以为意。没有人比她自己更清楚,她是活生生的存在。无论是举手投足,还是脑海里冒出的每个念头,都来自她的个人意志,这次主动探寻外来者的秘密也同样如此。 或许罗兰真是世界的创造者之一,不过那又如何?如果说星球是宇宙能量和基本粒子创造的,那么把前者换成某个人也没啥本质区别。 斐语寒靠在椅子上,任由身子微微颤栗,享受着这久违的快乐。 许久之后,激动的心绪才渐渐恢复平静。 按理说,关于神明妄图毁灭该世界、以及堕魔者的本质这类关键情报应该上报给武道家协会,不过由于涉及面太大,几乎可以改写历史,因此她决定再观察上一阵。 毕竟除了两人的交谈外,她手头没有获得任何切实的证据。而且现在也不能排除,两人都是重度癔症上瘾人士的可能。从初中二年级起就有几率产生心灵感应,并能在同类人中获得共鸣的都市传说,她也有所耳闻,尽管这种情况的几率极低,但也不能不防。 好在瓦基里丝已正式和罗兰搭上线,探听秘密的机会只会越来越多。 现在最令斐语寒感兴趣的,便是两人原本所在的另一个世界了。 比如那些称呼罗兰为陛下的女子。 如果她们能来到梦境世界,那自己也能看看那边世界的模样吗? 去看看所谓的……现实。 …… “你跑到哪里去了,”嘉西亚一脸不满的瞪着罗兰,“说好的陪洁萝看比赛呢?” “抱歉……协会那边有事情交代,我也没有办法。”罗兰摸了摸后脑勺,这事是他理亏在先,因此认怂得十分果断。为了岔开和瓦基里丝回来的时间,他特意在餐厅多逗留了一会儿,没想到撞上了下班晚高峰,结果就是让两人在武馆大门口多等了半个小时。 “如果不是我还有巡逻任务在身,早就把你丢下不管了。”嘉西亚没好气道,“带小姑娘去吃顿好的补偿下吧。” 她拍了拍洁萝的脑袋,后者点点头,小碎步跑到罗兰的身边,完了还向嘉西亚躬身道,“谢谢姐姐!” “如果他苛待你的话,一定要跟我说。” “好。” 这家伙,在外人面前居然装得这么乖巧。罗兰忍不住腹诽了句,面上却诚恳至极,“放心,包在我身上。对了,要不要也给你带一份?” “不用。”嘉西亚大方的一挥,“你们去吧,我先回武馆了。” “今天麻烦你了。”罗兰和对方道别后,朝洁萝耸耸肩,“走吧,前面就有个商业广场,今晚想吃什么任你选。” “嗯。”洁萝闷声应了句。 奇怪,这种时候她不应该趁机狮子大开口么。罗兰略有些诧异,怎么突然变的如此安静了?“怎么,今天的比赛不精彩么?” “不,比在电视上要好看很多……” “那就行。等你放假回来,我多带你看几次现场好了,反正我也是协会的一员了嘛,门票什么应该不难弄到。” 沿着人行道穿过马路,两人并行在人来人往的街边,脚下的积雪已被踩化,只剩下“啪唧啪唧”的声音。但又有更多的雪花从夜空中飘下,并被闪烁不息的霓虹灯染上了绚丽的颜色。照这样下去,明天早上城市应该又会变得一片洁白吧。 渐渐的,洁萝落在了后面。 罗兰忽然感到自己的衣角被什么拉扯住了。 他停下脚步,意外地回过头。 只见小姑娘低着头,拉着他的衣服一语不发。 “怎么了……”罗兰愣了愣,“呃,没陪你是我的不对,不过工作……” 洁萝摇摇头,“我……不想回去。” “啥?” “我不想回老家,叔叔。”她抬起头,咬着嘴唇道,“放假的这两个月,我能继续住在你那里吗?租金我会想办法凑出来的,以前我也凑过买菜钱,现在肯定更快,保证不会拖欠。我……” 望着似乎鼓足了勇气的小姑娘,罗兰一时说不上话来。 最初偷看对方日记本上的那一排排字迹仿佛又浮现在脑海,他突然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洁萝的家庭不和睦并不是秘密,无论是从她平时的言行举止,还是吃穿用度来看,她的家人对她恐怕颇为苛刻。但罗兰一直没有介入其中,或者说刻意维持了现状。 因为她是这个世界的另一位创造者。 那么想让梦境一如既往的运转下去,那么维持其惯性无疑是最稳妥的做法。 这也是洁萝觉醒后,他没有立刻让对方加入协会的原因。 改变现状会不会增大唤醒她另一面的可能?若是重新变回纯洁者,这个世界又会发生什么改变? 他一直提防着此事的发生。 然而罗兰却忽略了,洁萝这个十五岁女孩的本体。 「你真的觉得,这个世界是虚构的吗?」 岚问他时,他给出否定的回答,可在洁萝身上,他并没有做到这一点。 “不、不行么……”好不容易鼓起来的勇气渐渐消去,小姑娘的声音也越来越低。 “你知道,我并不是你的合法监护人,如果把你留在筒子楼,一两天还行,时间长了必然会让你的家人找上门来。到时候不管你有多么不愿意,都不可能在这儿继续住下去,我也会惹上不少麻烦。” 洁萝的眼光暗淡下去。 “不过有一个方法可以扭转这一事实。”罗兰蹲下身,拍去她肩头的飘雪道。 “真的吗?”她猛地抬起头。 “加入武道家协会就行。在任何时候,协会都是觉醒者的合法收容单位,只要你决定留下,没人能扭曲你的意愿,哪怕未成年也一样。”罗兰笑道,“这就是武道家的特权……如何,你想要成为一名武道家吗?” “我……” “但就算加入协会,书还是要继续读的,别以为可以不用上学了。”他挑挑眉,“至于比赛什么的则无所谓,你若不喜欢打斗,不参加也无妨。” 这句话似乎让洁萝放下了最后的负担,她深吸一口气,用力点了点头,“那我加入。” “行,回去我就帮你填写申请表,之后你想住哪里都行。” “住0825可以吗?” 罗兰向她伸出手,“当然。” 惯性被打破了。 之后的变化或许将走向未知。 但那皆是自由意志的选择。 迎着雪花,两人融入人潮,向着映亮夜空的广场走去。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