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 血战群山(中)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 血战群山(中)

“队长,它们爬上来了!” “放近了再开火,我们带的子弹可没机枪班组那么多!” 猫爪找到一处适合射击的位置,架起手中的凡纳式步枪。他在等待敌人的同时不忘扫了眼浮空陆地的位置——不知是不是错觉,那片大陆似乎正在升高,之前还能勉强看到它的边缘,现在则只能望见它下方棱角分明的腹部。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段时间里要塞又向绝境山脉靠近了不少,巨大的阴影已经爬上群山一角。一想到自己有可能将在它的笼罩下作战,猫爪便感到呼吸都迟滞了许多,仿佛背后被压上了沉甸甸的石头一般。 必须快点解决这群该死的魔鬼,赶在浮空陆地前面离开山区。 大概和他想得一样,当蜘蛛魔爬进五百米区域时,机枪班组终于放开限制,朝陡坡上的目标喷出了长长的火舌。 一时间,谷地的林间沸腾起来。 猫爪也在一百五十米这个最有把握的阶段扣下了扳机。 “开火!” 众人的枪口前顿时激起了片片雪雾。 尽管他们不是专业的射手,但受凡纳大人的影响,改装步枪算是最积极的一批。在半自动模式下,五六支凡纳式只要不卡壳,也能在短时间内爆发出不亚于机枪组的声势。 面对正面硬度颇高的小型蜘蛛魔,火力密集程度的意义被提高到了新的层次。如果是标准配装的第一军普通部队,想要阻挡住大量悍不畏死的蜘蛛魔恐怕并不容易。 忽然,一道黑光从树林中涌出,像波纹一样荡漾开来,眨眼间便穿透了所有人。 它来得快,去得也快,前后不过一秒左右。若不是身边的队友微微一抖,猫爪还以为那只是自己的错觉。 “刚刚……你有看到什么吗?” “好像是一道黑色的波纹?” 猫爪摸了摸自己的身体,似乎并无任何异常。防线也没有受到任何破坏,这点从络绎不绝的枪声便可听出。 “大概是那根古怪的石柱发出来的,”队友将一发新的弹匣插入枪机,“这些玩意本身就充满诡异,明明外表是石头,里面却长着血肉。” 猫爪也没继续深究下去,比起无害的黑光,还是先干掉爬上来的蜘蛛魔更重要。不过他很快发现,眼前的雪景正在变暗,宛如太阳被遮挡了一般。 该死,难道浮空陆地已经进入了群山区域? 他抬头望去,接着不由得一愣。 要塞依旧在原先的位置上,变化的是天空。 只见刚才还算晴朗的天空,此刻已阴云密布,金色的流光穿梭其中,像是在积蓄什么一般——这个转变速度已完全超出了天象的范畴,他心中骤然升起了极为不详的感觉。 其他人也纷纷察觉到了头顶的异象。 就这么短短十来秒,乌云就已经密集到遮天蔽日的程度。 而数以万计的流光不断向一点聚集,隐隐有了绽放之势。 这样的景象,好似在那里见过…… 猫爪猛地掏出号角,正待吹响之际,无数电光从云层中劈下,呈扇形向外扩开,瞬间便落入了阻击部队的防线中! 持续的火力戛然而止。 …… “那是——神意符印?”海鸥号上,温蒂不敢置信地吸了口凉气。 “就算不是符印恐怕也是类似的魔石了。”安德莉亚面色凝重地回道,“闪电,你还好吧?” “我没事,”聆听符印里传来了对方略显干涩的声音,“敌人应该注意到我了。” “你待在边上就好,这已不是你能插手的战斗。”安德莉亚叮嘱道。刚才那道波纹明显是冲着闪电去的,对于这一异象,参与过塔其拉伏击战的女巫可谓再熟悉不过,那正是斩魔者特有的能力。 大范围扩散的斩魔之力绝对是闪电这类灵活型女巫的克星,一旦被波及,光是速度带来的惯性都能令她身陷险境。敌人之前的打算无疑是先切断她的能力,再让她如石头般坠入神意的打击范围。 不幸中的万幸是,这次闪电在听到温蒂的警告后,并没有像过去那样一往无前地冲上去,这也使她有余力甩开那道黑色的波纹。 “让麦茜去通知预备队,阻击部队可能有麻烦了。”接着安德莉亚望向希尔维,“能找到目标吗?” 后者深吸口气,“它已经冲上了坡顶,速度快得惊人,附近暂时没有发现眼魔存在,我们应该还没引起它的警觉。不过防线已经被刚才的落雷劈散,只怕没办法抵挡后续的蜘蛛魔了。” 那意味着士兵将近距离面对畸兽的石针喷射。 但现在她已无暇顾及此事。 根据希尔维的指示,安德莉亚好不容易才在瞄准镜中捕捉到了斩魔者的身影。同时她的心也跟着往下一沉,这速度何止是快,简直可以称得上是飘忽不定了!只要稍稍慢上片刻,便会完全丢失踪影,想要抓到开枪时机,就必须靠得更近才行。否则即使能力替她挑出了那枚必中的硬币,子弹飞行的这段过程也足够它脱离着弹点。 而另一点也引起了安德莉亚的注意,在和第一军混战时,身披全覆式重甲的斩魔者身上几乎没出现过蓝色的屏障光芒——这已不是单凭速度快就能解释得了的了。 观察目标的这段时间内,漫天的乌云并没有散去,金色的电光再一次凝聚成型,并从天空落下—— 对方斩出了第二道神意! 它印证了希尔维的警告。 单就魔力而言,它有着深不可测的潜力。 已经没时间犹豫了! 安德莉亚压下心中的疑惑,对温蒂喊道,“我们得下去,就像上次狙击海克佐德那样——只有靠得足够近,我才能保证目标没有逃脱的可能!” “要多近?” “只要不进入斩魔范围,越近越好!” “这可难办了……”温蒂叹了口气,“倘若驾驶者是提莉还好,现在换纱薇小姐控制,我不仅要同时控制多个面的风力,还要时刻注意对方的状况,这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不行么?”安德莉亚心里微微一紧。 “倒不是不行,就是得集中精神,全力以赴而已——”她闭上眼睛,缓缓回道,“尽管年纪大了,但偶尔来这么一回,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大碍。” 安德莉亚先是一怔,随后扬起了嘴角。 她不禁想起了闪电曾说过的话——谁都以为温蒂是一个和蔼可亲的前辈,但在那温柔的外表下,实际上隐藏着一颗坚定沉着的心。 如果不是这样,她当初也不会在哈卡拉面前用精准的气流破坏神罚之石,救下被囚禁的夜莺了。 “纱薇,压下操纵杆!”安德莉亚大喊道,“我们要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