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章 无法挽回的结局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四百三十章 无法挽回的结局

“你这是在干什么!?”天穹之主大吼道。 如果不是惊觉沉默突然离开,如果刚才再迟上一步,恐怕不止是对方,就连它自己也难逃一劫!一想到若是门的另一端仍开在蜉蝣池,或是根本没来得及开启第二道扭曲之门的情况,海克佐德便觉得背后冷汗直流。 但现在同样好不到哪里去,不管假面死没死,必然都会被王知晓。哪怕它跟此事毫无关系,也不代表可以脱身,只要王要求查阅记忆,它无疑将陷入极为被动的处境! 这令它不由得心头火起。 之前沉默拒接帮它,它还以为对方是个沉稳理性的人,没想到见过瓦基里丝后,塞罗刹希的态度就发生了如此大的转变—— 不对,这家伙依然沉稳理性,所以才会悄无声息地离开,而不是先跟自己说明打算——因为它知道自己一定会阻拦! “第二号方案一旦启动,事情便无法挽回,而阻止的方法只有这一种。”沉默的语气没有任何变化,仿佛根本不在意自己刚才离死只有一线之隔。 “谁说只有这一种?如果沉下心来,好好思考的话……” 海克佐德说到一半声音陡然小了下来。 真的有更好的方法吗? 在不让假面察觉,更不让王知晓的情况下,令神造之神维持原样……这样的方法或许存在,但时间呢?事实上先不提那种需要花费大量精力去布局的策略,光是连要不要这么做它都没有下定决心。 这家伙……看出来了吗? 海克佐德嘴唇蠕动片刻,最后只能换了一个话题。 “为什么?” 塞罗刹希望向它,似乎在等待它的进一步询问。 “这样一来,我们就彻底站到了王的对立面,其他大君都会将我们当做敌人。而且……”天穹之主微微停顿,“人类也不一定会放过我们。” “因为权衡。”塞罗刹希简单道。 “权衡?” “在我眼里,这个问题并没有那么难选择。”它转身向室外走去——尽管此刻控制室只剩下半面墙与一张摇摇欲坠的门。“以后的事可以慢慢去想,但瓦基里丝不能以这样的方式死去。” 这算什么答案……“难道你的意思是,瓦基里丝比族群的命运还重要吗?”海克佐德沉下语气道,“我不相信这会是它的意思。你确定你所见到的真是那个梦魇大君,而非人类设下的骗局?” “不,它对我说若为了族群的话,牺牲它也无妨。”塞罗刹希平静地回道,“这是我个人的判断。” “……”天穹之主一时不知道该接什么好。 局势变得棘手了。 忽然,一阵沉闷的鸣响滚过两人头顶,它宛若来自脚下,或者说更深的地方! 在这连绵不绝的隆隆声中,神造之神竟然震颤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海克佐德惊讶地望向坑洞下方的蜉蝣湖,只见先前如同晶体般的湖面沸腾起来,仿佛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而位于湖中央的诞生之塔也发出淡淡的光辉来! 这样的异象它数百年里都没有见过。 而天穹之主很快看到了更不可思议的景象——那些本应该被爆炸轰碎的魔力核心竟绽放着耀眼的蓝光,缓缓从湖中升起,向着诞生之塔飞去。 这东西它并不陌生,虽然构造上十分巧妙,也是地底文明唯一能改变魔力形态的造物,但其骨架本身一只手都能掰断,根本称不上有多坚固。之前的爆炸连中枢塔顶都能掀飞,又怎么可能只是把核心推进湖里? 塞罗刹希也变了神色,它取下长柄剑,猛地跑出数步,随后将剑柄用最大力气抛出! 剑刃化作一道流光,准确无误地击中了其中一座核心。 可后者并没有应声而碎,反倒纹丝不动。长柄剑就如同扎在了一样极为坚固的物体上一般,旋转着被弹飞,接着坠入了翻涌的湖泊中。 “怎么会……”塞罗刹希喃喃道。 当核心与诞生之塔靠近到一定距离时,两者之间出现了一道闪烁的光带,仿佛彼此连成了一个整体。而其他核心也是如此,直至四条光带齐现的那一刻,四座核心开始围绕诞生之塔缓缓旋转,塔身的光芒也充盈到了一个极点! “轰————————” 震动猛地扩大了数倍,尘土和碎石从头顶坠落,不少建在坑洞旁的房屋甚至整个塌入湖中,而中枢塔显然也好不到哪里去,与坑壁连接的部分发出咔吱咔吱的响声,可见的裂纹开始在塔身上蔓延。 剧烈的摇晃中,海克佐德感到了明显的超重感,像是有什么东西将自己按在了地面上一样。 神造之神正在上升! “该死,这计划不应该等王抵达沃土平原后才启动吗?”海克佐德咬牙道,“它怎么可能提前这么久就做好了准备?” 塞罗刹希也察觉到了不对之处,此景完全像是策划已久的行为。 “难道……”海克佐德盯着沉默之灾打量片刻,随后将它拉进扭曲之门,一步回到了底层蜉蝣池。“你把盔甲脱下来!” “……”塞罗刹希疑惑地看了它一眼,但还是照它说的做了。 天穹之主拿出那颗五彩魔石放到眼前,只见对方的光柱之中混入了一丝微不可查的“发丝”,它是如此之细,如果不是刻意观察,很难分辨出来。 “别动!”海克佐德伸出两指,直刺入沉默肩头——后者皱起眉头,却并未阻止。很快,它便从对方体内夹出了一团血肉之物。脱离寄主后,这团肉瘤般的活物立刻停止了蠕动。 “纳索佩勒——”沉默用力捏紧了拳头!毫无疑问,该寄生物正是假面趁它负伤昏迷时放入伤口的,它居然对此一点反应都没有! “所以它早就知晓了我们的谈话,甚至是……你在意识界中和瓦基里丝的会面。”海克佐德将手中的肉瘤扔到地上,接着一脚踩得稀碎。“如此一来,它提前做好准备就能解释得通了。” 塞罗刹希不顾肩头的伤口,大步向门口走去。 “等等,你要去哪?” “我要毁掉魔力核心!” “现在已经晚了!”海克佐德大喝道,“你也看到了,那些核心正在与诞生之塔发生共鸣,你一个人又能做些什么?” 经过调整的仪器核心,如今已和诞生之塔形成一个整体,别说是投掷长剑了,就算它们两人倾尽全力,只怕也没法伤其分毫。 即便出现奇迹,那也会令神造之神彻底失去控制,从空中直直坠下! 它已然看到了最糟糕的结局。 “通知瓦基里丝依附的人类吧,让他现在立刻逃离大陆,避开撞击的灾难,这也是我们唯一能做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