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 沉默之灾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 沉默之灾

魔鬼的进攻被压制住了。 黑色石柱尽管大得惊人,但从内部复杂的肌理结构来看,它能携带的小型蜘蛛魔也并非无穷无尽。加上阻击部队配备的武器极为齐全,通用机枪就有二十多挺,在这种距离上织出的火网完全可以用密不透风来形容。 此消彼长之下,聚拢到撤退点的人数很快超过了三百,这差不多已接近阻击部队的总人数。少量伤亡则来自转移过程——被直插入阵地中央的石柱分隔开后,离下山路较远的那一批人无疑将承受更大的压力,除开蜘蛛魔的威胁外,友军横飞的子弹也同样充满危险。他们只能尽量伏低身子,一边向敌人开火,一边从两翼绕行过来。 幸运的是,曳光弹普及后,机枪组的压制效率与精度跟过去已不可同日而语。在流光尾焰的引导下,主射手能清晰明确地选择自己所要打击的目标,至少不会出现像过去那样弹道偏离战场老远却仍不自知的情况。 当然最关键的一点无疑是闪电的及时警告——如果在开炮时被飞来的石柱击中,部队的伤亡绝不会只有这个程度。 因此当她徐徐落下时,赢得了众人一致而热烈的掌声。 然而闪电脸上没有丝毫放松的神情,“部队的指挥官在哪?” “我是此次行动的负责人,猫爪。”猫爪上前向小姑娘行礼道,“这次真多亏您了。” “你必须立刻组织撤退,”闪电语速极快地说道,“之前摧毁伪装阵地的黑石柱中同样藏有大量蜘蛛魔,它们正在朝这边赶来。另外浮空陆地上还有许多发射装置,敌人随时有可能投出新的石柱!” 猫爪听完心中一惊。 如今炮击任务已完成,按计划有序撤离是接下来的必行之事,但如何离开显然大有区别——他本想清缴完阵地中残余的敌人后,再把所有战友不论死活都带出绝境山脉,然而目前看来,情况比他预想的更糟糕。 两个预设阵地相隔不远,且半山腰有路相连,如果闪电的情报没错,那么在山头拖延的时间越长,他们就越有可能在半路上与蜘蛛魔遭遇。 山间小道可不比女巫平整过的阵地,狭窄的地方也就刚好容纳两人并排,加上积雪和坡度的影响,几乎无法架设起有效的防线。选择无非只有两个——要么部队立刻下山,有多少走多少,争取赶在蜘蛛魔抵达前抢先占据半山腰岔口,要么呼叫支援部队替他们拦截敌人。 问题在于闪电口中的“石柱发射装置”不止两三个,支援部队的位置若是暴露的话,很可能被当做重点目标遭到轰击——毕竟那支队伍人数超过八百人,看上去更像主力。因此最稳妥的办法就是通知他们按兵不动,靠自己的力量挡住敌人。 可是理性归理性,真要做出这个决定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如今还有二三十人下落不明,他们或许负伤无法动弹,或许还在石柱背面寻找机会,部队一旦离开,这些人就只能独自寻求那一线生机了。 还有始终没有露面的柚皮…… 猫爪一时有些恍惚。 “队长!”身边有人提醒道。 他陡然回过神来,没错,自己是这支队伍的负责人,无论何时,完成任务才是他首先要考虑的事情。而现在的任务就是尽可能将更多的第一军士兵带出绝境群山。 “联络员,用电话通知支援部队,让他们继续保持隐蔽。”猫爪咬紧牙关发令道,“其余人,现在立刻撤离阵地,我们在山腰岔路口碰面!” 随后他掏出一支牛角号,吹响了迅速撤退的号音—— 在这个指令下,担当保护之责的火枪部队会分成数批,掩护分散的炮兵向山下转移,直至现场所有人离开。 “闪电小姐,我能拜托您一件事么?”下达完命令后,猫爪望向闪电,“那些暂时没法向这边靠拢的士兵——” “放心,交给我吧。”闪电已然从他的表情知晓了他想要说的话。 “拜托您了!”猫爪再次行礼后,开始组织炮兵们向下一个集结点撤离。 …… 「这就是你引以为傲的作品?」 沉默之灾偏头看了假面一眼,尽管对方并未说话,但纳索佩勒仿佛听到了对方口中的嘲笑。 虫子的反抗强度比它预计的要猛烈许多,哪怕交战距离被拉近到几乎贴脸的程度,“绝火”共生体仍未一举解决掉所有反抗者,这让它颇有些下不了台——特别是在它当着对方的面发出知识至上的宣言之后。 要知道给新型共生体取“绝火”这个名字,就是想要证明它的创造物有着足以压倒人类火枝、火弩与火雨的能力,可这支虫子部队不止在山头挡住了逆火的第一波冲击,如今又在山腰结成防线,将赶过来的第二波小型共生体挡在山道之外。 这结果实在令纳索佩勒难以接受! 明明自己的作品比原生体更强大,不仅攻防兼备,不受生命蜉蝣限制,而且不惧生死,在耗尽魔力之前永不疲倦,可以说是完美的战争兵器。假如早几百年发明,哪还有联合会逃亡这种事发生——别说沃土平原了,就算一路推到曙光境最南边的海岛都不在话下! 可偏偏第一次投入实战,绝火的表现并没有比原生体好出多少,这怎能不让它恼火万分? “神造之神里的共生体多得是,我倒想看看这帮虫子能抵挡多久!”假面大君再次举起了手中的魔力核心。 沉默之灾却抓住了它的手臂。 “你想说魔力有限么——”纳索佩勒大为不满道,它最排斥的就是这种用力量“干涉”他人,而非摆逻辑讲道理的粗劣行径。血腥是如此,天穹之主是如此,没料到总是一语不发的沉默大君也是如此。 的确,改良型的“长矛”共生体之所以能投掷如此惊人的重量,跟改造方尖碑提供的强大魔力离不开关系,它的每一次发射都消耗巨大,如果在短时间内连续投射多次,将影响到神造之神的正常飞行。另外这也会使得方尖碑下方的神石矿脉加速老化,变相缩短神造之神的使用寿命。“——但如果不消灭这些虫子,岂不是更会助长他们顽抗的气焰?别忘了海克佐德带上来的那些虫子也在关注这场战争,为了族群接下来的计划,无论如何都必须将他们彻底击溃!” “让我去。” 沉默之灾言简意赅地回道。 顺着它的所指,假面不由得一愣,“你打算随长矛一同发射出去?我做过好几次试验,那东西落地的瞬间足以把肚子里的活体都压碎,就算包裹在缓冲囊里也难以保住性命,只有部分共生体才能经受住这么大的冲击。” “但你没用我试验过,对吧?”沉默之灾头也不回地走向蓄势待发的石碑。 “海克佐德如今不在,万一出了意外,我可不会去救你!” 对方摆摆手,似乎丝毫没把这番警告放在心上。 假面只好转动核心,控制长矛共生体打开覆盖外壳。 就在沉默之灾即将钻入石碑内部时,假面叫住了它。 “喂,别死了。” 沉默抬起手臂,只见上面缠着一块白色的织物——那仿佛是一块长袍的边角料。 假面皱起眉头,族群里很少有人会把心思放在装饰上,这种轻薄的纯白衣让它不禁联想起了瓦基里丝在主宰圣座中常见的形象。 “在没有杀光所有人类前,我是不会死的。”它缓缓回道,接着身影消失在石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