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 大君的决意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 大君的决意

随后的半个月里,狼心战场上形成了一种奇怪的僵持局势。 早早攻下四城的魔鬼本应该竖立起新一批储雾塔,为吞没狼心、进而攻入晨曦做准备。但实际情况却是,它们在第一军机动力量的打击下处处受挫,除开靠海的沉池湾外,其他三城始终没能建造出储雾塔。 受到空骑士的轮番袭击,原本负责搬运红雾的贵族领民也出现了动摇,这使得魔鬼不得不将一部分部队抽调出来,以监督、管控血线的正常运作。加上防线的向前扩展,人手不足的状况已越发明显。 而第一军本着只要开炮就是赚到的想法,并没有执意向四城发起进攻,那些巡弋在防线最外围的魔鬼,同样是他们的猎杀目标。数辆蒸汽卡车快速抵达预设阵地,然后放下要塞炮,朝魔鬼聚集之处打上两轮,接着装车撤离,这种小规模战斗几乎每天都会发生数次。 在双翼机和炮兵部队的前后夹击下,魔鬼也没有一味的被动防守。它们曾组织过多次进攻,甚至在先头部队冲击笼山时,后方还组织了一队人类魔鬼混合部队,趁机对笼山附近的道路进行破坏,并在此过程中用上了黑火药。 不过这时南北大动脉已经贯通,由晨曦王国生产的水泥随时都能调往前线,那些被炸毁的简易道路,往往在莲和工程队的协力下一个晚上就能修复如初。尽管低温和风雪使得水泥凝固时间大为拉长,但归根到底只是效费比问题,稳定砂石面层被压坏了抢修就是——完成大动脉工程后,大批空闲下来的施工队伍都聚集到了笼山区域,第一军根本不缺这方面的人手。 随着拉锯的持续,魔鬼的攻势也越来越迟缓,全然没有了最初全线压上的势头,双方的锋线一时凝固下来。 …… “大人……” 海克佐德抬起头,望向欲言又止的西亚西斯,又缓缓闭上了眼,“说吧。” 从对方的神情就可以看出,这必然不会是个好消息。不过最近的糟糕消息实在太多了点,它已没兴致去表达自己的愤怒与失望之情了。 “托托洛克亲自带队进攻人类位于笼山的指挥所,最后英勇战死在前线上。”西亚西斯垂首道,“……它践行了自己的诺言。” 它实现了自己的承诺,却没有完成自己的使命。对于这个早就预料到的结果,海克佐德并没有太多反应。它甚至不想去询问部下战死时的具体情况——在和联合会作战时,每一个高阶晋升者的陨落都意味着挑战者来头不浅,收集其情报是必要的工作。可和如今的人类战斗,稍有不慎就会死在那些稀奇古怪的火器下,它完全能想象出部下最后所遭遇的景象。 托托洛克亲自带队意味着那已是西线军最后一支可作战的部队。它是获得了荣光,可对族群来说毫无意义,如果不是这名部下由地狱领主转化而来,只擅长冲锋陷阵而不善于操纵魔石的话,与其被人类的火器杀死,不如转化成高阶寄生眼卫,用处可能还会更大些。 但这些话天穹之主不可能当着另一名部下的面说出来。 何况目前的局势也不是托托洛克一个人的问题。 就算再勇猛多智的将领,手下没有足够的部队也难以起到大用。 下令立刻进攻的是它自己。 而限制西线军数量的……是王。 不,不对,王已经给了它足够多的支持,最可恨的是血腥和假面,如果前者能抽调更多的犄角,如果后者能遵照约定提供足量的共生体,结果应该会完全不同才是—— 海克佐德不由得狠狠攥紧了那只已长出肉芽的新生手掌。 不过……真的会完全不同么? 下一刻,一个挥之不去的念头浮现于脑海。 人数再翻上一倍,西线军确实能占领整个狼心,可接下来还有晨曦与灰堡,它还要再加多少人才够? “全部人……”天穹之主不禁脱口而出。 “大人?”西亚西斯不解地问道,“您说什么?” “没什么。”它摇摇头。没错,厄斯鲁克已经给出过答案了。 「放弃那些开采完神石矿脉的城市,把大半个陆地让给天海界,然后将所有兵力都投入到曙光境来。不是现有计划的十倍,而是全部——包括已有的和新生的,前赴后继,直到人类灭亡为止。」 这就是那位自己最为看重的部下所得出的结论。 当时所有大君都认为这只是不切实际的臆想,如今看来,它却有些能理解厄斯鲁克那时的想法了。 迟疑许久后,海克佐德下定了决心。 它深深看了眼一动不动的梦魇大君,起身走出了蜉蝣池。 “大人,您要去哪?” “诞生之塔的塔顶。”天穹之主沉声道,“我要向王申请召开圣座会议!” …… 脚下翻腾的雾海和中央布满巨眼的诞生之塔逐渐呈现与眼前——看到这一幕,它稍稍松了口气。圣座会议一般由王来发出,这种主动申请的行为有所逾越不说,同时还会惹来其他大君的不满,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愿意进入这片王掌控一切的意识领域。 如果是以前,海克佐德也对进入主宰圣座有着本能的抵触,不过它现在已没有更好的选择,只有通过这个方法,它才能将自己的想法告诉王和所有大君。 还好王并没有拒绝它的申请。 大概一刻钟之后,其他大君陆陆续续地出现在悬挑的座位之上。 “又是你……海克佐德。”血腥瓮声道,“我不知道西线的事到底有什么好谈的,居然需要劳烦王展开圣座。难不成你接下来要汇报的事情,比梦魇迷失在意识界还重要?” “没错,瓦基里丝失去意识时,你也只是单独向王进行了报告,”假面随后附和道,“现在却如此煞有其事召开圣座会议,千万别告诉大家你的天穹城马上就要被那些虫子攻克了——我可是好不容易抽调出一大批资源,全力为你培养共生体来着。” 这家伙……又在拐弯抹角给自己推卸责任了。海克佐德冷冷地瞟了它一眼,说好的五倍共生体,结果至今为止也才送到了一半左右。这里面固然有天海界攻势加强的缘由,但没有达到约定的数量也是事实,如果放在以前,它绝不会错过这个攻击对方的机会。 只是现在海克佐德连一点口舌之争的兴趣都提不起来。 “够了。”王的声音传入了每个人的脑海,“我认为天穹之主申请圣座会议必然有着自己的理由,你们听完后再发表意见也不迟。” “另外……”诞生之塔上的眼珠一齐望向了海克佐德,“梦魇的迷失并非你的过错,我也同意了增遣沉默之灾协助你作战的请求,因此希望你的报告最好别是诉苦和讨要部队这种陈词滥调,否则只是在浪费彼此的时间。” 海克佐德顿时感到了巨大的压力。 它咽了口唾沫,硬着头皮回道,“尊敬的王,我想谈的确实是西线的援助情况,不过并不是单纯的一两支部队或更多犄角,而是……” 天穹之主顿了顿,迎着王深不见底的眼瞳望去,“——神造之神。”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