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粉碎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粉碎

碰面的地点依然和上次一样。 就连座位也没有太多变化。 瓦基里丝走进餐厅,一眼便看到了坐在落地窗旁的罗兰。人类的繁华都市在他脚下蔓延开来,宛如他身影的延续,这份视觉差竟给了她一种对方神圣不可侵的错觉。 她摇摇头,将杂念抛之脑后。 “我来了。” 她在罗兰对面坐下。 “有什么想吃的吗?”罗兰见她摇头后,招手叫来了服务员,“既然如此,那就每样都来一份好了,我们边吃边谈。” 咖啡和糕点很快被端上,瓦基里丝也没有表示拒绝,她自然而然地挑起一块半岛软糕放进嘴里,细心品尝它的糯软与香甜,就好像这不是一次与敌人的谈判,而是专程享受美味的茶会。 “你和之前有些不太一样。”罗兰凝视她道。 “我想过了,边吃边谈也不是种坏习惯。”瓦基里丝不紧不慢地回道。第一次见面太过被动,几乎被对方一直牵着鼻子走,但这一次不会了——她能想象出对方发送消息时那张得意的脸,可没人能永远得意下去,为此她已经忍耐得够久。 “好吧,”罗兰撇撇嘴,“你这次回复我,是因为考虑好了?” 瓦基里丝点点头。 “那么答案呢?” “我拒绝。” 接着她在罗兰脸上捕捉到了一丝愕然与不解——大概是他没想到自己会回绝得如此干脆,连总是镇定自若的神情都出现了细小破绽。两人间的气氛仿佛为之凝固,罗兰一直维持着握杯的姿势,许久之后才将其送到嘴边,皱眉抿了一口。 “……理由是什么?” “零成和半成的选择听起来确实有道理。比起族群的延续,一支先锋部队算不了什么,想要阻止世界的毁灭,付出一定的代价也是无法避免之事,老实说,我几乎就被你说服了。”瓦基里丝又往嘴里添了一块糕点,“可惜……这一切都必须建立在事实上才有意义。” “我说的都是事实!”罗兰沉声道,他的语气第一次发生了变化。 “但我却无法证明这一点。” “……”罗兰忽然沉默下来。 “你也发现了,对吧?我被困在这个领域中,所接收到的外界信息全部来自于你。不管是先锋军在狼心王国节节败退,还是所谓的太阳之辉,我连进行验证都做不到,更别提根据这些信息做出决策了。” “我以为你会更聪明一点。来到梦境世界这么久了,根据历史文献去判断人类的战争潜力,这个结果难道不是显而易见的么——” “潜力不代表实力,”瓦基里丝针锋相对道,“没错,人类目前展现出来的力量确实很强,否则厄斯鲁克不会将你们视作同等的对手!但同样的,族群被天海界拖住了大部分精力,如果有人意识到两者不可全顾、必须放弃一边时,人类未必就能撑得住我族的全力一击!” 她顿了顿,“归根究底,你们所获得的提升并不是来自文明的升格。数百年后它或许会和碎片带来的效果无异,不过现在的局势走向会偏向何方,我完全无法断定。所以今后你的那些消息,都可以不用再发给我了。” 罗兰似乎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最终也没能接上话来。 瓦基里丝望向窗外,感受着人类城市的辉煌。这一次见面可谓出了一口恶气,对方身上所透露出的从容不迫至此终于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明显的失望之情。 只是她并没有感受到预想中的快慰。神明的威胁依旧存在,“千形”西丝塔利斯的警告仍未解除,如果对方说的都是真的,那么拒绝无疑是在半成与零成中选择了那个毫无希望的答案。 不过仅凭人类的一面之词,就让她做出对族群不利的事情,这更是一个草率至极的选择。两者相较之下,她宁愿选择前者。 哪怕该决定会带来极大的危险。 瓦基里丝将最后一块蛋糕咽下后,故作轻松道,“多谢你的款待,我以后会想念这种味道的。” “你想吃的话,下次再约就行。”罗兰摇头道,“不用把这说得像最后的晚餐一样。” “……”瓦基里丝不由得愣住,她所构想的对方失望后的一百种反应里,有恼怒翻脸、有轻蔑冷笑、有厉声警告,却不包括这一种——既然她已经拒绝了该提议,那么罗兰就算找机会动手解决掉她也不奇怪。毕竟她始终是一名大君,而族群亦是人类目前最大的敌人。 “我先回去了。”罗兰长出口气,站起身朝餐厅外走去,“消息我会继续发的,就算你想回避它们,那也是事实。” 这家伙——到底有没有好好听自己说话! 瓦基里丝忍不住追问道,“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怎么办?”他头也不回道,“我的想法从来没有改变过,揭开魔力之源的秘密,彻底结束神意之战——不管你做出什么选择都一样。” 这到底是伪装,还是他真正的想法? 瓦基里丝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了上一次会面时,罗兰问出的最后一个问题。 「你觉得一千年前的“千形”西丝塔利斯做错了吗?」 …… “你觉得武道家协会怎么样?” 斐语寒一边握着方向盘一边问道。轿车拐入匝道后,开上了绿野高速大桥。桥面上行驶的车辆不多,视野极为通透,波光粼粼的宽敞河道与对岸密布的高楼大厦沿着天际线铺开,仿佛没有尽头。 这座大桥也是市区与郊区的分界线,从莱茵绿野疗养院前往筒子楼小区,基本都要经它而过。 “嗯……跟想象的有些不太一样。”比起眼前的景色,洁萝似乎对车的内饰更感兴趣,她一会儿捏捏门上柔软的真皮,一会儿摸摸中控台上升起的音响,如同红宝石般的眼睛从上车起就转个不停。 “哦?那你想象的协会是什么模样?” “要……更神秘一些,而不是像酒店一样,就摆在马路边。”洁萝嘟嘴道。 “曾经的棱镜城倒确实如此,不过它最近出了点麻烦,所以我们暂时只能搬到这里住了。”斐语寒轻笑起来,在小姑娘面前,她自然不必故作冷漠来维持距离。“另外我问的不是这个,而是你之前参观园区的个人感受——毕竟今后要学习掌握自然之力的话,你得长时间寄宿在疗养院中。如果有什么生活上的需求,都可以跟师傅提。” 小姑娘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扭头反问道,“罗兰叔叔也在这里工作么?” “没错。不过他并不一定有时间每天陪着你。” “我知道,”洁萝撇了撇嘴,“他有好多姐妹需要照顾,经常忙到半晚都不停歇。” 车子突然向前冲了一截。 斐语寒收回踩错油门的右脚,装作不经意的模样咳嗽了两声——这还真是一条爆炸性的情报!尽管她已经知道,那些容貌惊人的女子很可能来自于另一个世界,但她却忽略了一个关键因素,那就是她们称他为国王陛下! 没错,既然身为国王,那么妻妾成群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她甚至可以进一步推测,她们会不会正是和世界的创造者罗兰存在着亲密关系,才拥有了进入到这个世界的能力? 主动将洁萝收为弟子果然是个正确的选择。通过瓦基里丝和洁萝两人,她相信要不了多久,就能一点一点探明那个世界的秘密。 等等……这样想的话,岂不是自己想去“现实”看一眼的话,也得…… “师傅,师傅……你还好吧?” 洁萝叫了数声后,才将她从走神中拉扯回来,“不,没什么,你继续说。” “所以只有成为武道家,才能有更多时间见到叔叔。”洁萝总结道,“那么不管武道家协会是什么样子,我都会继续待下去!” 斐语寒哑然失笑,好吧,还真是一个简单的理由。 简单,却坚定。 她原以为小姑娘即将离开熟悉的居所,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适应,此刻才发现是自己多虑了。 对方远比自己想象的要成熟。 “放心,等办好转学和入住手续至少还需要一周时间,而且在协会中也有外出假期,不用把武道家之路想得太艰辛。这次回去后,先好好和同学们道别吧——”斐语寒说到一半时忽然注意到一丝异样。 对面车道的一辆载重货车向左变两条车道,猛地撞上了中央隔离带,整个倾覆过来。 她瞬间踩下刹车,同时朝右猛打方向。 然而下一秒,巨大的货箱碾压过隔离带,宛如一道高墙般横扫而来。道路被完全封死,前面遭受撞击的车辆像纸片一样支离破碎,根本不存在幸免的可能。 一切都来得太快,几乎没有留下任何反应时间—— 随着轰地一声巨响,两人所在的轿车也和载重货车结结实实地撞在了一起! 由于向右急打方向,车身几乎是横着被拍飞,剧烈的冲击力顿时撕裂了车架,驾驶室的位置更是整个瘪了下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