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归家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归家

会议结束后,两位官方代表专门留下罗兰,承诺政府会进一步推动更多援助项目,包括初代核武器的实验数据也在考虑范围之内。 当然,让他们做出此等承诺的并不单纯是武道家协会的一面之词,那些拥有神奇效果的魔力造物也是令政府如此积极的重要原因。总之,正如镇守磐石所宣称的那样,这场会议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短短几天的时间,灰堡设计局便补上了无冬城因一己之力发展至今所遗留下来的全部残缺之处,每一个项目都有数百人、甚至上千人去思考、完善,神意之战已不再是一个世界的命运,罗兰头一次深切的感受到,残存于世的人类并非孤军奋战,他的背后还有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在支持着他,尽管两个世界从未有过真正意义上的接触,但命运已将其紧密联系在一起。 趁着这轮技术改革的热潮,罗兰命行政厅加大了对工人的招募,并一口气规划出了十余座新工厂,以上马从高性能复合火药到半自动机床的各项新产品。解决了人口与经济的制约后,处于高速上升期中的无冬城已完全能照他的意志来构建、发展自身,至少在生存这一主要矛盾缓和前,这股势头都不会停止。 就在技术革新轰轰烈烈展开之际,罗兰忽然收到了一个意外且惊喜的消息。 失踪了近一年的琼,回来了。 得到消息后,他跟夜莺立刻赶到了无冬第一医疗院——自从上年冬季下达扩大王都公共教育与医疗规模的政令以来,行政厅又在赤水河南岸、王国大道中央段与长歌要塞修建了三所医疗院,负责各区的简易诊断与防疫工作。而最先由贵族大院改造而来、以娜娜瓦小姐常驻闻名的城西病院,自然得到了“第一院”的名号。 走进病房,卡密拉.戴瑞朝他微微躬了躬身。 温蒂和提莉已返回前线,书卷忙于复刻资料,沉睡岛大管家便理所当然地接过了照顾大家的任务。更何况她曾亲眼目睹了琼的失踪,心中一直怀着内疚,如今失而复得的喜悦更是比谁都要强烈,这点从她主动向自己行礼就能看出来。 毕竟她始终认为是自己“抢走”了提莉,也是导致灰烬牺牲的主要原因,如果不是得到情报,天海界有可能直接威胁到峡湾与沉睡岛,她压根都不会搬到无冬来住。 对此罗兰倒不是太在意,摆摆手轻声道,“她的情况怎么样?” “只能说……并无大碍。” “只能?”罗兰不解道。在他看来,能平安无事的回来就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她……又回到以前的模样了。”卡密拉摸着琼的头发,轻轻叹了口气。 直到听完她的讲述后,罗兰才总算明白对方话里的意思。 琼并不是自己游回浅滩港的。 最先发现她的,是一名以捕鱼为生的无冬渔民。据那人的报告,他前往外海捞鱼时,夜晚突然被船尾传来的重物撞击声惊醒,接着听到了阵阵啃食声。原本以为是遇上了海鬼,正打算殊死一搏时,没料到竟看到了一个类似人形的“大鱼”。 她当时正捧着锅里熬煮着的鱼身一阵猛啃,活像好几天没吃过东西了一样。见到惊慌的渔民也没有出手攻击,而是发出几声怪叫,随后缩卷在甲板一角,就像是睡过去了似的。 受到无冬城长期以来的宣传影响,渔民怀着试一试的心态将其运回了浅滩港——救下一名女巫的报酬要远比一船鱼高得多,能在茫茫大海上遇到的,若不是海鬼也只能是女巫了。 这条“大鱼”便是琼。 “莉莉已经给她做过了检查,全身有多处寄生虫感染,并且一些虫子无法用能力根除。”卡密拉心痛道,“为了尽早排除隐患,我给昏睡中的她灌入了安眠蕨,然后用刀子剐出了那些嵌入皮下的带壳蠕虫。理论上来说,这些虫子只会出现在上了年纪的老船和巨鲸上。” “也就是说,琼并不是从幽影群岛游回来的?” “那样的距离不至于染上它们,”她摇摇头,“而且以琼的速度,从遗迹回到无冬城要不了这么久。我担心的是……她经历了什么可怕的遭遇,才导致重新变回到了过去的状态。” 顾不上清理寄生虫、饿到上船找食、疲惫到近乎昏迷,无不表明这段路程充满了危险,长期处于过度应激刺激的情况下,女巫很可能会受到无法修复的心理创伤,麦茜就是典型的例子。 卡密拉拥有心灵交流的能力,并不怕对方不会说话,她真正担心的是琼再也没法康复如初,今后只能像动物般度过余生。 罗兰不禁默然。 确实,身体无碍并不代表一切无恙,无论是娜娜瓦的医疗绷带还是莉莉的净化水,都没法治愈心理上的闭塞。 忽然,有节奏的敲门声打破了屋内的沉寂。 夜莺有些疑惑地回身打开房门,只见谜月的脑袋瓜从门缝后探出半截来。 “那个……听说琼回来了?等下,喂,你们别挤我——” 门陡然被推开,好几个人跌跌撞撞地涌入了屋内,除开谜月外,还有阿夏、雪伦与艾米。最后走入屋内的,才是莉莉。 “没办法,被她发现端倪了。”莉莉无奈道。 “咳咳!首先声明,我只是听说琼病了,才来探望她的!”谜月坚定道,“她虽属于探险团,但闪电和麦茜都不在,也只有我们能陪她了,绝不是打着什么趁机把她拉入侦探团的想法,更没有——唔——” 阿夏已经伸手捂住了她的嘴。 “这只是她个人的妄想,跟大家无关。”雪伦一脸正气道。 “诶,多一个团员难道不好吗?”艾米讶异地摸了摸脑勺。 “嘘!”莉莉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望着内讧的一伙人,罗兰忍不住露出了笑意。他看向卡密拉.戴瑞,摊手耸了耸肩。后者微微一愣,随后表情也放松了不少。 也许琼确实遭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但有这样一群人陪着,他相信对方早晚能恢复到原先的正轨上。 …… “喂,你们看这是什么东西?” “好像一张绸缎……” “医疗院里怎么会有绸缎?而且这质地一看就很高档。” “要不,问下卡密拉阿姨好了。” “……为什么你不问?” “我不敢啊。” 我都听到了。坐在床边的卡密拉扶额道,“那是琼用来绑扎伤口的布料,因为当时忙没有全部扔掉。小心上面附着的病菌,陛下的书里有说过,不要随意碰触可能的感染源吧?” 罗兰和夜莺离开后,病房里就只剩下了她和侦探团的成员们。后者围着病床忙前忙后,一天下来也算帮了不少忙。琼有这么一伙热心的朋友无疑是件好事,唯一的问题在于,她们的话实在有些多了点。 “这上面有病菌?莉莉,你能感应到吗?” “把它,从我,面前——拿开!” “喂,你别撕它啊。嗯?这东西撕不破啊……雪伦,你帮帮我。” “好像是挺难撕的……阿夏也来试试?” 不,她更正一下,这些家伙的话不是多了点,是太多了!正当卡密拉打算以“今天时候不早,明天有空再来”的理由让她们回城堡时,琼的眼皮忽然抖动了下。 她连忙屏住了呼吸。 数秒之后,一直沉睡着的姑娘缓缓睁开了眼睛。 “吖——” 琼张开口,发出了一声虚弱的呼声。 这让房间瞬间安静下来。 她果然不会说话了…… 卡密拉忍住痛惜的情绪,伸手放在了琼的胸口。 刹那间,无数意识的片段如潮水般涌入她脑海!从她提问的那一瞬,便会立刻得到回答,这便是心灵上的共鸣! 她看到自己在漆黑的海底被无限拉长,宛如一尊扭曲的幻象。 她看到天空与海洋相互颠倒,海水从空中倾泻而下。 她看到黑压压的肋骨怪物遍布于海上,组成一波又一波的惊涛,向大陆发起冲锋。 她看到迷蒙水雾中层层伫立的石碑,以及朝她走来的白衣女子。 最后映入眼中的,是一个宽阔无际,深不见底的圆形大洞。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