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新的晋升者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新的晋升者

“怎么,”罗兰偏过头,“有什么问题吗?” “它看上去和我之前杀过的一些玩意有点相似,”夜莺摊手道,“只是那些怪物比这小得多,也没有如此夸张的外形……” “等等,你指的是大雪山那次探查?” 夜莺点点头,“更早的是搜寻冰女巫的时候。就隐形这点来看,被人当做幽灵似乎也说得通。” “这两种怪物的不同点在哪里,你能说得更详细一些吗?”罗兰追问道。 “唔……让我想想,毕竟那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夜莺拿起图片,“我遇到的家伙最多只有图上这怪物一半高,前爪也是呈镰刀状,只是缩水了好几圈;腹部只有用来攀岩的副足,而没有这么多爪子。至于脑袋……对了,当时的爪兽并没有这么明显的大嘴与利牙,图上的这个更像是一只掠食者。如果不是前爪和隐形,我还真不会把两者联系在一起——当时还以为它们也是某种混合种邪兽来着。” 罗兰面色不由得凝重了许多,“但后来发现,那些怪物属于天海界。” 如果说邪兽能造成的威胁有限的话,天海界便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作为神意之战的参与者,它们在人类看不见的地方将魔鬼压得喘不过气来,实力绝对不容小觑。若天海界的力量出现在西境,这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 可是整个沃土平原北面都在第一次神意之战后被魔鬼侵占,天海界又是如何渗入大陆腹地的? 难道…… 一个惊悚而夸张的想法隐隐钻进了他的脑海。 “对了,说到邪兽……上次进入雪山遗迹时,第一军也遭到了邪兽攻击。”夜莺挑眉道,“要说是巧合未免也太凑巧了点,该不会邪兽和天海界本就是一伙的吧?” 罗兰和伊莎贝拉顿时齐齐望向了夜莺。 后者撇了撇嘴,“我只是随口一说而已,你们不必放在心上。” “总之,这件事恐怕比我预想的要更棘手。”罗兰轻敲着桌面道。无论如何,无冬城是人类工业的核心,绝不允许发生任何闪失。若此次袭击跟天海界有关,不管采用多么慎重的对策都不为过。“伊莎贝拉,你提供的信息非常有用……先下去休息一会儿吧,之后我会让参谋部的负责人和你联系。” 伊莎贝拉却没有离开,“陛下,我还有件事情需要向您汇报。” “什么事?说吧。” “在赫尔梅斯的这段时间里,我也没有停下对神石的试验。”她从衣衬里取出一叠稿纸放于桌前,“您还记得之前爱葛莎得出的结论么?它并不是因为魔力过于浓郁而妨碍了能力的施展,而是由于其他因素。我在此基础上反复研究,发现这个因素很可能和频率有关。” “频率?”罗兰讶异道。 “这个说法的确参考了您编写的《自然科学理论基础》,它或许不太准确,但我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形容了。”伊莎贝拉随后将自己的发现简明扼要的叙述了一遍。“事实上……得出这个结论后没多久,我的魔力便发生了凝聚。” 夜莺意外地眨眨眼,观察了一阵才开口道,“是真的……我之前都没有注意到这点。” 罗兰笑了起来,“那岂不是联盟又多了一名进化的女巫?恭喜你,突破了自我。” 伊莎贝拉摇摇头,“这都是因为您给了我这个机会。” “但坚持研究却是你自己的选择,”他否决道。“能力进化后,你有什么新的感受吗?” 伊莎贝拉递出一只手掌——只见她纤细的中指上戴着一枚戒指,而指环中央的棱形宝石渐渐发出光来。 那十有八九是一颗发光魔石,外人兴许会感到惊讶,罗兰却不会——只不过他有些疑惑,这颗石头似乎有哪里不太一样。 “这石头……不是出自魔鬼之手!”夜莺低呼道。 罗兰随即也反应过来,对于魔鬼而言,魔石是它们晋升与战斗的力量之源,美观从来不是需要考虑的因素,因此大多浑圆。而这颗石头有着明显的切割痕迹,和珠宝一样被打磨成了棱形多面体,基本只有人类才会这么做。 可人类偏偏没有制造魔石的能力——迄今为止的所有魔石,都来自于战争缴获与遗迹挖掘。而切割打磨都会破坏魔石的结构,换句话说,它必定是先加工,后转化的。 “这是我进化后的第一个试验品。”伊莎贝拉似乎有些感慨,“它原本来自教会地牢中的一把神罚之锁,现在已无法再禁锢住任何女巫了。” 罗兰惊讶的张大了嘴,“你将神石变成了发光魔石?” “是,陛下。”伊莎贝拉点头道,“如果说过去我只能将神石的波动彻底抹平,现在则可以将其减弱至某一个特定的频率,得到的结果便是所谓的魔石。但目前只有部分魔石能够通过这种方法重现,这恐怕也跟我的理解不完全正确有关。” 罗兰结合试验手稿与询问,花了半个多小时才算大致理解了对方的意思。简单来说,伊莎贝拉对神石的认知与摸索都建立在自身的能力之上,在她眼里,神石的波动极为强烈,以至于很难感觉到它是时刻变化着的,乍看起来就像是一片死寂的黑域。而置于这种波动之下,其他波动都无法表现出来,这也是神石可以隔绝能力的原因所在。 但无论是「波动」还是「频率」,都是经由能力“转译”后的形容,伊莎贝拉已经隐隐察觉到两者的差异,却受限于认知而无法准确表达。毕竟波是显而易见的东西,魔力却不是,她只能从已有的概念中选择尽可能相似的词语来形容它。 这让罗兰不禁想起,岚似乎也说过同样的话。 一旦交谈者的知识体系差距过大,别说理解了,就连表述都难以实现。 不过伊莎贝拉的进化证明了一点——魔石并不是魔鬼专有的产物。 若是魔力有朝一日成为一门新的学科,那么她的这些试验很可能将成为魔力学的起点。 “这条路可没人能帮上你的忙,不过正是如此才值得一试。”罗兰鼓励道。 “我会尽力而为。”伊莎贝拉抚胸道,“最后,在试验中我还发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现象——爱葛莎的猜测很可能没错,神石恐怕并不是死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