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血战群山(下)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血战群山(下)

海鸥号最大的优势便是在加速飞行时几乎没有噪音,十分适合从背后伏击对手。 滑翔机穿越云层后,如幽灵一般绕过一座座山峰,悄无声息地靠近到了战场后方——此刻阻击部队的防线已完全被冲散,士兵们只能各自为阵,边打边退。如果换作其他军队,如今面对失去统一指挥的情况,只怕早就已经溃逃了。 不过第一军的情况依旧不容乐观,一旦失去火力上的优势,想要消灭同样拥有远距攻击手段的蜘蛛魔,付出的代价将成倍提升,更别提还有那个身手如同怪物一般的黑甲魔鬼了。 凭借瞭望镜,安德莉亚现在已能较为清晰地观察到对方的模样——除开那身布满纹路、造型夸张且诡异的盔甲外,它还握着一把巨大的长戟,怎么看都像是重装战士的形象。但对方表现出来的敏捷却远超冲锋中的骑士,还能随时改变方向,仿佛它身上的盔甲和武器都没有重量一般。 对于安德莉亚而言,这也是最难缠的对手。 “现在的距离是?” “一千九百米……”希尔维的语气充满了紧张,“如何,能命中吗?” “不行,”她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还得再靠近一点。” 这个过程中,安德莉亚已默默发动过数次能力,视野中重合的银线则由最初的一两条,变得随处可见——这意味着她有十多种方法开出这必中的一枪,只要目标足够“配合”的话。她一旦扣下扳机,落点便宣告确定,而子弹飞行的这数秒内,谁也不知道对方会做出怎样的举动。 若是普通枪械,她大可连续射击,用数量来消弭概率,但手中这支大口径狙击枪射击间隔极大,她无法拿宝贵的神罚之石子弹去赌这万一。 因此最保险的做法是尽可能压缩子弹的飞行时间,令目标在开枪到命中的这段间隔内趋于“静止”。 “一千五百米!”希尔维情不自禁抓住了自己的衣角。 “海鸥号转向,注意侧倾!”温蒂提醒道。 这个距离内已能用肉眼区分出滑翔机与大型猛禽,虽说在激烈的战场上,没人会专门关注天上的动向,但所有女巫的心都悬了起来,哪怕明知敌人听不到来自高空的声音,她们依旧放缓了自己的呼吸。 “一千三百米了!”希尔维喊道。 “再近一点!”安德莉亚将手指放在了扳机上。一秒时间对大部分目标来说绰绰有余,可这次对手终究是大君级别的魔鬼,她不希望发生任何意外。 “一千一百米!” “纱薇,注意压杆角度,我快拉不起来了!” “九百——” 就在这一刹那,安德莉亚发动了能力。 无数银线几乎填满了整个视野,最后汇聚成一条耀眼的光柱——这个距离内,风向和重力的影响已微乎其微。 “所见即所得。”她轻轻呢喃道,随后扣下扳机。 几乎是同时,斩魔者也通过第一军士兵的反应察觉到了异象,它猛地回过声来,才发现掠过头顶的滑翔机——枪口焰火乍现的瞬间,神罚之石弹头已经飞抵面前。即使它的身手再迅捷,此刻再闪避也为时已晚! 随着“蓬”的一声巨响,斩魔者身前炸开了一团气浪,强烈的冲击力将它掀飞出去,天上的乌云也快速消散,宛若烈日下的冰雪。 “成功了?”温蒂急切地问道。 希尔维的脸色却有些发白,“不……刚才那一枪恐怕没有击中敌人。” “怎么会,”安德莉亚咬牙将一块魔化绷带拍在肩头,“开枪时我明明看到它毫无察觉来着——” 希尔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的能力无法穿透神罚之石的屏蔽,因此无法得知那一瞬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她确实看到,就在神石弹头的黑光靠近斩魔者的刹那,周围的景象发生了细小的扭曲,就好像有什么东西隔在了它和弹头之间。之后黑光陡然碎裂成数块,而非像过去那样,笔直地洞穿目标的胸膛。 “都别争了,目标的情况呢?”纱薇插话道。 “它……爬起来了。” 希尔维艰难地说道。 通过魔力之眼,她看到刚才的攻击在黑色盔甲上留下了数道明显的伤痕,那应该是碎裂后的神石造成的,其中最明显的破损在于头部——斩魔者高耸的尖塔头盔有一半被击碎,露出了下方半张冷冽的面容。 不管造成这一切的缘由是什么,对方还能站起来就已经说明了结果。 “希尔维,帮我装弹!”安德莉亚大喊道。 “我们已经没有神罚子弹了……” “那就用普通的,”她坚持道,“既然斩魔者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发动能力,是不是神石弹头已意义不大,只要能打出去就行!” “天又阴下来了!”纱薇嚷嚷道,“这家伙没完没了的吗?” 希尔维将半臂长的“子弹”推入枪膛,“但它现在已经注意到我们了,再尝试的话——” “所以我才要开这一枪!”安德莉亚低吼道,“如果就这样逃跑的话,恐怕飞不出这片云区!” 重新站起的斩魔者高举长戟,眼中露出狰狞的红光。 沉闷的雷声滚过整个山谷。 “装填完毕!” “温蒂,稳住方向!”安德莉亚瞄准目标,银线再一次连接起目标和枪口。这一次她不顾肩头的刺痛,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 大概是意识到危险将至,斩魔者向一侧跃起,同时挥下长戟! 这一回,希尔维终于看清了那些扭曲之物的真面貌—— 它们轻薄而透明,宛如一片片蝉翼,但那绝不是真正的蝉翼,在魔力的塑造下,它们胜过任何刀刃,并且自发的盘旋在斩魔者周围。 哪怕子弹的落点处已空无一人,它们依旧做出了反应,其中几片直接斩向弹头飞行的路径,剩下的则在魔鬼大君身侧组成了刃墙。 爆炸的气浪再一次出现于,并激起了一片雪雾,而扭曲的金色流光也于此刻劈落天穹,击碎了海鸥号的左翼。 滑翔机顿时失去了平衡,翻滚着向山脚下坠去—— …… 半个时辰后,神造之神的阴影笼罩在绝境群山之上。 随着陆地底部的闸门被打开,大量蜉蝣如瀑布般倾泻而下,顺着山谷朝东西两头涌去。 沉默之灾脱下残破的头盔,沐浴在舒适潮湿的空气中。 尽管此刻还有人类残余部队在抵抗,但已无关大局。在注意到新的敌方部队出现后,假面又发射了三根活性长矛——对方恐怕不会想到,神造之神的底部也暗藏着射击甬道,而且直击的石柱远比抛射更具杀伤力。被三根粗壮的矛体碾过后,人类已很难再组织起有效的反击。 接下来,这些共生体会在魔力耗尽前不知疲惫的搜索那些败逃者,直至将他们全部消灭。 那群铁鸟也曾试图掩护地面人类的撤退,其中一只红色的单翼鸟还给它造成了不小的麻烦——不光好几次神意都未能击落目标,还被对方的扫射耗去了许多魔力,无论从速度和反应灵敏度来看,都远超其他铁鸟。但它们似乎并不适合长时间作战,最终仍被自己和翼兽协力击退。 毫无疑问,这是一场属于族群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