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交汇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交汇

在这里……进入意识界? 沉默之灾大为讶异。 它不是海克佐德,离开诞生之塔的范围后很难独自建立起与意识界的联系,就算能短暂的碰触魔力之源,也不可能在茫茫暗流中找到瓦基里丝才对。 那么为什么梦魇大君会传递出这个消息? 它环顾四周,整个坡顶静悄悄,眼卫没有发出任何警告。就连唯一站在它面前的士兵双手也是空空如也,连他们引以为傲的火器都没有携带。 那么……稍稍试试好了。 如果它没法成功,再找海克佐德商量也不迟。 想到这里,沉默之灾缓缓闭上双眼,尝试着感应那道极其细微的波动——也就在这一刻,一股极为强大的力量包裹了它!它惊讶地想要挣脱而出,但根本无能为力,原本有如泥潭、寸步难行的两界隔阂变得泡沫般轻盈,几乎不费吹之力,它便连接上了意识界!即使闭着眼睛,它也能感受到周围那汹涌澎湃的魔力—— 这是沉默从未有过的体验。 哪怕一边紧靠诞生之塔一边冥想都不会有这样的效果! 它的心底甚至生出了自己正在迎来新一次晋升的错觉。 所有感受都不过是瞬间之事。 它还来不及产生更多想法,一切便已宣告平静。 但那又不是真正的平静——沉默感到正前方有轻微的嗡嗡声传来,同时伴随的还有徐徐暖风。风十分干燥,而且平和稳定,几乎没有大小的变化。它竟无法在自己数百年的记忆找到任何一种与之对应的情景。 沉默缓缓睁开了眼睛。 它发现自己正处于一间狭小的房屋中,屋子采光虽然很差,但却并不昏暗。头顶巨大的发光魔石正散发出明亮的白光,将屋内每个角落都照得十分亮堂。 发出声音和暖风的,正是墙面上的一个古怪玩意——它既非木头也非金属,材质仿佛介乎两者之间,而风口处的一条条纹理却细腻得惊人。 这里是……意识界吗? 为何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些东西? “它就是在找你的人?” 身后忽然响起了一个陌生的声音。 沉默之灾猛地摸向的长柄剑,同时回转过身来—— “嗯,好久不见了,塞罗刹希。” 它愣在原地。 那并不是它相隔许久的重逢,在蜉蝣池中,它每天都会看到对方,但这一刻,它才真正明白到两者的差异,那微微扬起的嘴角,生动活现的眼光,以及熟悉无比的声音……每一点细节都在它心中掀起了难以言喻的波澜。 “瓦基里丝大人……” “这叫法还真是令人怀念。”梦魇微微一笑,“不过如今你已是大君,和我处于同一层次上,就不必再用过去的尊称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塞罗刹希突然打住,因为它看到了梦魇身边的那名雄性!在神明之境中,正是这个危险的人类一脸冷漠地向它发起攻击!“——原来是这家伙囚禁了你吗?” “你觉得像吗?”瓦基里丝反问道。 “……”沉默的手握在剑柄上,却一时难以将它拔出来。 确实,两人不仅一同出现,看彼此的态度也不像是敌对的意思。难道……他就是被梦魇说服的人? “欢迎来到梦境世界。先简单介绍下吧,我就是灰堡之王,也是女巫联盟的领导者,罗兰.温布顿。”对方摊手道。 “你会说我族的语言?”沉默不敢置信道。 “再听听?”罗兰缓声重复了一边。 这时它才惊觉,那既不是人类王国所通用的语言,也不是族群之语,而是一种极为古怪的话语,可它偏偏却能理解其意思! 换而言之,无论三人说的是哪种语言,都能互相听明白。 “你可以当做是意识的交流,总之……这都是细枝末节。”罗兰做个请的动作,“老实说,想要促成这样一次见面并不容易,所以我们应该尽可能抓紧时间,把精力用在急需解决的问题上。来,让我们坐下来边吃边谈。” 边吃……边谈? 愚蠢,难道他根本不知道,吃喝对高阶晋升者来说根本是一件毫无必要的事情么? 瓦基里丝一定忍耐他很久了。 然而沉默却看到,梦魇大君欣然坐到桌旁,端起了面前精致的瓷杯。 呃…… 它有些茫然地跟着坐了下来。 “尽管时间紧迫,但如果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接下来的一切都无从谈起。”罗兰直入正题道,“而短时间内要让你相信我只怕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瓦基里丝会负责解答你的疑问。” “如此最好,”瓦基里丝意味深长地望了罗兰一眼,“我也正好有许多想要向它询问的问题。” 随后梦魇将自己如何进入梦境,以及在这边的所见所闻都简单讲述了一边,期间也没少提到西线战事的情况。沉默总算知道了它迷失意识海后的大致经历,但那也仅仅是知道而已——因为一切都太过匪夷所思,它实在很难理解,完全没有魔力的人类雄性,为何也会获得意识界的青睐。 “所以……这就是人类新传承的由来?”沉默艰难地开口道。 “你可以这么理解。”罗兰回道,“但我更喜欢把它当做一个完整的世界,一个和我们一样,正面临神明威胁、危在旦夕的世界。” 它不愿相信任何人类,可有些事情不由得它不相信,比如这个被成为梦境的意识领域。从窗户向外望去,便会发现它大得惊人,居然无法一眼望到尽头。先不说神明是否真的要毁灭这里,单就其范围来看,远远凌驾于王的主宰圣座之上。 还有那些说不上名字的摆设、器具——它们都有着一个一致的特点,那便是精妙得不可思议。能把大量精力用在这种生活物品上,足见其底层蕴含的力量有多么惊人,若人类借助的是这份力量,第三次神意之战中展现出来的巨大变化也不显奇怪了。 当然最重要的是瓦基里丝。 它的眼界和思路都远胜自己,如果没有当场提出异议,本身就充满了说服力。 不过……一时间要塞罗刹希将这些海量信息全部吸收实在太困难了点。 “对了,我想知道是什么让海克佐德决定直接联络瓦基里丝,而不是再继续等待下去?”罗兰见它久久不开口,主动问道,“这并不符合它的风格。” 沉默先是望了瓦基里丝一眼,在它点头后才将缘由说了出来。 天穹之主在曙光境北端证实了无底之境真实存在并没有令罗兰觉得意外,他早就从琼那里得知了该消息,现在想来,海克佐德会去验证这一内容也属常情。 但第二个消息就完全不同了。 “你是说……黑石域已经被天海界侵入?”瓦基里丝露出了震惊之色,“那不是族群主力防守的阵线吗?” “王确实是这么说的。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但从假面那里打听到的消息,敌人已经发生了极大的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