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血的味道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血的味道

“姓名?从何而来?” “诺兰,这边这位是我哥哥,布诺斯,我们来自冰封镇。” 面对哨卡检查者的询问,尼根莫瑞随口回道。 尽管在抵达沉池湾之前,两人就已经打听到,面对灰堡的审查人员最好说实话,否则抵达南方后很可能会遇上大麻烦,不过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去灰堡。 只要穿过笼山,便是晨曦王国的领地,那里有大片村镇可以藏身,凭借一身武力,两人并不担心以后的生活。 因此比起贵族,一路上伪装成平民更不容易引人注目。 甚至他们早就商量好了,平时大可在领主那里谋个侍卫或巡逻队员的职务,白天有着体面的身份,夜晚则是属于他们的自由时刻。只要守在那些偏僻的道口,就不愁找不到落单的逃亡者。 一如他们在永冬所做的事情一样。 “哦?那里离沉池湾还挺远的,”检查员一边记录一边说道,“魔鬼败退的消息传播得这么快吗?在逃亡者里,像你们这样的北方人还真没几个。” 尼根心里微微一惊,对方从模样和装束来看,分明就是个普通人,而他所见过的绝大多数普通人只清楚自己所待的那块地方,见多识广这个词素来跟他们无缘。可眼前的灰堡人不止知道冰封镇,还一口道出了这个名不见经传小镇的距离! “是……吗?我也是听一名商人朋友说的,大概要不了多久,从永冬来的人就会变多起来吧?” 他回答的同时也暗自庆幸,还好选择的城镇离狼心不远,如果是位于永冬北部的雪映堡,恐怕就要引起对方的怀疑了。 “希望如此。”检查员望向塔罗斯莫瑞,“对了,你哥哥的脸,能把头巾掀起来么?” “他被野兽抓伤过,不是太方便示人……” “抱歉,但这是规矩,如果有明显特征,我是必须写入报告。” 尼根皱起了眉头。 该死,不过是一只看门狗而已。 长兄可是经过正式册封的骑士! 如果在野外的话,他一定会把这家伙的舌头活生生地拔出来! “好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塔罗斯莫瑞冷冷地接话道,“不过就是看一眼罢了。”他掀起面巾,露出下方那半边翻卷扭曲的面颊,大概是过于惊悚,检查员也不由得退后了一步,周边众人更是发出一阵倒吸凉气声。但即使如此,灰堡人依然执着地完成了记录。 “那么……这就是你们的铭牌,”他将两块金属片递到尼根面前,“作为换取新身份的唯一凭证,记得不要弄丢了。现在去滞留区等候吧。” 这家伙怕了。 尼根接过铭牌,心中冷笑。 长兄的神情看似平淡,实际上已动了杀心,这种刀剑拼搏下磨炼出来的气势根本不是平民所能承受的。加上他如今的狰容,更是让威慑力翻了数倍,对方没有一屁股坐倒在地,就已经算是表现出众了。 可惜这里始终不是大闹的地方,哨卡边就有灰堡士兵持枪驻守,他俩就算实力再高超,也难以躲过那看都看不见的铁弩。 “走吧。”塔罗斯放下头巾,点头示意道。 “是,”尼根拨开人群,率先进入了港口码头。但很快,他的脚步便放慢下来。“哥,他们这是要把人全部装走啊……” 塔罗斯也注意到了灰堡人的安排。 原先预想的混过关卡,再找机会单独行动的方案听起来不错,可对方根本没有给难民再分散开的机会。从入城哨卡到滞留区,基本都用颜色鲜艳的布条围拢起来,看似稀稀落落的逃难者只要顺着布条,就一定会被引导进码头,并登上停靠在岸边的大海船。 布条虽然没有任何限制效果,可巡逻的灰堡士兵有——他们徘徊在街道附近,如果两人越过布条脱离人群,那些家伙绝不会视而不见。 而与设想差距最大的,无疑是城市本身。 沉池湾的核心区域到处都是一片废墟,别说居民了,连座完好的房子都找不到,这不仅让他们失去了混入当地城民中的可能,还令隐藏行踪变成了无比困难之事。 这点和永冬完全不一样! 明明都是被魔鬼占领,但无论是雪映堡还是其他城市,都基本维持完好,没料到在南方却整个变了个模样。 “我们该怎么办?”尼根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焦虑,一旦登上海船,接下来就只能听天由命。万一它们直接开往灰堡,岂不是逃都没地方逃? 留在原地显然也不是办法,对于逃民而言,都希望尽早离开魔鬼出没的领地,他们若是举步不前,同样会被巡逻者盯上。 “你就是太过急躁,才始终没能获得陛下的册封。”塔罗斯莫瑞吐出口气,“慢慢走,不要停下来。码头区如此之大,灰堡人不可能做到天衣无缝,看看他们的数量就知道,最多不过百人。只要细心去找,我们绝对会有脱身的机会。” 听到哥哥这么说,尼根也渐渐镇定下来。 不管长兄杀人的时候有多么疯狂,在享受胜利之前他都宛如坚冰般冷静沉着,只要照着他的指示做,就没有迈不过去的槛。 半刻钟之后,尼根莫瑞发现了机会。 “哥,你看那儿!”他低声惊呼道。 “……不可思议。”塔罗斯观察了一会后点头表示认同,“不得不说,灰堡人在歪门邪道方面确实非同一般,连运载马车都能做到如此地步。” 只见码头一角,盘踞着十余辆四轮大车,它们的尺寸极为惊人,搭载的货物也不是寻常马车能够比拟。逃难者所需要的食物与其他物资,似乎都是由它们来提供,至少在码头与四轮车之间就有不少搬运工穿梭其中,将一袋袋货物运上海船。 那里的人数较为杂乱,并与滞留区相叠,靠近车辆并不是太难。 不过即使到了车旁,也不等于能逃出灰堡人的控制范围——除非他们能跑过火器,否则迟早会被反应过来的巡逻队追上。 唯一可行的方法是劫车逃离。 这些四轮车虽然庞大,但仍需要人来驾驶,而且和马车不同,车夫似乎也被车头包裹在内。换句话说,他们有机会在劫持驾驶者的同时,保证自身不被发现。 尼根和塔罗斯对视一眼,瞬间确认了彼此心中的想法。 利用巨大车体形成的遮蔽,找到准备离开的车辆,然后将匕首对准车夫的喉咙,接下来的事情便是水到渠成了。 两人随即行动起来。 而整个过程可谓有惊无险。 尽管有不少搬运工注意到了越走越远的两人,但最多也就是提醒下登船的方向,并没有谁上来盘查两句。他们也适时装出被巨型车辆所吸引的样子,轻松骗过了忙碌的众人——毕竟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干,谁也不愿意多生事端。 一进入视线盲区,尼根和塔罗斯便迅速弯下腰来,贴着车身一路快跑,很快便逼近了外围装卸完毕的车辆。 眼看着他们离计划成功只剩下一步之遥。 就在这时,两人身后忽然传来了一声好奇地询问。 “你们是谁?” 尼根刹那间感到寒毛都竖了起来。 他猛地回过头去,只见不知何时背后竟多了一名身披斗篷的女子。 对方歪着头,垂落的兜檐遮住了大半面容。 他伸手摸向腰间,却被塔罗斯暗中压住,“抱歉……我们是来自冰封镇的逃难者,本想靠近看看这些惊人的造物,结果没想到一路走到了这里。” “原来如此,逃难者么……”女子笑了笑,却并没有离开的意思,“可是,为什么你们身上的血腥味会这么浓呢?” 。都来读 http:///txt/49/49289/ 。_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