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命运的选择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命运的选择

神造之神,是族群升格后的最高杰作,耗费近百年,动用了数不清的物资,才最终实现的奇迹。小说它被视作族群对魔力掌控程度的一大飞跃,也是摧毁天海界的唯一手段。 此话一出,圣座中出现了短暂而诡异的沉寂。 海克佐德有那么瞬间想要收自己的话,不过一想到战局有可能走向最可怕的结果,它生生忍住了自己的冲动。 它必须为族群的延续而负责。 过了片刻后,王毫无起伏的声音再次响起,“我记得这个问题上次已经谈过。你应该知道,神造之神对于我族来说意味着什么。” “战胜天海界的希望。”天穹之主点点头,“但也仅此而已。” “什么叫仅此而已?”血腥终于忍耐不住,低吼出声道,“先不说解除浮游的限制后,我们完全可以凭借它反攻天海界,就算将它投入东线的战场,那也能给大幅减轻防线的压力!而这意味着千万族人和百万战士的生死,你说它不过仅此而已?” “先是你的天才部下要求族群全力以赴,现在你又要调遣神造之神去对付虫子,还真是心意相通啊。”假面冷笑起来,它环视圣座中的众人,“不知道你们有什么看法?” “恕我难以认同,”憎恶之心简短地开口道。 其他大君也纷纷表达出了否决之意。 唯有沉默之灾一语不发。 对于这样的局面,海克佐德早有预感,它知道此事太过重要,哪怕单独告知王都不行。这也是它决意申请召开圣座会议的原因如果不能在这里达成共识,它所做的一切将毫无意义。 人类现在像极了第一次神意之战后的它们。 通过吸收传承,族群获得了难以想象的提升,各种新式的魔力技术喷涌而出,几乎每隔数十年,就会发生一项大的变革。晋升率大幅提升令初升体不再罕有、共生体的开发使得一些劣等无魔者也能成为战士,对魔石的利用也是在那个时期普及开来。这些成果亦在第二次神意之战中反映出来即使天海界同样获得了不亚于它们的升格,它们仍只用了三十年不到,就将人类赶出了曙光境。 如今命运似乎站到了人类一边。 而且他们的变化速度比当时的族群还要快从投降的贵族口中可知,十年前灰堡和其他王国并没有什么两样,而当今的灰堡之王,温布顿家族的四王子更是不值一提之辈。 因此任何犹豫和拖沓都会让对方变得更强大。 它必须让所有人意识到这一点。 “西线战役至此已经失败了。”海克佐德深吸了口气,它完全能想象到血腥和假面会露出怎样的嘴脸,不过为了族群的未来,它已将个人的得失置之度外,“虽然我族仍占据着人类两个王国的领地,但已没有余力再推进下去僵持意味着我们很难在短时间内得到传承碎片,这和失败没有任何区别。” “你说什么?”假面讶异道,“那可是一支数量超过十万的军队,更别提还有不少共生体了!怎么可能会输给那些虫子?” “你在欺骗王吗!”血腥征服者冲着天穹之主张开了血盆大口,“不久之前你还说西线进展一切顺利,我族已顺利踏上人类的土地!生命浮游覆盖的领域,你现在跟我说没法战胜虫子?简直可笑至极!” “厄斯鲁克曾给过我警告,但我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正如你们此刻对待我的警告一样。”它缓缓说道,“毕竟语言很难描述西线所发生的一切,想要了解这些,你们还是用自己的眼睛来看好了。” 随后海克佐德向王低下了头。 让王读取记忆,这是它以前决计不愿做的事,只不过走出这一步后,它已没有别的选择至于那些小小的、无心的过失之言,王应该不会计较才是。 诞生之塔上的眼睛一齐睁开,阴冷的感觉刹那间涌入脑海,海克佐德强令自己敞开意识,默念着我对王绝对忠诚,任由那股暗流涌遍全身! 空中飞行的铁鸟、从天而降的火雨、巨大且明亮的火球、以及从极远处射来的神石弩箭一幕幕画面轮流浮现,它仿佛又重温了一遍与人类作战的经历。 阴冷感消失后,众大君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海克佐德知道,它们也跟自己一样,亲自品尝了一番被人类伏击、离死亡仅有一线之隔的感受。 连脚下涌动的雾海,都变得激荡了许多。 尽管厄斯鲁克曾报告过人类战争兵器的变化,但任何文字都比不上身临其境的体验,没有超凡之上,也没有魔力仪器,仅仅是一群无魔者驾驶着古怪的金属造物,加上几个女巫的配合,就切实威胁到了大君的性命。 “那真是虫子能造出来的东西?”假面不敢置信道,“我感受不到上面有任何魔力的存在” “事实上,这正是他们的特点。”海克佐德知道,它唯一的机会来了,“人类的实力不能再以数量稀少的女巫来衡量,而应该将所有无魔者也计算在内。并且有了这些东西后,原本脆弱的无魔者在战斗力上已并不比原生体要差上多少,甚至有可能对初升体、高阶晋升者造成威胁。” “所以呢?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问各位,即使动用神造之神,你们有把握在十年内攻陷天海界吗?” 答案毫无疑问是否定的。 神造之神只是反攻的必要手段,却不是获胜的唯一条件。天海界同样作为升格种族,在自己的领地上能爆发出多大的力量谁也说不准。本来最初的战略方针便是一边坚守黑石域,一边吞下人类的传承碎片,令族群达到一个新的层次后,再通过神造之神一举摧毁天海界。 “就算全怪在我身上也没有关系,但如今西线失败已成定局,这是无法避的事实!”海克佐德将声音猛地提高了一截,“如果不求改变的话,十年后我们恐怕不仅没法反攻天海界,连人类也不一定能取胜!最终的结果就是族群在腹背受敌的情况下彻底消亡,难道神造之神比这还重要么!” “这不过是你一个人的判断罢了”血腥咬牙切齿道。 “当然不是。” “难道你又想提厄斯鲁克?” “不,”天穹之主停顿片刻,“我指的是梦魇大君。” 既然下定了决心,那么小小的欺骗也是为了忠诚,在这种时候,它已不可能头。“我不清楚瓦基里丝到底在意识界里发现了什么线索,以至于它会抛开前线的战事而选择冒险,但在最后一次深入意识界前,瓦基里丝亲口告诉我,它已越发倾向于沉默之灾的猜测人类恐怕已获得了某种传承。” 血腥愣在座位上。 圣座中一边倒的局势被撬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