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昏迷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昏迷

“陛下,我能试试吗?”凯莫.斯垂尔迫不及待地问道。 “当然,”罗兰微笑着颔首道,“这次就由你来发报好了。” 首席炼金师思索片刻,在小黑板上写下了一串长短交错的字符,数目共计二十多个。如果说三横两点还有恰好蒙对的可能,这段讯息则基本排除了运气的因素。 接收员仍是巴罗夫。 他显然不想这么快就结束这段不同凡响的体验,不等罗兰开口就抢先给自己戴上了眼罩。 跃动的电弧再一次绽放在火花间隙之间。 这一回,老总管花了更长的时间去倾听。 当他将答案记于纸上并展现在大家面前时,人群中终于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 尽管二十多个字符里有两处错误,但数目却是一个不少,和凯莫写下的信息完全一致! 这绝不可能是凑巧猜出来的。 也就是说,在数秒不到的时间内,讯息已经在无冬城和银光城之间完成了一次交换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他为何能知晓凯莫所发送的内容。 “陛下,铁塔最多能将消息传出去多远?”巴罗夫激动地问道。 “只要加大功率的话,理论上数千公里也没有问题。” “那岂不是能覆盖四大王国的全部领土?” 听到这里,众人忍不住窃窃私语起来。 “何止,就连沃土平原也基本囊括其中了。” “永冬发生的事情,下一秒灰堡就能知道,这未免也太不可思议了点!” “的确,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真不敢相信这是人力所能做到的事情……” 巴罗夫则已经在考虑更深层次的问题。 “陛下,如果为这些符号赋予特定的含义,我们或许就能传达更加复杂的内容,比方说指示和政令……” 见证一项新技术后第一时间思考的是如何运用,不得不说老总管的见识和理念都比最初时宽广开阔了许多,显然在这些年里,他也为适应这个新兴王国的执宰之位改变了不少。罗兰赞许地笑了笑,“方向正确,不过可以做得更彻底一些。” “您的意思是……” “不去为符号赋予特定的含义,而是将现行的文字赋予特定的符号,这样一来,哪怕听不到人声,也能进行实时交流了。” 巴罗夫思索片刻后,眼睛不由得发出光来。 显然他也意识到了这种“新文字”的巨大意义。 由于该世界的文字采用了一种截然不同的表音表意系统,因此并不能拿另一个世界的电报码直接套用,但在原理相同的情况下,只要多花些心思总能制定出一套合适的通讯码表来。而有了这些码表,任何文字信息都能转化成对应的电讯号,以光的速度传播于大陆各地之间了。 至于谁来制作这套电报码,罗兰心里早有打算。 作为两个世界的信息记录者,没人比书卷更适合此份任务了。 “陛下……”农业部长塞尼.达利跃跃欲试地举手道,“我能试一试这台电……报机吗?” “当然,”罗兰望向众人,“你们谁有兴趣的话,都可以亲自去体验下。” 无冬城高层们立刻炸开了锅,他们纷拥而上,很快将放置机器的桌子围了个水泄不通。 望着这一幕,安娜走到罗兰身边,好笑地摇了摇头。 罗兰自然明白她笑容中的意味,火花发报机和矿石接收机不过是无线电通讯计划里技术含量最低的一环,前者在全频段将信息排山倒海的发送出去,后者来者不拒的全盘接纳,双方看似天作之合,却也使得一个区域在同一时段内只能传递一组信息。事实上,火花发报机在被更先进的电子管无线设备取代后,还因为其特点在干扰领域发挥过一阵余热,效果可见一斑。 加上这套系统需要巨大的天地线和一定的输出功率,因此体积与重量皆难以缩减,注定只能安置在少数几个重要城市。 等到电子管试制成熟后,可以直接传播声音讯号且互不干扰的广播和电台才会使无线电通讯迎来首个巅峰。 不知到了那时候,他们又会露出何等惊讶的表情。 他知道安娜期待的正是这一点。 不得不说,就这一点而言,他和对方有着极为相近的爱好。 就在大家兴致勃勃地尝试与银光城“对话”之际,罗兰忽然感到一阵强烈的晕眩感涌上心头。 它来得如此迅速,以至于屋内事物的轮廓都出现了重影。他下意识的闭上眼睛,想要抑制住晕眩的蔓延,身体却仿佛失去了重心。 安娜第一个察觉到他的异样,伸手抓住了他的胳膊,“罗兰,你还好吧?” 我没事……罗兰本想这么回答,张开口换来的却是一阵剧烈的咳嗽。他捂住嘴,甜腥味填满了喉咙。 见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的眼皮快速下沉,犹如千钧般沉重,张开的掌心中沾着点点鲜红,与周围的一切显得格格不入。尽管竭尽全力想要维持清醒,但意识仍在离他快速远去,安娜似乎在冲着他惊呼什么,可除了纷杂的喧哗声外,他什么都听不到。 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后倒去,最后映入眼中的是夜莺的身影,以及快速延展开的迷雾。 …… 等罗兰睁开双眼时,发现自己已回到了城堡卧房内。 “陛下醒来了!” 还没等他坐起身,身旁便响起了书卷的低呼声。 接着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安娜眨眼间便出现在床头显然她一直待在屋内,并没有离开自己太远。 “感觉怎么样?”她俯身按住他的额头,轻声问道,“有哪里不舒服吗?” “嗯……”罗兰潜心感受了片刻,“没有。我觉得浑身都十分通畅,就好像睡了场大觉一般,精神都比平时要好上不少。” 望着两人质疑的目光,他无奈地摊手道,“千真万确,除了……” “除了什么?”安娜和书卷异口同声问道。 “除了有些饿以外……”罗兰摸了摸肚子,“我睡了究竟有多久?” 安娜的神情总算放松下来不少,“六个小时左右,算是你昏睡时间最短的一次,我这就去通知厨房准备餐点。不过……你真的没事吗?” “好得不能再好了。”罗兰耸肩道,“对了,夜莺不是在么,她一听就能分辨出这是不是安慰之辞啦。” 话音刚落,夜莺便从阴影中现身而出。不过她并未靠近病床,也没有立刻作答,而是沉默良久后才点点头,“……陛下说的是真话。” “看吧。”罗兰撇撇嘴,他此刻确实没有任何不适之感,说的也都是实话,夜莺的回复却比平时要慢上许多。他虽觉得有些奇怪,可也没有深究下去。“至于为什么会晕倒,大概只是单纯的没有休息够吧?” --上拉加载下一章s-->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