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重返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重返

“不是死物……是什么意思?”夜莺皱眉道,“难不成矿洞里的神石还会说话?” “暂时倒没这方面的发现,不过我在赫尔梅斯矿脉底部进行测试时,意外的发现了几只被神石侵蚀的老鼠。”伊莎贝拉闭上眼睛,似乎在回忆当时的情景,“它们或许是新圣城塌陷后,从枢密机关上层流落进洞底的迷路者。没人清楚老鼠究竟是如何被神石捕获的,不过它们的身体有一部分已陷入了神石之中,就好像……就好像两者融为一体一样。” “松脂包裹虫子时也能视作一个整体,但琥珀仍然算不上活物。”罗兰直言道。 “我知道,”伊莎贝拉脸上竟露出了一丝惧意,“如果只是如此,我也不会做此断言。问题就在于……老鼠还活着,当我靠近时,它还会向我尖叫,就好像在求我释放它一般……” 罗兰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他忽然有些明白,对方为什么会感到害怕了。 未知带来恐惧。 而她站在了一个前所未见的领域面前。 “……会不会是老鼠刚被固定上去不久?”夜莺故作轻松地问道。 “我观察了三个月零九天,它们的叫声始终没有停息。”伊莎贝拉轻叹了口气,“到第十天时,我用匕首分离了其中一只——结果发现它的胃里早就空空如也,甚至因为长时间弃用而严重萎缩,但它的部分血管却长入了神石之中。” 这意味着整整三个月的时间里,为老鼠提供生存所需能量的……是神石。 看来自己想得还是太简单了点,罗兰不禁苦笑,他之前认为“只有活物才能聚集魔力”是对魔力不够了解而产生的谬传,可伊莎贝拉发现的这一证据无疑将谬传向现实的转变大大推进了一步。 “我曾在教会的万物录中见过,一些罕见植物能和动物连接在一起,形成奇特的共生关系。”她接着说道,“虽然不能就这么断定神石是植物,但至少不是死物。照此思路,魔鬼的一些独特现象也就更容易理解了——比如会不断生长的方尖碑,以及碑身底部看到的巨型怪物等等。它们或许正是利用了这一点,才构建起如今的族群体系。” “这么说来,魔鬼确实很喜欢使用石头……”夜莺若有所思道。 “可惜我的研究程度尚浅,大部分都只停留在表面猜测阶段,无法给您带来任何实质性的帮助。”伊莎贝拉略带歉意地低下头,“不光融合的原因尚未查明,就连魔石转化,也只能制造诸如发光石、尖叫石这样的低等魔石——” “你太小看自己的发现了。”罗兰打断道,“先不论‘波动频率’决定效果的猜测是否正确,光是证明女巫可以通过能力制造魔石这一点,你的名字就足以被载入史册。” 要说没有遗憾,那绝对是在骗自己。如果对方能量产高等魔石,那也意味着像无限、神意这样的强大符印可以不限量使用,战斗女巫也能成为战场上一支举足轻重的力量。不过他同样清楚,对魔力的探索必然会是一个长期而曲折的过程,现在伊莎贝拉才刚刚推开门缝,窥见了其中一角而已。只要她能将研究继续下去,以女巫的平均寿命而言,成果无疑值得期待。 伊莎贝拉告退后,罗兰立刻摊开纸笔,拟下了一封发往市政厅的电报。 报文十分简单,仅仅只有一句话:无冬城不容有失,即日起启动应急预案,进入战争总动员状态。 该预案将在粮食能够负担得起的情况下,为前线提供尽可能多的战士——而除开军队扩张外,工业生产也会向军备制造方面倾斜,生活物资则将受到限制。 尽管早在神意之战开始之初,他便命令总管巴罗夫制定了相应的总动员方案,但想要实施它却并不容易。首先以行政完整度来说,目前仅有无冬一城能做到政策与人员、生产上的适配和调整,在其他城市执行很容易变成一场强征,令好不容易恢复的秩序再次瘫痪。 其次,就算第一军大肆扩充,后勤也不会凭空产生。单靠帆船和牲畜运送补给,在这个时代想进行一场十万人规模的跨境会战几乎是件不可能的事情。 然而主场在西境的话,行政与后勤的限制都已不复存在——无冬城既是这场保卫战的最前线,也是人类最后的堡垒。 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他们都不能后退一步,哪怕敌人是天海界也一样。 因为人类已退无可退! …… “是谁在那儿?” 泡在蜉蝣池中的沉默大君猛地睁开眼睛,望向对面无光的暗处。 就在刚才,它听到了一丝细微的响动。 如果是正常状态下,它绝不会多此一问,只要拿起武器斩下,即可知晓结果。如果有初升体或原生体敢在不经允许的情况下进入它的休养处,被劈成两半也是应得的下场。 沉默之所以没有立即行动,只因为长柄剑并未放在手边——也只有在养伤时,它才会卸下盔甲和武器。 黑暗中,一个身影缓缓走出。 “别动手……是我。” 它微微一愣,从声音来看,对方正是失联许久的天穹之主,海克佐德! 沉默猛地从池中站起,将一块白布披在身上,“你到底去了哪里!难道真如假面说的那样,你临阵脱逃了?” “哼,那个畸形怪胎说出什么话来我都不奇怪,这也是我单独来找你的原因。”海克佐德缓缓走至池边,这时沉默才注意到,它胸前的盔甲裂开了一个大洞,内部的伤口深可见骨,虽然血已经止住,但伤势远没到愈合的地步。 “你……受伤了?” 以天穹之主的能力,临阵脱逃绝不可能沦落到如此地步。 “没想到我竟有一天狼狈到需要你来关心,”海克佐德嗤笑一声,费力地爬进蜉蝣池中,“至于我究竟去了哪里,放心,你很快就会知道。不过在那之前,我必须先让你看一样东西。” “是什么?” “集中精神,然后保持放松,闭上眼睛……” 听到如此奇怪的要求,沉默本打算拒绝,但望着对方不容置疑的神情,它猛然意识到了什么。 这分明是进入意识界的准备! 它犹豫了下,最终还是闭上了双眼。 刹那间,一段难以形容的景象涌入了沉默的脑海!在光陆怪离的画面中,无名密信、白衣同族、光柱巨塔、无底天坑等场景依次闪过,最后呈现于眼前的,是在爪的簇拥下,蜂拥而来的巢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