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 西境之外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 西境之外

妈的…… 罗兰深吸口气,抬手擦拭脸颊,这感觉也太真实了点吧。 但他知道,自己只不过是在故作轻松,以掩盖心底涌动的负面情绪。直到这时,他的手仍在微微颤抖,背后更是一片湿凉。 就在刚刚,他仿佛亲历了一场可怕至极的灾难,尽管实际上只有短短一瞬,但他却像挨个陪着那些消逝的生命与文明度过了最后阶段,或者说,他自己就是其中的一员。从鱼虫到鸟兽,从低等到高等,它们挣扎的身影与痛苦的声音挥之不去,宛如整个宇宙都成了一片死地。 这眼泪便是为它们而流。 一时间,罗兰甚至有些舍不得离开窗口射进来的阳光了。 窗外原本平平无奇的景象,如今也变得格外动人。 哪怕是墙边流淌的污水,以及随处可见的狗皮广告,都显得生动自然。 望着杂乱而繁忙的街道许久,他才勉强平复下心情。 现在他已基本能肯定一件事情——魔力并不是一开始就存在于这个世界的。这个猜测在第二幕时就被安娜提出来过,此刻算是得到了印证。 是「门计划」导致了魔力的出现。 但毫无疑问,那绝非对话者想要的结果。 “灰影”期待的是摆脱引力,另一方更是直截了当的提到了“无法预估的风险。” 如今看来,魔力便是它们没能预料到的意外。 而魔力引发的浩劫,则成了神明所谓的“代价”,最终这股力量在极短的时间内传播开来,对话者亦没能逃脱。 整个世界也变成了他现在所看到的模样。 不过罗兰发现即使了解了这些,自己所知道的仍只是些皮毛而已。 最关键的问题是,「门计划」到底是什么,为何“灰影”对此念念不忘?神意之战又跟这一切有何关系? 总不会指望他们去填上这个漏洞吧? 他回过头,凝视快递箱半晌,最后还是拿起了手机。 “你好,磐石先生,我需要协会帮我找一个人。” …… 无冬城,沃土平原入口,二号站。 一列火车缓缓停靠在装卸台前。 “伙计,我先走一步。”不等车头完全静止,查姆便兴冲冲地跳上了站台。 “喂,你这家伙,锅炉装填总不能让我一个人来吧——” “拜托拜托!晚上的麦酒我请!” 他快步朝着货运车厢跑去,将汉克的声音抛在身后。 塔其拉一役结束后,查姆并没有如自己预想的那样,成为一名威武帅气的军官——尽管包括父亲和牺牲的长兄在内,他们一家四人都得到了陛下的褒奖与授勋,但行政厅却将他和父亲调出第一军的队列,转业成为了专职的火车司机。 父亲倒是没什么意见,毕竟战争结束后火车仍得有人来开——这种力大无穷的机械就算不运载火炮,也有着极为广泛的用途。甚至在主力部队撤回无冬后,奔波于沃土平原之上的车辆不减反增,行政厅也是以这个理由将他们调离军队的。 用父亲的话来说,便是在哪儿不是为陛下效力。 何况待遇还比以前高出不少。 查姆却没这么乐意,整天和黑乎乎的煤炭打交道,哪有手持长枪与怪物作战来得痛快。何况长兄牺牲在了营地保卫战中,他上前线多干掉几只魔鬼才是为大哥报仇,伺候一台蒸汽火车可做不到这一点。 最让他耿耿于怀的是,二哥偏偏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不仅顺利晋升,还被选入了第一军精锐部队。 这也太不公平了点。 查姆原以为接下来几年,自己都要在这片荒凉的原野上闷闷不乐地度过,没想到事情的发展完全超乎了他的意料。 大量住宅区和农场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绝境山脉以北,站点数量直线增长,酒馆、店铺也随之而来,运送货物不再是一件枯燥无味的工作,结束得早的话,他每天都能去馆子里喝上几杯。而火车司机无疑是一个颇受众人欢迎的职业,无论是本地人还是迁移民,大家都对那片曾被传为“诅咒之地”的禁区充满兴趣,讲得兴致来了,续杯都无需自己掏钱。 当然,这种待遇在无冬城或其他站点也大同小异,真正让他如此期待的,是这里的人—— “请大家排好队,有序的领取自己的人偶!” 货车箱旁,一名女孩双手捂在嘴边喊道。还未等他靠近,对方就已经看到了他,高兴得挥起手来,“你来啦!” 望着那可爱的笑容,查姆感到能成为一名火车司机实在是太好了。 “我也来帮忙。”他撸起袖子道。 “好啊,那你也拿一个人偶在身上吧。”女孩笑着递过来一个麦秆扎成的娃娃,踮脚将其挂在他的脖子上。 “哼,无事献殷勤。”而另一名女子从货堆上跳下,冷冷瞪了他一眼。 查姆毫不退让的反瞪回去,两人一时大眼瞪小眼,僵持在车厢旁。 最后还是女孩打断了双方的对峙,“好啦,波珊,查姆先生只是热心肠而已。我们迷路的时候,不也多亏了他帮忙吗?” 提到迷路,女子脸色顿时一僵,她撇开头,不屑的哼了一声,“今天懒得跟你计较,让开,我要干活了。” 说完她抓起两袋种子,头也不回地朝堆场区走去。 “抱歉……”女孩不好意思地微微躬身,“波珊她只是……” “没关系,我不介意。”查姆故作大度的摆摆手,接着背上种子跟了上去。 事实上,他期待这天已经许久,腹稿都打了无数遍——无冬剧院晚上有新的戏剧上演,他已经定好了两张票,就等早点忙完工作后开口向对方发出邀请了。 这两名女子,都是沉睡魔咒的女巫——他们的相识可谓十分戏剧性,女孩第一次搭乘火车前往二号站点协助建设时,不小心坐过了头。望着一片空旷的大平原,她当时就不知所措,哭得梨花带雨。而陪在她身边的波珊同样没好到哪里去,面对人烟罕至的陌生环境,露出一副高度戒备、又惊又惧的模样,活像一直被踩到尾巴的猫。 无奈之下,查姆只好停下火车,将两人转送上另一趟返程的列车,并向对面司机反复叮嘱其目的地,才让两人在天黑前顺利抵达二号站点。 他本以为这只是一次意外,之后便不会再有交集,没想到两名女巫协助的正是站点卸载工作。 一来二去下,彼此渐渐熟络起来,他也知晓了对方的名字——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