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反击的怒焰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反击的怒焰

“就是现在,伙计们,都下车!按演练时的内容行动起来,快,快!” 车厢后传来的喊声让法琳娜回过神来。 “我们也去帮忙!”她对乔说道,接着推开门跳出了驾驶舱。 短短数息时间里,随车队同行的乘员已然忙碌开来,他们一边拿着本子写写画画,一边在地面上竖立起了几个稀奇古怪的仪器。从对话来判断,那些仪器似乎是用来给士兵定位目标的。 到这一步,法琳娜就算再迟钝也知道第一军想要做什么了。 他们打算在此地轰击远在数公里外的敌人! 尽管她早就知晓灰堡人最擅长用火器远距离打击敌人,但明白归明白,当亲眼目睹这一幕时,她仍感到了一丝由衷的震撼——任何投掷武器都会受到风和自身重量的影响,而且距离越远,其影响就会越大,一点点细微的扰动,都会使得结果大变。他们到底是怎么保证火器射出的弹头在这么远的距离里,依然按他们的设想来飞行的? 难不成那几样看似简陋的仪器能预测未来?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教会在寒风岭一战的惨败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只是这种技术活法琳娜完全帮不上忙,她自觉地走向车队尾部,希望能为卸载货物出一份力。 由于出于保密要求,驾驶者事先并不知道车上搭乘了哪些人,也不知道装载了哪些货物,但车队肯定是拖了不少东西的,这种时候多一人相助至少能加快点准备速度——她别的或许不擅长,力气却绝不算差。 然而后方的情景让她目瞪口呆。 只见一堆身形魁梧的壮汉正以极高的效率搬运着长条木箱,而那些沉甸甸的拖挂火器在他们手上也没有显得多么笨重,解除连接器的限制后,几个人围着钢铁长管连拉带拽,便将其拖下了硬化路。 更令法琳娜惊讶的是,她居然在人群中见到了几个似曾相识的面孔。 等等……这不就是神罚军么? 他们虽然没有穿戴盔甲,但从力量、身手和模样来看,分明便是赫尔梅斯曾经的那些杰出武士。 “哟,我们又见面了。” 忽然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 听着这熟悉的声音,法琳娜猛地回过头去,“佐……佐伊?” “没想到你还记得我的名字。”佐伊咧嘴一笑,“我还以为你仍会先喊出艾诺瓦军团长大人。” 她深吸了口气,“那这些人都是……” “没错,她们都是塔其拉的女巫。”佐伊摊手道,“看,我没骗你吧?” 「无冬城里像我这样的还有好几百个,用的都是你们贡献的躯壳,以后遇到了熟悉的人,记得不要大惊小怪就是。」 对方当时的话语又重现于耳畔。 法琳娜一时竟不知该接什么话好。 乔则向后者深深低下了头,“佐伊小姐,上次来不及向您道谢,我一直感到十分遗憾,如今能再见到您真好。多谢您救了法琳娜小姐。” “佐伊小姐?凡人,你很懂嘛,这份谢意我收下了。”佐伊耸肩道,“其他话以后再说,现在先专心对付魔鬼。” “那个……”望着行将离开的背影,法琳娜忍不住开口道。 “嗯?”佐伊停下脚步。 “谢谢。还有……我对教会曾犯下的过错……感到万分抱歉……” “错不在你,你也只是个被蒙蔽者罢了。” 她摆摆手,头也不回地朝架设中的阵地走去。 法琳娜张了张嘴,最后却只化为了一声轻叹。 不过她没有见到的是,离开的佐伊微微翘起了嘴角。 结果就像铁斧所说的那样,身为驾驶者的她最终什么忙也没能帮上,一刻钟不到的时间,第一军就做好了射击准备。 “报告,一、二、三号火炮已装填完毕!” “开火!”指挥者果断下令道。 随着一声巨响,炮座下方刹那间扬起了一片薄纱般的雪雾,轰鸣声在山野中回荡不息,宛若滚过天边的惊雷。 滚烫的弹壳被排入雪地中,发出滋滋的声响,而新的炮弹很快装填入内,等待着下一次击发。整个过程行云流水,炮兵之间默契的配合如同一人,从这一细节就可以看出,他们平时的训练达到了何种程度。 法琳娜意识到,第一军和其他军队的差距绝不仅仅只是在火器上。 十余息之后,她看到山头终于扬起了一串雪柱! …… “地面部队开始射击了!” 位于海鸥号上的希尔维则看得更清楚一些。 三发炮弹划过一道长长的抛物线后,全部落在堡垒型畸兽的附近,最近的一颗距离不到三百米。突如其来的爆炸令周围驻扎的魔鬼顿时混乱起来,几只恐兽则振翅飞上了天空。 将校正信息告诉底下的炮兵指挥后,她将注意力全部放在了敌人的动向上。 “魔鬼的反应如何?”提莉问道。 “主要目标还没有移动的迹象,目前暂时仅有少数恐兽升空,应该要不了多久,它们就会发现卡车队伍。” “运气不错。”安德莉亚吹了声口哨。 的确,运气不错。希尔维微不可查地点点头——按照参谋部制定的计划,反击小队原本做好了在抵近堡垒畸兽前就被发现的准备,继续顶着巡逻恐兽的阻拦强行朝目标开火的。而这一方案的依据则来自之前在沃土平原和魔鬼先锋军作战所积累下来的经验,如果对手是厄斯鲁克的话,二十到十五公里便已是高危险区域了。 虽然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大量兵力都被派往了沉池湾,但作为极为重要的“移动方尖碑”,堡垒附近依然有恐兽和不少守军驻防。然而它们的警戒圈并没有做得滴水不漏,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有恐兽飞掠这片区域。 正是因为敌人没有早早发现反击小队,提莉才让希尔维继续指引卡车前进,直到距离目标八公里时才转入炮击阵位。 这只能说明,敌军在攻占四城后出现了松懈! 片刻间,第二轮炮弹也呼啸而至。 经过校准的次轮打击明显精确了许多,其中两发穿过堡垒畸兽高耸的骨架,一前一后落在其脚下,炸死了好几只狂魔。第三发则直接贯入了畸兽宽大的背部,掀起了一片积雪和血肉残渣。 畸兽发出刺耳的尖啸,同时向前迈出了两条腿。 更多的恐兽从四面八方飞出,并于空中结成了一支编队。 不过等它们确认袭击来自何方时,已是五分钟后——这在以往的战斗中绝不能算慢,但面对八公里外的要塞炮,五分钟已够炮兵打出十轮炮击,这还包括了调整射击参数的时间在内! 此次行动并未像塔其拉之战那般,以一发精确的“断腿打击”结束战斗,可对于敌人而言,结果却要惨烈得多。屡遭轰击的骨架之躯已伤痕累累,上面遍布着好几个弹坑,透过层层断裂的骨头,可以看到下方颤动的脏器和四处流淌的蓝血。尽管它竭尽全力想要逃跑,不过比起火炮的射速,这一尝试并未起到多大的效果。 当又一枚炮弹钻入畸兽体内时,它发出了凄厉的哀嚎,那庞大的身躯在闪过一道蓝光后,竟整个炸裂开来!内脏和血液如瀑布般洒下,将山坡上的积雪染上了一层诡异的色彩。空荡荡的肢体彷如失去了支撑,无力地折断、剥离、垮塌,轰然砸在那些来不及躲避的魔鬼身上,将它们压成了一滩扭曲的破布。 “当心,它们来了!” 与此同时,希尔维也向车队发出了恐兽逼近的警告。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