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超越极限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超越极限

神造之神,诞生塔下层。 这里是城市最核心的区域,无数蜉蝣沉积于此,形成了结晶般的鲜红湖泊,将塔底和神石矿脉完全淹没。从某种意义上来,它是族群创造的“魔力之源”,不仅加强了诞生之塔的转化能力,也是培养高等魔石的必要场所。 因此促使族群不断壮大的晋升仪式往往也是在此处进行,每座城市或许有着各自的差异,但在下层这块有着神圣意味的区域,结构基本大同小异。 穿过仪式广场时,沉默之灾稍稍驻足了片刻。 望着眼前熟悉的场景,它仿佛听到了无数人高呼「夏利塔」的名号,穿着白袍的瓦基里丝缓缓走到它面前。 ……只是从石板上散落的蜉蝣尘来看,这里明显有许久未曾开放过了。 自从地底文明的共生技术广泛运用后,原生体到初升体这一步的晋升仪式已被植入所取代,经过初筛的原生体都有较高几率获得晋升,这使得初升体的数量大大增加,构成了族群如今作战力量的中坚。 主导这一技术的正是假面大君纳索佩勒,它宣称只要继续研究下去,不光是初升体,就连高阶晋升者也有希望通过同样的方法进行大量培养。 尽管有不少人出质疑,认为这不仅破坏了古老的传统,还会危及族群的稳定,但王却给予了肯定与支持。 固然晋升成功率的提升能极大增强族群的实力,可其缺陷也是事实——在这数百年里,初升体的数量翻了好几十倍,而通过仪式来晋升高阶的人却屈指可数,大君更是一个都没有。 如果以后高阶晋升者和大君都能通过魔石植入来诞生,这个见证了无数荣耀的神圣场所恐怕也将变得毫无必要…… 塞罗刹希轻吐出口气,将脑海中涌动的思绪悉数按灭。 回忆意味着踌躇,而踌躇会带来破绽。 那是它绝对需要摒弃的东西。 穿过广场,它走进了位于岩壁上的中枢塔。 守卫在此的初升体纷纷向它低头致意。 几乎是一路畅通无阻,沉默之灾在塔顶的控制室找到了自己锁定的魔力源。 “有什么事吗?”纳索佩勒似乎正在专注于调整魔力核心的构造,头也不回地问道。 剑柄出鞘。 塞罗刹希全力向前跃出,朝着假面直刺而去—— 这是它伤愈后的首次出手,第一击便用上了全力! 假面不擅长战斗,这是众大君都知道的事情,但塞罗刹希清楚,那是在公平的战场上——倘若放到外面,十个假面也不足为惧,无论是魔力水平还是身体强度,它都远远胜过对方。 更别提数万场生死厮杀所带来的经验与本能了。 可这儿并非野外。 再鲁钝的野兽,都能将久居的巢穴变成令人望而怯步的秘窟,何况是纳索佩勒。从神造之神升起到抵达曙光边境,这段时间足以让对方把下层区域改造成自己的领地。换句话说,它从一开始就站在了一个极为不利的战场上。 直觉也在告诉它,不可有任何轻视! 数十步的距离一闪即逝,提升到极致的速度让剑刃化作一道寒光,伴随着绽开的气浪波纹,笔直刺入纳索佩勒体内。 后者发出惊愕与痛苦的吼叫,同时整个房间仿佛活了过来,数不清的石针从四面八方激射而出,封死了沉默的所有退路。 它不得不拔出长柄剑急速后退,护体的幽灵之刃在周身形成一道密不透风的刃墙,将石针悉数斩下,铿锵的碰撞声一时不绝于耳! “你……这是在做什么!”纳索佩勒捂着伤口大吼道。 沉默之灾则重新举起武器,发起了第二轮进攻——刚才那一击的触感完全不像是刺入活物的感觉,倒更像是扎进了一堆油脂与金属零件之中。它隐约意识到,对方正在向另一类物种转化,不管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只怕都难以再归入同类之中。 见它不答,假面伸手一扬,四周的石壁轰隆升起,露出了埋藏在血肉之中的共生体。同时它也向背后一具造型奇特的共生体窜去——后者竟张开躯壳,将它的大半个身子容纳其中。两者结合在一起后宛如一个畸形的怪物。 难道这就是它新研究的共生体? 塞罗刹希毫不犹豫地投出长柄剑,剑身穿过围拢来的共生体缝隙,精准地插进了假面即将关闭的躯壳内。 这使得对方的半截身体仍暴露在外。 接着它释放出神意,令金色的雷光吞没了整个控制室!在闪耀的光芒下,石针共生体轰然瘫痪,而那具新型共生体也没好到哪里去——长柄剑成为了指引神意轰击的方向标,大量魔力通过剑柄灌入目标,令假面发出一长串刺耳的尖叫! 迎着四射的火花,塞罗刹希跃过倒下的共生体,再次抓住了灼热的长柄剑。它利用坠落之势,将武器猛地向下压去——尖叫声戛然而止,剑刃一端同时向上翘起,从假面胸前一直切到头顶,将它的上半身整个斩成了两半。 “哐当。” 一分为二的面具从纳索佩勒头顶滑下,掉落在地板上。 “二十二……秒。” 它迟缓地转过头,用一张仅存的脸说道。 “……这就是你最后要说的话么?”塞罗刹希拔出站满鲜血的武器。 “人类……的计时单位不错,我就……拿来用了。”假面断断续续地说道,“而这也是……共生体阻挡你的时间。呵……我还以为,会更久一点。” “越接近死亡的战斗越能让我获得突破,”沉默面无表情道,“比起重伤前的我,现在的我要更强。可惜你和你的那些造物永远无法领悟这一点。” “所以……我才讨厌不确定的东西。”假面的声音逐渐低沉,“但是,不确定就意味着无法复刻……只要加以时日,我必能超越……族群的极限……” “不会有以后了。” “为何这么……确定?”那唯一完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在知识的面前,再强大的身躯……也不过如此……” 塞罗刹希的本能忽然感受了强烈的危险! “对了,让我……送你一个礼物吧。”假面低声说道,“那是我从人类那里收集到的玩意……你应该不会陌生。” 随着话音落地,与它结合的共生体甲壳再次打开,露出了肌体下方覆盖的层层包囊。 包囊里竟装满了人类的爆炸物! 它居然把这种东西带到离诞生之塔如此之近的地方来了? 这家伙……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塞罗刹希面色大变,它还来不及向后退步,一团极为耀眼的红光突然占据了它的整个视野! 随着轰隆一声巨响,火球从中枢塔顶端喷出,并迅速膨胀成一个半圆形的光团——在它的照射下,湖面折射出了璀璨的粼粼光芒。当火球炸开时,下层的城市都仿佛震颤起来,猛烈的冲击波令岩壁纷纷脱落,坠入湖中,发出雷鸣般的轰响! 火球在耗尽光和热后迅速衰退,并在蜉蝣湖上空留下了一个偌大的空白区域,高温令那些未被点燃的蜉蝣纷纷逃离,“空白”久久无法愈合,而位于该区域的原生体和初升体则只能挣扎着倒下,眼睁睁看着不远处的诞生之塔窒息而死。 塞罗刹希却没有感觉到相应的灼热与刺痛。 在这个距离内,爆炸会被充盈的蜉蝣进一步加强,狂暴的气浪应该足以将它撕成数段才对—— 它缓缓放下挡在身前的手臂,重新睁开眼。 只见海克佐德伸手而立,在它面前撑起了一张巨大的扭曲之门。 而在门没有遮挡到的地方,一切陈设都已化为齑粉,半截塔顶几乎被夷为平地。

上一篇   今天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