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 身陷险境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 身陷险境

查姆一时只感到天旋地转,耳边充斥着金属扭曲声、蒸汽喷涌的滋滋声以及汉克的尖叫。 这一刻仿佛无比漫长,当车厢终于静止下来时,他的身体已经横躺在车窗旁。 幸运的是,四肢依然听从了他的指挥,翻身、探头、爬起,整个过程并没有碰到任何阻碍,这意味着他基本完好——没什么比逃过一场脱轨事故更好的消息了,哪怕这只是暂时的。 “喂,伙计,你还好吧?”他顶着弥漫的烟尘与水汽,摸索到汉克身边。 “呃……应该没有大碍,”汉克发出一声呻吟,“神明在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邪兽破坏了铁轨,我们必须赶紧离开这里。”查姆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不知道你来自哪座城市,但记住在无冬神明不会庇佑你,能保护你的只有国王陛下和这杆火枪。现在跟我走。” 从头顶的窗口爬出车头,他看到整个列车已经瘫痪,车厢横七竖八的倒在路基下方,形成了一条弯曲的折线。不过大概是脱轨前已在减速的缘故,车厢并没有出现多大的损毁,基本仍保持原样,许多人正自发的推开车门与窗户,试图从这些洞口爬出车厢。 也就在此刻,查姆听到了清脆的枪响。 他心里咯噔一下,转头对汉克大声道,“听好,你现在去帮助大家脱困,然后带着他们往西撤退!” 没有了火车,继续向一号站点移动的风险太大,而这里已能看到迷藏森林的轮廓——只要跑进叶子大人的领地,应该就能摆脱邪兽的追击。 “我、我知道了……” 见对方点头,查姆迈开腿在车厢上方飞奔起来。 他得快点找到霞才行。 赶到最后一截车厢,查姆发现民兵队正在和几只追上来的狼种交手,它们已经留下了数具尸体,但依旧不依不饶地想要爬上车顶。 他拨开保险,以不到十米的距离朝狼种开火——尽管这算是他第一次向敌人扣下扳机,但过去的训练让他很快找到了感觉,不一会儿便帮助民兵将其悉数击毙。 然而还未等他喘口气,向大家询问女巫在哪里时,地面忽然震颤起来!落在车体上的弹壳纷纷向下滑落,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 当这股震动达到顶点之际,前方的土地陡然隆起,一只巨大的蠕虫破土而出,张着血盆大口趴倒在众人面前! “见鬼,这是什么玩意?”民兵们惊呼着扣动扳机,怪物身上顿时被打得血花四溅,但相较那庞大的躯体,子弹所造成的创伤并不足以致命。 接着虫子的表皮膨胀起来,查姆甚至能清晰地看到下方脉动的青色血管——伴随着一阵恶心的蠕动声,一群浑身沾满粘液的邪兽竟被它生生吐了出来。 查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邪兽之中居然还有如此诡异的怪物? 但这种时候他已经顾不上去惊叹了,新出现的邪兽中大部分都是混合体,等到它们散开,倒霉的必定是自己。 “开火,开火!”他一边朝敌人射击,一边大吼提醒道。 这句话也点醒了民兵队,他们将火车当成掩体,从缝隙间向邪兽倾泻火力。 刹那间,不少混合种还未站直身体便被火网绞杀,可那只巨型蠕虫在吐出邪兽后并没有缩小,而是越胀越大,直到一对獠牙从内部捅出,将蠕虫大嘴整个撕裂,最后一只混合种才浴血而出! 看到它的第一眼,查姆的心便凉了半截。 那是一个只在父亲口中听说过的怪物——粗壮的獠牙和四足两手无不表明它正是传闻中的地狱惧兽,也是混合种里最难对付的敌人,不仅出现在无冬边境的次数屈指可数,而且寻常火器根本无法令它停止攻击! 惧兽撕开蠕虫嘴巴后,竖起獠牙便朝朝列车直冲过来! 查姆下意识地跳向地面,几乎是同时,敌人狠狠撞在车厢上,竟让沉重的车体滑动起来——两个来不及避开的民兵队员被车厢掼倒在地,并遭车体直接碾过,惨叫都没发出一声便成了一滩模糊的血肉。 而惧兽也因为獠牙深陷铁皮内一时难以动弹,其他人纷纷朝目标开火,不过除了让前者更加狂躁外毫无用处。 忽然,一个纤细的身影冲入了战场中——那分明是一名人类女子,此景也让大家不由自主地抬高了枪口。 “危险,快让开!” 查姆则一眼认出了对方,不禁脱口而出道,“波珊!” 只见波珊不顾众人的警告,一个前跃接翻滚,直接冲进了惧兽的腹部。这让查姆心顿时悬到了嗓子眼,只要一个不小心,她就会被怪物踩在脚下踏成肉酱。 波珊大概也知道这点,她一边紧紧跟随怪物挣扎的脚步,一边伸手抓住对方——厚重的毛皮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地狱惧兽也发出了惊心动魄的吼叫! 像是得到命令一般,其余邪兽掉头冲向这只巨大的怪物,其目标显然是下方的女巫。情况一下变得无比危急,一旦让灵活的狼种或猛禽种接近波珊,她必定无力招架。而这个距离开枪又很可能误伤到她,众人顿时陷入了两难。 该死,没别的办法了! 查姆咬紧牙关,大吼一声从车厢后冲出,直朝着挣扎的惧兽奔去。 局面发生了奇怪的变化。刚才双方还处于追击与被追击的状态,现在已成了看谁能更快赶到惧兽身旁。 一只熊种邪兽扭头朝他咬来,他则不避不闪,将长枪向前递出—— “滚开!” 开枪的瞬间,枪管几乎顶到了目标的脑门上。 砰的一声之后,熊种脑袋四分五裂,轰然倒下,查姆看也不看,直接越过它的身躯继续狂奔! 想要减少误伤的几率,除了拉近距离外,别无它法! “啊——” 此刻已有变异的苍鹰与野猪扑至惧兽身边,它们冒着被同类踩扁的风险,张嘴咬向波珊,试图把她逼出死角。而波珊也知道谁才是最具威胁的目标,死死抓住惧兽腹部不放手,任由身体暴露在邪兽的撕咬之下。 枯萎的面积很快蔓延过半,查姆也冲到了波珊身前,和邪兽近身厮杀在一起。不用手动上膛、大容量弹匣的凡纳式步枪在这一刻优势尽显无疑,无论是皮糙肉厚的野猪还是狼狮混合种,只要头部吃上一发基本都是立毙,猛禽种则直接靠枪托解决。当然,他也没少被咬到——为了护住波珊,有时候他只能用身体去阻挡敌人的进攻。 惧兽终于拔出了它长长的獠牙,但气力也所剩无几。腐坏的力量已经遍布全身,原本看似坚不可摧的毛皮此时脆入薄纸,甚至无法再承受脏器的重量。 它蹒跚两下,轰然向一侧倒去,大量内脏与肠子从最先枯萎的部分喷涌而出,同时散开的还有极为刺鼻的腐臭味道。 查姆看到,那些脏器犹如像在下水道里泡过数月一般,早就膨胀发白了。 还活着的邪兽见状一哄而散,似乎彻底被吓破了胆。 他忍着浑身剧痛,将失去支撑、向后倒下的波珊接在怀里。 此刻女巫身上惨不忍睹,到处都是血淋淋的伤口,而被野猪啃咬的双脚更是血肉模糊,绽开的皮肉下深可见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