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晨曦的夜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晨曦的夜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这一天的夜晚是难得的放松时刻。 尽管魔鬼的浮空城仍在日以继夜地朝着赫尔梅斯方向移动,但至少在晨曦王都看不到这一幕。远离前线让大家获得了短暂的宁静,特别是第二天他们就将再次赶赴战场、各奔东西的情况下,这样的宁静便更显得难能可贵起来。 安德莉亚走进家族府邸大院时,霍弗德.奎因已经在门口等她了。 “欢迎回家,女儿。” “嗯……”安德莉亚微微点了点头。这是她时隔一年后,再次回到家族府邸,而且并非闯入,而是在仆从的夹道欢迎下进入其中。老实说,她更希望把这些时间用在提莉身边,不过当收到对方的邀请函时,她心里却感受了一丝触动,最后莫名的答应下来。 这种事情,明明可以在散会后直接跟她说的。 大概……他也在怕自己拒绝吧。 不过真到了面对面时,她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这毕竟和上一次会面不同,那时候她带着任务而来,现在却只是一次略显生疏的重逢而已。 “您想……和我聊什么?”走在过道中,安德莉亚问道。 “很多,比如你在前线经历的事情,比如你的伙伴,比如那位罗兰.温布顿先生……” “那只是一个笨蛋而已,没什么好聊的——”安德莉亚随口回道,随后又意识到有些不妥,“呃,我的意思是……” “看得出来,他是位宽容之君。”霍弗德笑了笑,“放心,我知道你有些不适应,如果只是两人交谈,这晚恐怕会非常难熬,所以特意做了些准备。” “准备?” “进去你就明白了。”他停在主厅门口。 安德莉亚有些疑惑的推开房门,还未看清屋里的状况,一个身影便朝她直扑而来—— “我想死你了,奎因姐!” 原来如此…… 她略有些好笑地张开手,任由对方抱了个满怀。 扑上来的正是贝琳达.洛西。 除此之外,长桌边还有另外两人——奥托.洛西和奥罗.托卡特。后两人也显得颇为激动,其中奥托甚至看上去有些手足无措的感觉。 这一幕瞬间让安德莉亚仿佛回到了十多年前,她还没有觉醒成为女巫的日子。 贝琳达的叽叽喳喳和奥罗的热情很快化解了最初的僵硬,而几乎从不会和晚辈在一起谈笑的父亲,也罕见地和他们坐在了一起。 为了和自己聊上两句,他还真是用心良苦啊……安德莉亚忽然发现,自己心底的那点恨意,差不多已经所剩无几了。 “对了,等到战争结束后,我们也要去无冬城,到时候就能经常见面啦。”贝琳达朝她眨了眨眼睛。 安德莉亚讶异地挑眉道,“你们是指……” “当然是我们三人一起!” “嗯,嗯!”奥罗用力点头。 “等等……奥托和奥罗是家族继承人吧?长时间离开领地,你们家的那两位老伯爵能答应?”安德莉亚一脸狐疑地望向奥托,难不成是这家伙在暗中唆使?那样未免也太不负责任了。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奥托连忙摆手,结结巴巴道,“虽然我也希望如此,但那、那只是一部分因素……总、总之……” “还是让我来解释吧。”贝琳达怜悯地拍了拍老哥肩膀,随后对安德莉亚说道,“你很少待在晨曦,所以不清楚最近发生的变化。如今在大城市,特别是辉光城的贵族圈里,渐渐流传起了一种说法,那便是如果一个家族对自然学一无所知,那么它注定是要没落的。” “自然学?莫非……” “没错,”贝琳达笑着点点头,“一开始确实是那本无冬城出版的《自然科学理论基础》,不过现在已经细化成多个学科了。有人称它为新贤学,有人则认为炼金和占星都只是它的一部分,但不管如何,贵族圈里确实涌起了这样的风潮,只要是来自无冬城的自然学类书籍,都会有商人高价收购。” “父亲大人也受到了影响,因此当我们提出这个想法时,他并未太过反对——毕竟自学总比不上有专人指导。”她接着说道,“何况已有几个家族走在了前面,父亲大概也不希望洛西家落人于后。所以这并不是不负责任的做法喔!用父亲大人的话来说,他再坚持个几年还是没有问题的。” “他们只是被飞机和钢铁海船刺激到罢了,”奥罗不以为意地耸耸肩,“当然,能放我出去游历一番,我举双手赞成。” “我想说的……也正是这些。”奥托缓了口气,“而且,我们打算办一个读书会。” “那又是什么?”安德莉亚好奇道。 “自然学的内容那么多,光只有我们三个人实在太少了啦。”贝琳达摊手道,“所以我们想挑选一些资质好的商人和平民,给他们一个接触自然学的机会。如果表现出众的话,就将他们纳入家族,这样也算是一举多得。你觉得呢?” 安德莉亚一时不知道该回答什么好。 她突然意识到,无论是她的父亲,还是其他人,都在发生着变化。 过去被视为禁忌的女巫,以及庇护女巫、解除贵族分封权力的邪恶王国灰堡,绝不会是晨曦上层人士乐意效仿学习的目标,而将血统平凡的普通人纳入家族,同样有违传统。但现在,这些曾泾渭分明的边界已开始变得模糊。 她不由得望向父亲霍弗德.奎因。 毫无疑问,这里面必然也有他的引导。 他确实在为弥补过错而努力。 已经发生的事情永远不可能消去,但后续做出的改变至少能让它不再重蹈覆辙。 这就是你想表达的东西吧,父亲? …… 接下来的数天里,灰堡、晨曦两国共同展开了行动。 贵族们在西北面的交通要道上设置了近百个接应点,为恐慌中的难民潮提供干粮和帐篷住所。第一军医疗队则在神罚女巫的保护下,对伤病者进行治疗。逃难者最密集的地方,常会响起极为柔和动听的歌声——哪怕再狂躁不安的人,也会在这样的嗓音下快速安稳下来。 赫尔梅斯教会亦在新任教皇伊莎贝拉的领导下发起了巡游,安抚那些被迫撤离家园的流离者——即使经历了种种风波,教会在民众间依然有着一定的影响力,对于他们而言,有能力与魔鬼一战的除开灰堡人外,就只剩下侍奉神明的教会了。 在多方的努力下,这股恐慌风波终于在酿成不可逆转的破坏前得到了控制,尽管在一段时间内,难民无法回到他们原本所在的城镇,但那些尚未受波及的地方总算是稳定下来。 而第一军的空袭预演,也在此刻准备就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