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新梦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新梦

卷捧着一大叠资料登上城堡三层,在办公室前遇上了正打着哈欠准备离开的夜莺。 “你还没睡吗?”后者停下脚步,讶异地挑了挑眉。 “大概是年纪大了,最近总睡不着。”卷微笑着摇摇头,“陛下呢,他已经睡了么?” “嗯,半个小时之前他就卧室了。” “那你还待在办公室里?”她掩嘴道,“该不会是在偷吃陛下的零食吧?” “呃啊哈哈,”夜莺先是微微一愣,随后咳嗽两声,“没错,我吃了他的香辣牛肉丝,还偷喝了两口混沌饮料,你可别告诉陛下啊。” 这轮到卷怔住了。 她这是怎么了居然得如此干脆。以前的夜莺只要不被当场抓到,可是从来不会承认的。 不过一想到自己和温蒂也经常摸走她的饮料,卷一时半会不知道该接啥好。 “那个,我先去睡了”夜莺撇开视线,朝二楼走去,“你也别熬太晚,我听罗兰说,年纪越大睡眠不足的后遗症也越大。”她在楼梯下方仰起头,“晚安。” “晚安。”卷有些莫名的了句,转身走进了办公室。 尽管壁炉的火焰已熄灭,但暖气的余温仍在,空气中似乎还残留着些淡淡余香。看来夜莺在这里待了有好长一会儿了。 不再多想,卷熟练的打开柜,将手中的资料放入分类放入处理栏中,接着又将陛下待解答的资料取了出来。 那都是一串串极长的计算式,从字迹上看既有罗兰的,也有安娜和赛琳的。她的日常工作之一便是将这些资料带给算术院,让那群占星家去计算答案,再交由中枢载体进行核对。 单从文字描述看,这些东西应该跟陛下的新实验有关。只是她完全不明白,为什么只在纸上算来算去,就能确定一个从来没有人见过、甚至无法想象到的装置尺寸。仿佛纸上的那些不是数字,而是在勾勒现实,这在她看来,跟预知未来也没什么区别了。 每逢看到安娜娟秀的笔记,卷就忍不住心生感叹,这名出生于边陲镇的女孩,已经走到了一个她们全然无法理解的领域。明明大家一开始都是坐在这间办公室里,观看陛下做的那些有趣科普试验,谁都能插上一两句嘴。而现在仍能紧跟在陛下身边的,却只剩下安娜一人。 不过她心中并没有感到任何失落之情,有的只是满满的自豪。 因为那是她的姐妹。 卷坐到罗兰的办公桌前,像往常一样翻开资料,打算把它们都记忆下来。这样即使分发计算中出现遗漏或缺失,她也能及时发现。 然而这次她却察觉到了一些异样之处。 “我这是眼花了吗?” 卷揉了揉眼睛,发现一些式子后隐约飘动着一串串字符,仿佛那就是它的答案一般。 如果这是一份考核试卷,又或是户口档案,那倒不足为奇。自从她掌握快速查找窍门后,往往在看到文件的第一眼,就能分辨出它来自哪里,以及跟其相关的所有内容。 问题在于,这份资料她还是头一见到。 不光那些算术式所代表的意义卷无法理解,就连在后面飘动的“答案”也不明所以,连看懂都很困难。 而且并非每一个式子后都有类似的古怪符号,大部分栏目里仍是一片空白。 若是盯那些虚无缥缈的符号久了,甚至还会感到阵阵晕眩。 看来夜莺说得没错,熬夜太多果然有影响。卷轻叹口气,奈何最近睡意一直不高,就好像大脑始终在高速运转一样。 要不明天让医疗院开点安眠蕨好了,她不由得想,这东西对女巫的副作用不大,服用一两次应该也没什么影响。 勉强记忆完所有资料后,卷忽然觉得一股强烈的晕眩感袭上心头,连意识都有些恍惚起来。身子不由自主地前倾之际,放在桌面上的笔架也被她失手带倒下去。 只是这股晕眩感来得快去得也快,短短数息不到,她便感到自己又恢复了正常,别说有任何不适了,思绪似乎比之前还要清晰了许多。 卷眨了眨眼睛,确认自己确实无碍后,苦笑着弯腰捡起了笔架。 也就在这一瞬间,她浑身如遭雷殛。 因为地板的模样变了。 陛下的办公室是她绝对不会记错的场景,地板是来自迷藏森林的松木,上面铺着一层羊毛地毯,虽然外观略有些陈旧,但陛下始终没有更换过。而现在脚下的地毯依旧是羊毛地毯,可远处的地板却改变了材质。 从木头成为了石材。 这怎么可能? 卷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来,一颗心持续向下沉去。 不止是地板,整个办公室仿佛都变了个样,夜莺常坐的躺椅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排古旧的铁质文件柜,乍看上去竟有些像是行政厅中的档案馆。 可她之前分明应该是在城堡里才对! 对了,落地窗! 那是陛下最中意的装饰,也是办公室的特点,只要向外眺望,就能看到夜幕下点点灯火的无冬城 卷猛地身,拉开背后的天鹅绒窗帘。 而映入眼中的只有一堵灰色的砖墙。 毫无疑问,这里已经不是她所熟悉的国王陛下办公室了。 她慌张不安地站起身来,扑到墙边敲打了两下,墙体纹丝不动从沉稳的响便能听出,显然那并不是什么幻觉,而是真实存在的实体。 卷感到了一丝绝望。 任谁被突然转移到一个完全封闭的陌生之地,只怕都会生出强烈的无助与脆弱感。 不她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完全封闭并不准确,在两排文件柜相夹的墙角处,有一扇不起眼的铁门。它和柜子几乎呈一个颜色,如果不仔细看很容易就会忽略掉它。 这似乎是房间唯一的出口。 铁门会通往哪里? 外面等着她的是陷阱还是另一堵墙? 卷忍住不去想这些问题,缓缓握住了门把。 “喀嚓” 铁门应声而开。 一缕金色的阳光射入了屋内,接着寂静被打破,无数声响伴随冰冷的空气一同涌了进来有喧哗的交谈声、有嘟嘟的鸣笛声,还有连绵不绝的脚步声。在她面前,数不清的人正匆忙低着头赶路,偶尔也有一些人会向她扫上一两眼,面上露出些许惊艳之情。 而这群人之后,一栋栋宛如山一般的巨型高楼此起彼伏,占据了卷的全部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