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无底之境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无底之境

果然……只是场骗局吗。 海克佐德立于半空之中,眺望着北方大海。 这些天它循着曙光境的海岸线寻找了好几百里,不光是大陆脊柱的尽头,就连山脊两侧都没有放过。 由于信上的描述语焉不详,为了不错失传说中的无底之境,它的搜索范围几乎涵盖了一切可能的区域,一直到连接黑石域的云海之路才停下。但即使如此,它也没能找到那座信中的“离世孤岛”。 想想也对,大海上又没有任何遮挡物,在碧空万里的时候,一眼便可将上千里内的景象收入眼底。真要有这样一座奇特的岛屿,族群从黑石域向曙光境进军的时候应该就能看到,怎么可能等着它来发现。 海克佐德忍不住握紧了拳头。 该死的人类,竟敢这样欺骗苍穹之主!更不可饶恕的是,他们用的居然是瓦基里丝的名义! 梦魇不可能背叛族群,人类能做到这一点,只可能是抽取了它的记忆。尽管不清楚那群女巫什么时候拥有了这样的能力,但瓦基里丝的下场可想而知。 一股极为愤慨的怒火涌了上它的胸口。 它猛然打开扭曲之门,一步踏在大海之上—— “什么无底之境,什么意识界就在这儿,都是狗屁!” 海克佐德一边低吼着,一边穿行于茫茫海面,像是要把心底积蓄了许久的不满都发泄出来一般。 “属于神明的领域又怎么可能在这种平平无奇的地方,我早该想到的!” “直接启用神造之神,将人类杀个一干二净不就行了……非得冒险潜入意识界深层!现在好了,堂堂大君居然成了任人摆布的鱼饵,还连累我被王质疑,真是愚蠢至极!” “这个仇,我一定要——!” 天穹之主忽然保持着咆哮的模样愣在原地。 前一刻还波光粼粼的海面,现在却已变得朦胧不清,四周不知何时扬起了白茫茫的水雾,能见度陡然降到了数丈之内。 它闯进了团雾里? 不对……就算是团雾,之前也不应该毫无察觉才是。 海克佐德按原路返回一步,大海又再次变得清晰起来,它转过头去,只见数里外的海面一片宁静,完全可以一眼看到海天线尽头。 心中的愤慨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难以抑制的寒意。 这里离曙光境和黑石域都不算太远,在过去数百年里,居然从未有人注意到过此地的异象? 犹豫了一小会,它再次发动能力,进入了那片海域。 不过这一次,它的行动小心谨慎了许多。 穿过门后,潮湿的浓雾很快笼罩过来。 海克佐德降低高度,逆着浪花缓缓前行,同时将警惕性提到了最高。没过多久,一抹黑影隐约出现在它前方。 那确实是一座岛屿,从轮廓来看,面积恐怕还不小。 飞临至海岛边缘,它降落下来,双脚踩在了布满青草的实地上。 这里……就是瓦基里丝提到的地方? 海克佐德环顾四周,除了雾以外什么都看不到。 衡量了下自己的状态,它决定先徒步搜寻一遍岛屿的情况——不久之前它刚更换过新的呼吸罐,蜉蝣储量还十分充足;云海之路上流动着族群的补给线,曙光境与黑石域的相连处更是有两座常备哨点。以它的能力而言,出现意外的可能性并不大。 走了约数百步,景色渐渐起了变化。草地中多了些石碑,而且有逐渐增多之势。这些明显由生物雕琢出来的东西意味着,该岛并不是一个无人涉足的禁区。海克佐德单独检查了几块碑体,发现那上面的文字亦非它所熟悉的任何一种。 “你好。”忽然有人说道。 刹那间,天穹之主只感到寒毛倒竖!它不假思索地展开扭曲之门,纵身传至空中,同时做好了反击的准备。 然而说话者并没有从背后发起袭击。 那竟是一名同族之人。 从模样上来看,至少也是高阶晋升者,它的形体完全抹去了原生体与初升体的粗糙,演化程度极高,连手指和毛发都清晰可辨。它穿着一席轻便的白纱,赤着双脚,两手背立,语气神情显得十分随和,完全没有上位者的凌厉气势。 “我乃大君天穹之主,你是谁?又是什么时候到岛上来的?”海克佐德保持着距离问道,“这里也有生命蜉蝣供给吗?” “我只是一名守望者而已。”它低声笑了笑,“至于待在这里的时间,已经长得记不清了。” “守望者?”海克佐德稍稍回想了下,并没有在记忆里找到有此称号的高阶晋升者。至于时间长到记不清更是无稽之谈,要知道第一次神意之战前,族群还未涉足曙光境北端,它单靠自己又怎么可能独居于这座孤岛? “没错,所以我并非你的族人——决定此副模样的不是我,而是你自己。”守望者柔声回道,“我知道这很难理解,不过事实就是如此。” 既然不是族人,换而言之便有可能是敌人。何况海克佐德还注意到,对方既未佩戴头盔,身上也没有任何接入呼吸罐的痕迹,这等于印证了它的说辞。 因此天穹之主的警惕又提高了几分。 “这儿就是无底之境?意识界在哪里?” 守望者摇摇头,“这里只是一座桥,需要钥匙才能开启。” “什么样的钥匙?” 它停顿片刻,似乎像在思考一样,“……用你们的话说,完整的「传承之物」。” 当传承碎片重新归为一体,通往魔力之源的道路将会显现——这岂不是和族群流传下来的启示大同小异么!海克佐德顿时感到心头一振,它已经看出来了,这家伙就不能好好说话,非得编造些古怪的称谓来彰显自己的不同,这点简直跟假面如出一辙。 不管是桥也好,道路也罢,十有八九指的是同一种东西!海克佐德感到自己的大脑从未如此高速运转过,“能带我去看看……那座桥吗?” 守望者犹豫了下,它望向北边,“可倒是可以,不过得快点,时间所剩不多了……” 跟着对方走了半刻钟后,一个巨大无比的深坑出现在海克佐德面前。 “这……就是桥?”它怔了怔。 “嗯,不是所有人都能通过这座桥梁,你没有钥匙,所以无法看到它的存在。” 什么桥和道路,族群的说法也没好到哪里去啊—— 这分明是个天坑才对! 不过一想到无底之境的传言,倒也还算贴切。 那么意识界就在坑的底部吗? 海克佐德绝对没有兴趣跳下去一探究竟,都说是无底了,谁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再飞出来。 但这不等于验证到此为之。 它从盔甲里取出了一颗五彩魔石。 根据地底文明的研究,这东西能反映出觉醒者与魔力之源的关系,如果无底之境真是万物诞生与终结之地,那么就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 海克佐德屏住呼吸,将魔石放到眼前。 随后它看到了一道无比耀眼的光柱! 不对……准确的说,是无数根! 它们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并最终汇聚于此,看上去就好像一棵遮天蔽日的“光之树”。那均匀分散往世界各地的光柱构成了它的树冠与枝丫,而聚集在一起、直射往洞底的部分则是它的树干——由于太过明亮,以至于这道干体的颜色近乎白炽,几乎无法用眼睛直视! 哪怕它对这些光柱的意义一无所知,也感受到了发自心底深处的由衷震撼。 这副景象完全超出了海克佐德的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