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意志的较量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意志的较量

倒是像法菈这样极度排斥不倒丸的,反而像异类。 不过看到对方精神确实还算不错的样子,裘达也没有再细想下去——战场上连保全自己都很难,更别提顾虑其他人了。 战斗打响至今已是第八天。 八天之前,他们的防线还在风啸堡之外,机枪和火炮的交叉打击令魔鬼寸步难行。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阵地各个方向都出现了敌人的踪迹。巨大的骨架开始直插入风啸堡与金石岭之间,将防守薄弱的区域变成红雾区。空骑士试图阻拦它们,但效果不大。 当魔鬼依托这些“堡垒型畸兽”从两翼展开包夹时,火炮的攻击被分散了,为了避免军队被包围,他们一边还击一边向后续阵地撤退。 接下来便是重复这一过程。 敌人的进攻如潮水般延绵不绝,每个人都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休息时间也从正常轮换缩减到了四五个小时,后方尽管有过几次增援,但人数上的差距已经大到了一目了然的程度。前线作战的士兵最多不会超过两千人,而魔鬼发起的冲锋基本都在两万以上。恐兽更是直接绕过防线,直扑笼山方向,虽然无法了解到那边的状况,不过显然后方也并非安稳之地。 而就在三天前,前线部队接到了全部撤入城内的命令。 与此同时,魔鬼在西侧的攻势陡然增强了许多,这无疑是一个信号:位于第一军西面的金石岭恐怕已经陷落,现在轮到他们了。 紧接着在一天之后,敌人第一次突破火线,与士兵发生了近距离交战。 至此,这场战斗完全成了双方意志的较量。 裘达将目光投向了数百米外残破不堪的矮墙,如今这道风啸堡的外城墙已是千疮百孔,上面挂满了魔鬼的尸体,淌出的血液令墙面染上了一层诡异的幽蓝。 而从矮墙到防线前的这段距离,更是像炼狱一般。士兵和狂魔横七竖起,一半被雪掩埋,一半僵在寒风中,宛如自然形成的雕塑。由于敌人的进攻连绵不绝,他们甚至来不及将战死者进行收容。 长街两边则插满了骨矛与石针,像是大地长出的倒刺——由于不是每个人都能躲在坚固的工事中,因此每一次天降针雨时,对隐藏于民房和壕沟中的士兵来说便是一轮幸运抽签。其中一根就穿透了房间墙壁,落在离他不足一米的位置。如果再偏一点,他就已经去侍奉三神了。 “呸,”裘达摇摇头,将这些不吉利的想法抛出脑海,氏族陷入危机时,他无论多少次向三神祷告都没能得到回应,这一回自然也不是来自三神的庇佑。 也许他最终会死在这座异乡城市,但在那之前,他绝对要让敌人付出沉痛的代价。 大酋长承诺过,绝不会亏待每一个为人类命运战斗过的氏族。 这也是他来此的目的! “它们来了!”法菈提醒道。 没有火炮声……炮兵阵地在昨天夜里就已经彻底哑火,有人说是遭到了恐兽的偷袭,也有人说是炮兵们已经提前转移,但不管如何,他们现在只能靠自己去抵挡敌人了。 魔鬼的身影终于出现在墙头! 率先开火的仍是机枪班组——除开要塞炮以外,机枪高亢而连续的鸣响已是士兵心中最动听的声音。横飞的子弹令墙垣旁的积雪四散飞溅,第一个翻墙而过的魔鬼瞬间就被打落下去,而紧跟在它身后的同类也被弹雨掀翻了头盖骨。 城市的东西两侧也响起了枪声,这显然又是一次猛烈的围攻。裘达没有去管正面冲击火线的魔鬼,而是把注意力放在了一百米附近的街巷上。经过三天的城市守卫战,他已然明白了一个道理,最危险的地方往往不是火力焦点处,而是那些看似安静的街角。 此刻第一军早已没了固定的防线,部队以组为单位,零零散散的分布在碉堡周围。 他们最重要的任务,便是阻止魔鬼偷偷摸摸靠近永固工事,而远在数百米之外的敌人,他即使想下手也难以准确命中目标。 忽然间,五、六只狂魔出现在一座两层土楼的屋顶上方,它们似乎打算利用屋子绕过火力最密集的区域,而这一行为令其完全暴露在裘达的枪口下。 他屏住呼吸,对准走在末尾的魔鬼扣下扳机。 目标应声而倒。 法菈和另外两名队友也跟着开火,脆弱的木头屋顶根本撑不住狂魔的大幅动作,它们缓慢的爬行使自己成为了最醒目的靶子。 “四时方向,四时方向发现大量魔鬼!”还没等解决这小波漏网之鱼,身后一个沙民惊呼起来,“它们朝着这边过来了!” “这里交给我!”法菈喊道,“你们去对付另一边的!” 裘达立刻调转枪头,跑到了另一扇窗前——要说队友里射击最准的人,无疑就是法菈了,他说能解决剩下的魔鬼,那就一定没有问题。 不过看到上百只魔鬼一窝蜂向他们的藏身之处冲来时,裘达心里微微一沉。 “该死,刚才的那些家伙莫非是在试探?”有人惊觉道。 “恐怕就是了。”他立刻做出了判断,“所有人不要节省弹药了,干掉这波敌人后向六时方向转移!” 窗口瞬间响起了密集的枪声,其中就有部队新发放下来的连发武器——比起马克一型的嘶吼,被称为通用机枪的新武器声音更为清脆,但在射速上一点都不弱于那些庞然大物。唯一的缺点是,它的弹匣只有三十发装弹,在压制能力上不如前者。 不过敌人显然未预想到,一座小小的钟楼顶端能爆发出如此惊人的火力,在通用机枪和火箭弹的迎头痛击下,百来只魔鬼顿时折损过半,而尚存的敌人则纷纷举起了骨矛。 “注意投矛!”裘达大声警告的同时,猛地伏低下来。 数十支骨矛如离弦之箭般,眨眼间便窜入了钟楼顶端! “铛——————!” 被撞响的铜钟发出了阵阵嗡鸣。 如果是在平地上,这一击可谓大劫难逃,但地势高差形成了一片天然的遮蔽区域,从下往上投射的骨矛哪怕把窗口插满,也很难命中卧倒的士兵。枪声只停息了片刻便再度恢复,而剩下的狂魔则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困境。 他们吃掉这支敌军小队已是十拿九稳。 裘达不由得松了口气,心里也略有些遗憾,听说通用机枪造价不菲,而且还得先供空骑士使用。如果前线部队能人手一支的话,就算不依赖掩体,魔鬼也不会是他们的对手。 然而就在这时,法菈突然尖声喊道,“不好,快离开这里!” 他愣了愣,下意识扭头望去—— 只见远处的城墙出现了一个破口,一只巨大的蜘蛛魔越过墙体后趴伏下来,张开了背后的甲壳,黝黑的石柱隐约绽放出光芒。 等等,对方难道瞄准的是他们? 裘达抬起头,挂在屋顶横梁上的铜钟仍在微微颤动。 见鬼,是刚才的钟鸣! 他提起枪就往楼下跑去。 而远处也适时传来了一声轻鸣。 “蓬——” 还没来得及跑下一楼,比人还要粗壮的黑色石柱在划过一条高高的抛物线后,笔直地砸在了钟楼腰部。 随着轰隆一声巨响,塔楼整个坍塌下来!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