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第三幕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第三幕

怎么会是——星盘? 罗兰好半天才回过神过来。 和堕魔者的核心不同,这种东西一般只会出现在纯魔力生物和神使体内,普通的武道家根本不是其对手。 如果武道家协会集中力量、精心谋划,或许也有机会杀死这样的敌人,不过他们绝不会将星盘如此随意地交到自己手中。用快递来寄送随时有可能感染侵蚀他人的危险玩意,此举已算得上近乎儿戏了。 可不是协会寄送的,又会是出自谁手? 罗兰检查了下寄送地址和电话,两者都属于编造,唯一可信的是单号,表明此件来自同一城市,显然寄送者并不希望被他知晓其身份。 问题在于,这种行为对对方来说同样不怎么高明。快递公司不复核寄送者的真实身份仅仅是为了减少成本,真要反查起来轻而易举。编造一个地址就能匿藏踪迹?在现代社会这几乎是件不可能的事情,通过调查监控和询问接货员,一般很快就能锁定目标。 但要不要借助协会的力量去追查寄送者,罗兰反而有些犹豫不定。 从结果上来看,对方显然知道他的底细,并对他抱有一定的善意,否则就不会将如此棘手的东西寄到筒子楼来了。 不管如何,替他削弱侵蚀力量总应该是站在同一战线的人,既然对方不希望暴露,他保持现状或许会更好。 罗兰揉揉额头,决定待会再去思考这个头疼的问题。 现在更重要的事情是处理眼前的星盘。 他将注意力重新移回盒子上。 若星盘来自裂隙怪物,那么直接融合掉就行,可万一它来自神使的话,岂不是意味着…… 不,这怎么可能,罗兰哑然失笑。能干掉裂隙怪物就已经很夸张了,神使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敌人,哪怕斐语寒也只能做到苦苦支撑,自己还是不要幻想这样美好的事情比较好。 他将手放到星盘上。 后者宛如从静止的时间中苏生,蓝白色的光斑再次开始旋转,中心处越来越亮,直到一根璀璨的光柱绽射而出——到这一步时,一切都十分正常,就和他目睹过的数次融合景象一模一样。 但下一秒,世界突然陷入黑暗,大量意识如潮水般涌入他的脑海,同时带来的还有难以忍受的痛苦! 在这惊涛骇浪的狂潮席卷下,罗兰差点失去意识——好不容易才稳住心神,等到一切缓缓平息时,他再次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站在了一片虚空之中。雪花片依旧存在,不过第三次经历时,大脑似乎已经能较好的过滤那些无关噪点了。 ……好吧,居然还真是。 看来这下必须得查一查对方的身份了。 他抽了抽嘴角,环顾四周。 这次仍然是宇宙背景? 因为周围实在太过空旷,他一时也无法确定。和上次经历的意识片段相比,这回明显要更黑一些,仿佛星辰都隐藏起来。 花了好一阵子,罗兰才从稀疏的雪花片中找到了一处基准点——一个暗淡得就像即将熄灭的光团,嵌在黑色的背景中如同针尖般细小。 顺着这个基点,他又找到了更多的光团。 看到这里,他反而不确定自己是否身在宇宙之中了。 因为那些光团排列整齐,间隔均匀,并不像是自然天体能做到的样子。 “我问你,引力是什么?” 就在罗兰睁大眼睛观望时,身后突然响起的声音令他寒毛都竖了起来! 他猛地转过身去,才注意到那里不知何时多了一个灰蒙蒙的影子,对方飘忽不定,犹如没有实体一般。 显然,这并不是他所熟知的任何一种语言,甚至那是不是语言都很难确定。尽管不明白缘由,可他意识到,映射在自己脑海中的内容被简化了——就好像对方发出了一道含义复杂的电磁波,但被滤波器过滤大半,仅留下了自己能理解的内容一样。 “你是在……问我吗?”罗兰小心翼翼地问道。 「引力是这个世界中最为值得敬仰的力量。」意识中另一个声音回答道,而这声音听起来似曾相识。 罗兰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先是突然出现吓人一跳,接着又神神秘秘地开口问话,他还以为自己也参与到了这个片段中,没料到仍只是一个旁观者而已。 “没错,它普遍、稳固,并且越宏伟、越壮大……” “它让须臾凝聚,让虚无成型。如此生命才能落地生根,文明才能得以存续。” 那声音渐渐变得充满韵律,犹如在放声歌颂。 “而每个族群最先认识到的力量,也正是引力——它既是摇篮,又是枷锁,文明的进步史,便是一部摆脱引力的抗争史。” “从脱离大地飞向天空,到去往更遥远的地方,莫不是如此。” “现在,它再一次成为了我们的阻碍,也是最后一道阻碍。” 「风险无法预估,我不建议实施门计划。」 “每一步前进都伴随着风险,你应该清楚这点。” 「清楚。所以我的建议从一开始就没有变过。」 “但你还是帮我完成了它。”灰影闪烁了两下,“为了这一计划,我已经等待了上千年,现在让它启动吧。” 等等,门计划到底是什么?最后的阻碍又是何意?罗兰感到自己似乎错过了什么关键信息,可张口也好,心里想也罢,无论他如何追问,对话者也没有回应他的呼唤。 「……我明白了。」 “嗞……” 随着脑海中话音落地,雪花片变得多了起来。 按照过去的经验,片段接近尾声时,时间的流速应该会愈发加快,可没有参照物的情况下,他也难以做出准确判断。 罗兰看到那些光团开始自发的向中心靠拢,只是其亮度不增反降,并很快变得一片漆黑。其余光团如同飞蛾扑火一般投入那片黑暗,没有丝毫停息,最后究竟有多少汇入其中根本无法计算,这个过程像是在一瞬之间,又仿佛格外漫长—— 终于,一个极限恍如被突破,一团耀眼无比的红光于黑暗中突然绽放,并在眨眼间便掠过了整个世界! 它的速度远比光要快,等罗兰反应过来的那一刻,它已经完成了席卷,一切又恢复到了最初的模样。 但罗兰知道,这个世界已经截然不同了——剧变正在发生! 最先反馈的是灰影,它在这道光芒下如气雾般瓦解。 接着是更多的死亡讯息——它们发生在黑暗中的每个角落,无数湮灭与凋零此起彼伏,罗兰无法用眼睛看到这一幕,脑海中却如实的反映出来:远处的城市起火燃烧,环绕星球的轨道分崩析离,溪流中的鱼儿停止游动,洞穴中的虫子腐化成一滩污浊…… 就连他飘在虚空中的身体,亦开始变质扭曲。 无论生命是高等还是低等,在这一刻没有任何区别。 雪花片也在此时占据了全部视野。 当一切结束时,卧室的景象又重回他的眼底,罗兰忍住强烈的不适感,咬牙挪到窗边,温暖的午后阳光洒在了他的身上,下方充满生机的街道令他长出了一口气。 这时他才发觉脸颊上似乎有些湿润。 用手指探了探,那竟是一行泪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