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未被察觉的能力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未被察觉的能力

晨曦王都的城堡会议大厅要比无冬城的大上许多,即使坐个百来人也丝毫不显拥挤。 隔着长桌,与会者分成了鲜明的两派,一边是以罗兰为首的灰堡高层,一边则是晨曦大贵族和商会代表。相较面色沉稳、静候会议开始的前者,后者明显有些坐立不安,不少人神情焦虑,时不时相互交头接耳,窃窃低语声就没有中断过。 显然神造之神的出现给他们带来了极大的冲击。 如果不能阻止恐惧的蔓延,邻国的秩序随时都有可能崩溃。 罗兰清楚,自己必须在那之前稳定住盟友的信心。 根据行政厅的报告,自从霍弗德成为新的晨曦之主后,两边的贸易屡攀新高,如今运入无冬城的铁、铜、铝等金属原材料和粗制品,有近两成来自邻国。而皮革、织物、腌肉、奶酪等生活物资更是占到了一半以上。 虽说他也在此方面做出了许多努力,但若没有晨曦的支持,无冬在人口非正常骤增的情况下依然维持着民众生活水平稳步增长,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实现的事。 光是这一点,他就无法简单舍弃晨曦王国。 何况还有结盟期间表现得无可挑剔的奎因家族——罗兰不知道在霍弗德.奎因之后会不会有下一个扶持者,但基本不会再出现像安德莉亚.奎因这样能完美连接两边的纽带了。 他静静打量着左手边的每一个贵族,直到他们的私语声渐渐平息,他才开口道,“战争爆发以来,我常在报告中听到关于你们的贡献,因此先在这里说一声,各位辛苦了。” 众人脸上不禁露出了讶异的神色。 但对罗兰来说,这话并非虚言。 单凭第一军显然没可能让南北大动脉如此快速的运转起来,道路上奔波的众多马车、挑夫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在这个时代,贵族出征大多是一波流,习惯用劫掠来代替补给,因此鲜有人能明白后勤的重大意义,也很难意识到自己为战争做出的贡献。 “关于神意之战,我想大家都已十分了解——正如我一再强调的那样,失败的一方将彻底灭绝,不存在投降的可能,因此除了对抗到底外,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早在四五年前,我就在为这场战争做准备了,不过人类王国并不是只有灰堡一个,它需要每个活着的人都参与其中,只有如此才能赢下命运之战。我很高兴的看到,你们已经成为了抵抗大军中的一份子。” 罗兰朝巴罗夫点点头,后者翻开一本厚重的记事本,朗声念了起来。 那正是第一军的部分后勤记录,以及晨曦方面在此当中所做出的贡献占比。 他并不打算用抒情的方式来劝说这些贵族,什么守家卫国,为人类而献身之类的说辞,想想都知道不会对他们产生任何触动。 最直截了当的仍是利益与压力。 而且描述越是精确,便越具说服力。 他首先要让这些贵族明白,即使不用上前线,他们也能为战争做出极为重要的贡献;其次这些功绩都会以黑纸白字的形式记录下来,战争结束后能换来相应的报偿。最后,所有消极抗战或妄图背叛人类的贵族,都会受到最严厉的惩治——在这一关键时刻,罗兰已没精力去任由他们自己选择了。 霍弗德则在一边暗中颔首。 主次鲜明、内容详实,灰堡之王可谓一开始就抓住了重点。将不属于军队的贵族也拉入这场必定会被载入史册、流传千年的事件中,无疑会大幅增加他们的参与感。要知道,将家族史与历史联系起来,也是贵族们追求的目标之一,何况在对方的一番解释下,风险和收入似乎也不算相差悬殊,至少不会被当做弃子对待。 利益分配永远是考验上位者的一道难题。 好几个家臣家曾不止一次向他提议,没必要对罗兰.温布顿的指示做到这个程度,应该表现得更像晨曦国王一点,他总是一笑了之。 制造出火炮、双翼机、钢铁轮船的灰堡之王固然值得敬佩,但那并不是他如此看重对方的全部原因,家族实实在在获得的好处,才是让他决意效忠的根本——在晨曦与灰堡的贸易中,对方完全没有凭借强大实力和女儿安德莉亚的关系去强占便宜,相反每一桩生意都按实支付,甚至有时候还会让出一部分利润,使得每个参与其中的人都能获得大量好处,这比实力本身更加重要。 安德莉亚应该也是看出了此点,才向他那么建议的。 另一个儿子霍恩与两人相比,实在差得太多。 “罗兰陛下,可是您说的这一切的前提,是人类能获得最终胜利。”当巴罗夫结束阐述后,有人起身问道,“问题在于灰堡真的能打赢魔鬼吗?我听说……”他犹豫了下,“您的军队似乎在狼心遭遇了战败。” “没错……我们都知道第一军的强大,”另一人面带担忧地附和道,“但这座浮空陆地实在是太过可怕……一旦它压过来,我们根本连逃跑都来不及吧。” 罗兰端起茶杯,缓缓地喝了一口红茶,他知道绝境群山一战的结果迟早会流传出去,毕竟展开后续搜救的人员里,也有不少熟悉地形的狼心人。这场阻击战中,前前后后失联的士兵多达一千余人,不止是炮兵部队,就连负责接应的预备队伍也遭受了惨重损失。 空骑士则在连续几天的高强度支援战中折损四十多架飞机,其中一半被敌人击落,一半毁于机械故障和意外,这也是提莉不得不暂缓行动的原因。 不幸中的万幸是,海鸥号虽被神意命中,但无论是温蒂还是纱薇都是控场的好手,加上闪电和麦茜一直守在不远处,很快便在迫降后救出了飞机上所有女巫。 老实说,罗兰第一次看到这些报告时心都悬到了嗓子眼,从损失的部队数量来看,这已算是伤亡最大的一次战役。不过他也认同参谋部的做法——瓦基里丝只清楚神造之神的原理,却不知道上面搭载共生体的细节,如果不交手的话,就永远无法摸清敌人的底细。 “这次失败是因为我们对浮空陆地不够了解,”罗兰坦诚地回答道,“它看似巨大宏伟,无懈可击,事实却并非如此。伊蒂丝,接下来由你来向大家说明。” “是。”北地珍珠将神造之神的详细手绘图钉在墙上,细致讲解起来,“根据第一军的观测,它大致呈圆形,直径在五十到六十公里之间,和绝境山脉相当。上层部分和椎体部分都能发射巨型石矛,射程至少在十五公里以上。这正是导致第一军措手不及的关键武器,不过同样也意味着,一旦离开这个距离,它就只是一块飘在天上的浮岛而已。我们完全可以利用这点来制定计划,扼制对手……” 恐惧总是伴随未知而生。 人们会惧怕感性的体验与朦胧的描绘,但不会害怕一堆数字。与其费尽心思掩盖失败,或是用空洞的豪言去蒙骗众人,不如把第一军付出极大代价换得的情报公开出来,让与会者从理性层面消弭恐惧。 “……以上,这就是魔鬼浮空陆地的全部细节了。”伊蒂丝向罗兰抚胸道。 罗兰随后望向那名提出疑问的晨曦贵族,“最后我补充一点,避开石柱的打击范围只是暂时的做法,将这座飘在天上的要塞彻底摧毁,才是军队最终的目的。” 贵族咽了口唾沫,“那可是一座倒过来的山啊……” “人类并非没有这样的能力,只是你们尚未察觉而已——就如同在飞机被制造出来前,没人认为自己能像鸟儿一般飞行在蓝天上一样……”罗兰笑了笑,“这一点,我会让你们亲眼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