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轰炸(下)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轰炸(下)

与此同时,古德也收到了二组队长的电讯,“这里是曼弗尔德。古德前辈,接下来我想要冲出云层,希望你能帮我一把!” “冲出云层,你疯了?这里可是敌人的大本营!”不等古德回话,通讯器里已传来了芬金的吼声,“而且你也听到了,雾海上方有屏障保护,你又能做什么?新人,战场上可不是给你开玩笑的地方!” 作为最先进的改进型双翼机,天怒号上电台是标准配置,这也是十架飞机敢在没有提莉领航的情况下穿梭于云层中的原因。 古德倒没有直接拒绝,比起进入学院的辈分,他更好奇对方的意图,“我听到你的请求了,曼弗尔德。不过就算能看到目标,你也应该清楚,在没有希尔维大人校准的情况下,命中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早在训练时,他就注意到了这名天赋卓绝的学员——据传对方是一名落魄骑士,因为在狼心混不下去了才跑到灰堡来。许多平民出身的空骑士在他面前常以前辈自居,也是为了宣泄曾经被贵族欺压的不满。 老实说,古德对狼心骑士没有任何好感,他们看似张扬跋扈、不可一世,但遇上真正的强敌时,又往往跑得比谁都快——在赫尔梅斯教会侵吞狼心时,类似的丑态他已经目睹过无数次。 而像曼弗尔德这种主动求战的骑士,古德还是头一回见到,因此他更想知道对方到底是故意在提莉殿下面前展现自己,还是真的与众不同。 “前辈,你还记得我们扫射时用机身来控制子弹轨迹的方法吗?”曼弗尔德回道,“我觉得它对炸弹也应该同样起作用!” 话音刚落,那边的嗡鸣声突然一轻,仿佛周围陡然空旷了许多。 “这家伙,已经飞出云层了!”芬金嚷嚷道,“我们该怎么办?” 用机身来控制投弹么……古德很快意识到了其中的共通之处。他咳嗽两声,“总不能丢下二组不管吧,提莉殿下可在一旁看着呢!” “……啊哈哈,说得没错!”芬金停顿片刻,很快换成了一副大义凛然的语气,“保护队友可是我最擅长的事情,你们放心的去吧,那群恐兽就交给一组来对付,耶哈————!” 还真是好懂。 古德叹了口气,前推操纵杆。 两组编队从不同的位置跃出云层,俯冲而下,在穹顶划出了两条细细的痕迹,同时与昂首爬升的恐兽形成了逆流之势。相比数量众多的后者,天怒号虽少,却生出了股一往无前的气势。 一组拐过一道弧线,与恐兽迎头冲撞在一起,二组则直奔着方尖碑而去——在这个距离内,即使没有希尔维的指引,他们也可以用肉眼直接确认目标了。 中途尽管有一部分魔鬼试图拦截这五架天怒号,但速度的差距在此刻体现得一览无遗,爬升的恐兽刚转入平飞,便被擦肩而过双翼机甩在身后。只要不主动进入空战,哪怕是挂着一百五十公斤航弹的天怒号,也不是恐兽所能追赶得上的。 多次调整方向后,曼弗尔德投下了航弹。 紧随其后的队友纷纷效仿。 脱离挂钩的炸弹保持着跟飞机相仿的速度和路径,越过密布的塔楼与高墙,一头扎入了雾湖区域——相比高空投弹,这五发航弹的落点颇为集中,除开一枚被方尖碑阻挡外,剩下的四发都直接在雾湖上空引爆。 接二连三的爆炸声让整座城市都仿佛震颤起来,在冲天而起的火焰下方,蓝色的波光频频闪现,至始至终都没能让雾湖受到一丝冲击。不过所有人都注意到,那泛起的光辉已不复最初的明亮。 “干得不错嘛,新人。”芬金吹了声口哨。 古德一个滚转摆脱恐兽的追击后切换成全体频道,“报告提莉殿下,一二组已完成轰炸任务,请求返航!” “了解,允许返航。” 凤凰号上很快射出了红色的信号弹,与魔鬼缠斗的机群开始向高处爬升,借助耀眼阳光的照射,纷纷消失在蓝天之中。 …… 假面发出了一声心满意足的叹息。 这些人类真是越来越出乎它的意料了。 兵分两路,主力佯攻,一击即走,毫不拖延……从防卫部队升空拦截到战斗结束,不过短短两三刻钟。如此灵活的作战计划,无疑最大限度发挥出了那些战争机械的优点。 也难怪厄斯鲁克会对人类心生忌惮,看来自己当初确实错怪了它。 但哪怕是族群的天才将领,也只看到了其中的威胁,而未发觉奥秘的本质——反过来想,就连笨拙迟钝的人类,都能在铁鸟的帮助下游走于天际,那用族人身上的话,岂不是更加惊人?到时候天海界也不会再是什么难以对付的敌人,族群必将无可战胜! 如果厄斯鲁克当时是用这样的理由来说服大家,它说不定就会站到对方那一边。 可惜了。 “刚才的震颤是怎么回事?”塔顶的大门打开,身披铠甲的沉默之灾缓慢走了出来,“神造之神遭遇袭击了吗?” “没错,不过你来得晚了点,没能赶上这场精彩的战斗。”纳索佩勒瞥了它一眼,“话说你穿成这样是想出战吗?还是别太勉强自己的好。” “不用你管。”沉默低声道,“敌人在哪里?” 纳索佩勒指了指天上,“他们大概已经发现,铁鸟和博格尔翼兽之间的差距已成了双方最明显的突破口。真是讽刺啊……在第二次神意之战时,这种来之不易的无魔体还是我族取胜的最大本钱来着。” 沉默望着天空一语不发,面色颇为难看。 “别担心,”纳索佩勒将面具重新戴回脸上,“经过这次观察,我已经想到了应对的方法——相比翼兽,他们的行动轨迹实在太明显了点。对了,既然你如此渴望战斗,那不妨帮我个忙好了。” “……” “不用那么严肃,我可没有嘲笑你。”假面摊开众多手臂,“之前有几架铁鸟坠落在城市东南边,如果上面的虫子还活着,就把他们抓过来吧——我想这种小事对你而言应该不难办到。” “必须是活的?”沉默冷声问了一句。 “当然,”纳索佩勒得意的笑了起来,“鲜活的脑袋才有移植的价值。况且他们刚刚经历过激烈的战斗,飞行印象最为鲜明,正是我验证对策的得力工具——这可是我第一次收纳普通虫子的头脑,不知道哪个幸运儿能获得这一殊荣呢?” 沉默厌恶地撇开视线,扭头朝诞生之塔走去。 纳索佩勒不以为意地回过身,它知道对方就算再不喜这种做法,为了族群也会全力而为。 假面遥望着远方的人类领地,向前缓缓伸出了手掌——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它只用一只手就能将整片大陆尽握于掌中。最多还有几天,神造之神就能进入赫尔梅斯高原地界,试验场中数以万计的共生体已经蓄势待发,它要让王看到,自己一个人就能抵过一支军队,无论是血腥还是沉默,都不过是它的衬托而已。 忽然,远方闪过了一点光芒。 它来得极快,消失得也很迅速。光芒虽小,却极为明亮,近乎到了刺目的程度,宛如太阳在大海上的倒影,又好像是镜子反射过来高光。 那是错觉么…… 纳索佩勒怔了怔,等它仔细向旋涡海方向张望时,那点光亮已不见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