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融合的王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融合的王

绝境群山中段,赫尔梅斯山区。 神造之神所投下的巨大阴影已经触及到高原边缘,倾泻的生命浮游更是顺着山间流淌,连接起了东西两翼,使得山脉成为了一条壮丽的红线。有了这条补给线,大陆脊柱的军队就能源源不断的进入四大王国,从而不必再受到任何限制。 一切就如同假面所预料的那样—— 人类的扰袭虽然一直没有停下来过,但对神造之神的推进根本束手无策。接下来战争将转为毫无技巧可言的消耗战,族群本身就占有数量上的优势,何况它的技术使得总数最庞大,在过去却毫无用处的劣等无魔体也能成为强大的战争器械,两者相较之下更是差距悬殊。 对手的确有着不凡的技巧,可那并不会缩短族群间本质的差异——从生育到成熟,前者需要至少十年以上的时间,而劣等无魔体只需要短短两年,还不需要麻烦的择偶与交配。随着伤亡不断增加,人类迟早会陷入崩溃。 没错,所有进展都没有偏离它的预料——只有一点除外。 “我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它站在位于神造之神底部的观察室内,冲着手下怒吼道。 手下面面相觑,纷纷低下头来,谁也不敢开口。 它很少会发出这种明知故问的质询,因为那仅仅是在发泄情绪、浪费时间而已,只有像血腥、憎恶这样的低能者才会热衷于此。发生了什么事情,几乎可以一目了然的看到——赫尔梅斯高原上出现了大量邪兽,和它投放的共生体缠斗在一起。这些共生体本该源源不断奔赴四大王国,一点点消耗人类的力量,但现在有一部分却被邪兽拖住了脚步! 它们在平原上汇成了数道黑潮,从大豁口位置涌入被遗弃的城市——这道关隘或许是人类之前用来抵御邪兽的堡垒,不过此刻却换成了族群。 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 纳索佩勒在邪兽群中看到了天海界的「巢」。 这才是它颇为失态的真正缘由。 和人类不同,族群很早便了解到,所谓的邪兽,正是天海界的一支分支,类似于族群中的劣等体。每到邪月降临、魔力充盈之际,「巢」便会释放出大量孢子,顺着海风吹向大地,感染那些普通的野兽,将它们转化为各种稀奇古怪的物种,然后任由它们自行进化、厮杀。 这群邪兽战斗力低下,对族群构不成什么威胁,天海界也只是把它们当做采集精华的“育场”,从未指望过把邪兽当做陆地作战的主力。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亦是天海界对大陆控制力低下的表现,它们除开通过这种方式给族群制造些细小的麻烦以外,再难有其他手段染指大陆腹地。 但「巢」不同。 它是天海界的中坚,族群不可能轻易放过这样的目标。何况「巢」在大海中极为难缠,上了陆地却格外笨拙,没有任何理由出现在沃土平原上。 要知道过去八百年里,族群从边角之地一点点将曙光境吞并过半,并在靠海的一侧建立起了延绵的防线,就是为了防范天海界的绕后袭击。本就身处大陆内部的邪兽如今聚集成团可以理解,「巢」的出现便让事情的性质变得截然不同起来。 要么是有蠢货玩忽职守,漏过了天海界的动向,要么就是后方出现了严重的变故! 手下十有八九也是想到了这层,才不敢轻易接话。 联想到之前忽然失去王的联络,纳索佩勒心里涌起了极为烦躁不安的情绪。 “假面大人,”一名高阶晋升者突然快步走进观察室,“诞生之塔传来讯息,是王在召唤您!” “什么?”纳索佩勒猛地回过头,“你确定那是王?” 对方怔了怔,“从意识界的波动来看,确实是主宰圣座没错……大人,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不,我这就过去。”纳索佩勒收敛起情绪,冷声说道。之前与黑石域失去联系的事情,它和沉默之灾一致认为不宜透露,以免印象士气,部下会有这种反应实属正常。 说到底,还是「巢」打乱了它的步调。 登上塔顶,假面集中起精神,回应了那股强烈的波动。 它确实来自主宰圣座……只不过,和之前有了一些细微的不同。可惜以它的水平,并不能分辨出这份异样具体来自何处。 「承蒙您的召唤,我尊敬的王!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纳索佩勒一开口便习惯性的诉苦道,「在没有您指引的日子里,实在让臣惶恐不安,天穹之主目前更是下落不明。好在共生体的表现极为出色,才让西线战事——」 「够了,」王直接打断了它的话,「我知道你有很多想说的,不过那都不重要。黑石域已经失守了。」 纳索佩勒顿时把接下来的表功之辞都忘在了脑后,它停滞了好半晌才不敢置信地重复道,「黑石域……失守?」 「虽然未被天海界彻底侵占,但那只是迟早的事情——我们的敌人已经变得和过去完全不同,这使得本就脆弱的防线全面瓦解,憎恶之心更是战死在战场上。」王的语气毫无波动,仿佛在讨论一件和族群命运完全无关的事一般,「我已下达了放弃黑石域,全面向曙光境撤退的命令。」 「请王三思啊!」纳索佩勒急了起来,那可是上亿的大迁徙,哪怕不包括无魔体,也至少有千万之多,在缺乏蜉蝣补给的情况下,有多少人能活着抵达曙光境?只怕连一成都不到!而且曙光境如今已遭天海界夹击,它们必须深入大陆内部才有机会站稳脚跟,可沃土平原上哪来那么多据点供族群补给?真有这番能力,它们也不必去尝试占领塔其拉了! 「牺牲不可避免,但这是目前的最优解。」王直言道,「生命蜉蝣并不是问题,一旦决定撤离,过去的诞生之塔都可以通过转嫁来获得新生——这一项技术已经在大陆脊柱上得到了验证,而曙光境上的坠星城、安列塔、塔其拉、赫尔梅斯……甚至是人类领地中的神石矿脉,都可以作为新的孵化点使用。」 「可是同时搬运这么多诞生之塔,就算是倾全族之力也——」纳索佩勒忽然怔住,「难道您——」 「没错,我已和魔力核心融为一体,令王城成为了新的神造之神。」 假面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和死物融合,这意味着王将永远固定在诞生之塔上,成为和“族群之母”一样的东西……这种冰冷的逻辑简直对自己也毫不留情,令它从心底里感到了惧意。 大概之前的失联,正是因为王在进行转化而造成的。 不过确实如王所说,这样一来,所有后勤问题都能迎刃而解——以神造之神的力量,完全可以将数座诞生之塔容纳其中,也能一路代替据点来散播蜉蝣,使迁移损耗将至最低。 那么最后的麻烦便只剩下人类一个。 这个念头刚刚冒出,便得到了王的肯定。 「我族已没有时间再和人类消耗下去,必须尽快将传承碎片拿到手,才有一线机会去与现在的天海界抗衡。」 而以不惜一切代价为前提,想要在极短的时间内摧毁人类,也只有一个方法了。 「我命令你,西线行动从首批迁移者抵达沃土平原的那一刻起,转入第二方案。」王下令道。 纳索佩勒不由得感到兴奋起来。 事实上第二方案正是出自它手,只是没想到竟真有实现的一刻。 那必然是一场惊天动地的毁灭! 「如您所愿,我尊敬的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