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去留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去留

“能说得更详细一点吗?”罗兰追问道。 “没什么好多说的,”沉默之灾显然对人类之王颇为提防,“你们对天海界所知甚少,就算说了也听不懂。” “以前的确是这样,可现在不同了。灰堡西境正在遭到邪兽的进攻,而其中就有天海界的身影。”罗兰并没有在意它的语气,而是认真将爬上陆地的骨架怪物描述了一遍,“这还是我们第一次在大海以外的地方观察到它。” “告诉他想知道的信息吧,”瓦基里丝也缓声道,“不管怎样,总比让人类的传承碎片落到天海界手中要好。” “既然你这么说了……”塞罗刹希无奈地点点头,“听好了,人类,你看到的这种东西叫巢母,它们也是天海界扩大地盘的核心。巢母本身战斗力不强,但它能控制许多手下为其作战——” “就像大脑?” “可以这么形容,但下次不要打断我的话。”沉默不耐道,“这种生物比你想象的还要古老,也许在这个世界诞生之初它们就已存在——不过漫长的时间对它们影响甚微,其形状和能力的变化都十分稳定,直到最近短短数月……” 经过一番解释,罗兰总算明白了天海界一反常态的缘故。 根据魔鬼的说法,它们也会进化,不过和通常意义上的能力进化不同,天海界的每一次改变都会波及全族。例如巢就是巢,刃就是刃,个体之前并不会出现显著差异,而不像人类与魔鬼,每一个个体都相对独立。大概正因为这个原因,它们的进化十分缓慢,大概每隔数百年才会察觉到些许不同。 可最近的大变异证明,这个想法错得十分彻底。没人知道天海界在几个月的时间里发生了多少次进化,唯一能确定的便是它们的实力有了惊人的增长。例如刃兽,之前不过是巢母用来猎食的帮手,只要被锁定位置,就连狂魔都能撕碎它们,但现在它们不仅体型增长了数倍,力量、耐力和反应速度都有了极大提升,充盈着魔力的镰爪甚至已能威胁到高阶魔鬼。 即使正面对抗的情况下,高阶晋升者依然能轻易杀死一只刃兽,问题却在于天海界的进化是普遍性的。 这就好比当有女巫觉醒为超凡之上时,其他女巫也会一同变为超凡之上一样——只要数目足够多,量变就很容易带来质变。 魔鬼原本勉强维持的防线再也无力抵挡天海界的侵蚀,数不清的敌人从大海中爬出,如浪潮般拍向战场,王不得不做出了放弃黑石域的决定。 这对罗兰来说绝不是一个好消息。 如果魔鬼真的已无力再维持其领地,那么人类将接下这份新的压力——西境开拓地遭到冲击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人类,我建议你们立刻转移传承碎片,”沉默最后说道,“以你们如今的实力,很难正面抗衡天海界的大军。瓦基里丝说得没错,被天海界夺得碎片是我们绝不可接受的一件事情。” “我也没打算把碎片让给它们。”罗兰耸耸肩,“另外……你们不觉得这个进化时间实在有些凑巧吗?” “哦?”瓦基里丝翘腿道,“说来听听。” “黑石域一直在和天海界交手,所以对进化时间的判断应该不会偏差到哪里去——而三四个月前,也差不多是神使伏击洁萝的时刻。” “你怀疑天海界的大幅进化跟神明有关?” “只是猜测而已。”罗兰沉吟道,“不过有一点我很在意……你们曾与天海界对话过吗?” 瓦基里丝的神情渐渐凝重起来。 “我想没有吧?但其他神意之战的参与者,相互间几乎都有过交流。”罗兰缓缓道。人类和魔鬼就不说了,云霄学派时期甚至在一起共处过。而已经覆灭的地底文明,也曾在灭亡前“联系”过女巫联合会,这才有了之后的神罚军计划。他相信对方的体验应该也相差无几,这点从梦魇的表情便可看出。 唯独天海界是个例外。 历史中没有留下任何关于它们的文献,若说人类甚少涉足大海深处的话,连魔鬼也没有这方面的经历就十分古怪了。 毕竟交流是文明的共性,哪怕彼此互为死敌。 如今看来,它竟像是一个游离于三族之外的沉默者。 按照这个思路想下去,天海界进化的背后缘由就有些让人不寒而栗了。 “你打算接下来怎么办?”瓦基里丝问道。 “在一切无法挽回之前去往无底之境。”罗兰望向两人,“我希望你们能停下所有进攻行动,把力量用在对付天海界上。” “这不可能。”沉默之灾直截了当地拒绝道,“先不说神明和神意骗局只是你的一面之词,现在的西线军统帅已是假面,而且共生体也由它一手控制。何况……” “何况什么?” 塞罗刹希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缄默了片刻,“我想要和瓦基里丝单独谈谈。” “呼……”罗兰轻轻吐出口气,“好吧,但别忘了时间。” …… 沉默在瓦基里丝的引导下迈出房门,沿着筒子楼过道向一侧走去。 在这个视角下,一座难以形容的宏伟城市呈现于塞罗刹希眼中。那些方块般的灰色高楼此起彼伏,比起诞生之塔也毫不逊色,但数量上却多出了好几个级数。它们沿着纵横交错的道路向外延伸,仿佛永远没有尽头,哪怕是神造之神也无法容纳下如此多的巍峨造物。 这种强烈的冲击感令它呼吸都迟滞了几分。 之前在窗中的一瞥已让塞罗刹希震撼不已,但走出房间后的景象还是大大超出了它的想象。 更令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城市中行走着众多身影,他们既不像是被吸纳进来的拥魔者,又非意识领域制造的死物——这也是此地和主宰圣座的最大区别。 难怪那名人类会称其为“世界”。 “到这儿就行了。”瓦基里丝停下脚步道。 这声音也打断了沉默之灾的思绪,它强迫自己重新集中起精神,细致感应了一阵后才开口,“房间里有其他魔力者存在!” “我知道,是女巫。”瓦基里丝淡然道。 “……”这反应着实有些出乎塞罗刹希的意料,“你早就……知道了?” “等你的这段时间,我还和她们简单聊了几句——虽然她们仍不喜欢我就是了。”梦魇点头道,“女巫的主要目的是保护罗兰,但事实上他并不需要保护,这么做不过是让大家放心而已。” 就算是超凡之上,在大君面前也不至于如此轻松,何况是一名凡人雄性?沉默发现这消息在震撼程度上简直和神意之战是骗局不相上下。 “不然你以为呢。如果他那么好对付,我早就下手了。”瓦基里丝说到这里顿了顿,似乎有些感叹,“当然……那都是一开始的想法。” “女巫没有跟着我们。”塞罗刹希抓起它的手,“告诉我,我要如何才能将你带出意识界?” 瓦基里丝看了它好一会儿,才微微摇了摇头,“你还没发现吗?我已经不可能在离开这里了。” “不,既然我能进来,你也一定能出去。对了!如果我将你的躯体一起带上——” 梦魇伸出手,拨开额前的长发,这一动作顿时让沉默瞪大了眼睛。 “瓦基里丝大人……你的魔石……” “我和你不同,也和那些女巫不同,”瓦基里丝这次没有纠正它的称呼,“族人如果失去魔石,唯一的结果只有死亡,但我没有——这大概跟我进入梦境的方式不同寻常有关。如今我已成为了这个世界的一部分,只怕没法和你一起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