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 人形火控系统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 人形火控系统

“你们应该都已经知道,我们的城市正在遭受攻击!”伊莎贝拉拍拍手,将众人的注意力集中过来,“但敌人不单单是邪兽,这群变异动物的背后是一个不亚于魔鬼的敌人——根据可靠情报,它们的进攻只会越来越猛烈,规模也会不断扩大,直到彻底压垮我们为止!” “无冬城和第一军当然不会放任它们肆意侵蚀这片人类最后的领地,只不过对付看得见的敌人容易,看不见的才真正危险。这并非比喻或夸张的说法,而是对事实的描述——”说到这里她打了个响指,几名士兵应声掀开了一块巨大的麻布。 “嘶——————” 人群中顿时泛起了一阵惊讶的吸气声。 波珊也不例外。 她走进厂房后便被钢铁巨物所吸引,完全没有注意到对面的这块灰色大布。 而布下面盖着的,竟是一只诡异的怪物! 它半立着身躯,高度接近两米,一双镰刀般的举爪悬在空中,仿佛随时都会扑向她们一般。 不过稍稍细看便会发现,它身上遍布着许多伤痕,其中一道拇指宽的创口几乎从胸口一直裂到腹部,能不散架已是难得。 波珊意识到,这家伙已经死了。 “你们眼前的这个怪物,就是我所谓的「看不见的敌人」。”伊莎贝卡大声道,“它行动时全身都会和背景融为一体,看上去就跟消失了一样。为了杀死它,第一军付出了三十多个人的代价,这还是在视野开阔的白天里所发生的事。如果对方数量再多上一些,如果战斗发生在夜里,后果将不堪设想!” “目前我们将其命名为刃兽,而开拓地遇袭至今被确认过的刃兽记录已有五起,差不多每一次记录都会伴随着大量伤亡。这只是在四分五裂后被士兵拖回,按照阿夏的回溯重新拼凑出来的标本——毫无疑问,它必定是我们今后重点防范的目标。” “那我们能做些什么?”艾米举手问道。 “问得好。”伊莎贝拉点点头,“刃兽虽不是魔鬼或混合种,但它们仍具有一定的相似性,那就是魔力。在普通人眼里,它们也许难寻踪迹,可对于女巫来说,只要经过一定训练,都能令它们无处遁形。而你们唯一需要学会使用的东西,便是这个——”她拿出两块闪烁着银光的金属板,“魔石符印。” 听完对方的详细解释,波珊总算弄明白了组建这支特殊部队的目的。 两块符印一个叫“尖叫”,一个叫“共鸣”,前者原本的用途是防范魔鬼,后者则多用于发掘遗物。不过在进行改进后,它们便成了对付刃兽的关键。 尖叫符印作用范围约为两到三公里,只要侦查到魔力生物进入便会发出警报。得到提醒的女巫需要分辨那声音是否因刃兽而起。一旦确认目标,则换成共鸣符印锁定袭击者。这时目标与符印之间会出现一道“指引线”,并标识出后者的轮廓。只需照着指引线开火,就能有效扼制住对方的行动。 虽然原理听起来十分简单,可它们实际的运用要复杂得多。 首先调整过的聆听符印同样会对混合种起反应,女巫仅能靠自己的经验来辨认声音间的差异。当遭遇大规模邪兽群时,警报中必会充斥着大量杂音,所以单一的监听点很难做到万无一失。 其次它的感知会被各种各样的东西所削弱,包括且不限于山坡、岩石、树木等等,特别是金属,一块铁板就能令它的作用范围缩短至数百米,因此它必须被放置在最前沿的空旷位置。 共鸣符印的指引线倒不会被任何障碍物所阻隔,它最大的问题是,只有女巫才能看到这条由魔力构成的细线。除此之外,当目标不在目视区域之内时,她们并没有其他方法能够确认自己锁定的目标——换而言之,如果她们错误的将混合种当作指引方向的话,共鸣符印也不会表现出任何异常。 “我能教导你们如何操纵符印,但没办法教导你们保护自己。”伊莎贝拉有条不紊地说道,“因此陛下为你们安排了一个合适的职位,那就是战车车长!” “这种被称为坦克的钢铁战车正是工业部新研发的武器,它兼具攻击与防御,哪怕遭到混合种围攻也不难全身而退,上面搭载的短管野战炮则能摧毁一切敌人。作为一车之长,你们不必亲自操作这台复杂的机械,只需为驾驶者和炮手指引方向即可。” “当然,在有必要的时候,你们也可以越过炮手的控制,主动进行瞄准——陛下将该体系称作猎歼火控,而你们则是这套体系的核心!” 指挥、驾驶这台庞然大物么…… 一想到这玩意在邪兽身上来回碾压的景象,波珊不由得生出了一股跃跃欲试之感。 “接下来的几天,各位将和第一军坦克手一同进行训练,以了解它的基础性能。但最重要的,还是掌握符印的使用与分辨敌人的方法。”伊莎贝拉最后总结道,“时间紧迫,我希望大家能全力以赴,而最终通过筛选的,将成为灰堡首支装甲军团的一员!” …… 晨曦北域。 当看到罗兰从芙兰体内钻出时,所有人总算松了口气,特别是参谋部成员,每个人脸上都流露出一股如释重负的神情。尽管这个方案是由陛下提出,但具体细节和实施步骤却出自参谋部的合力规划,一旦陛下遭遇意外,那他们肯定难逃其咎。 唯一的例外是北地珍珠。 她算是参谋部里,唯一能神色如常地和罗兰交流的人了。 “不知这次会谈结果如何?” “比预想的要顺利。”罗兰坦然道。他在和瓦基里丝交谈过后的那天便已经做出了决定,只是考虑到常规约定的方法进入梦境风险极大,并且对双方来说都充满了不确定性,因此他打算用最直截了当的方式来完成见面——即在不告知的情况下直接把对方拉进梦境。 事实证明,厚实的地层不会对光柱产生丝毫影响,而当双方都“蒙上眼睛”时,警戒眼魔亦不会起到任何预警作用。当时守在他身边的还有几名神罚女巫,即使海克佐德发现了他的行踪,也没法对他构成威胁。 只是同样的方法不能多用,估计它们回去后很快会意识到自己就在离山坡不远处的地方,倘若预先有所准备的话,哪怕深在地底也不能说绝对安全。 “接下来要是有新的进展,魔鬼应该会用信件来联络。”罗兰转头向铁斧交代道,“在这个区域留下一支队伍常驻吧,一旦对方有什么动静,立刻向我汇报。另外,它们依旧是敌人,特别是畸兽——一旦越过警戒线,部队不可有丝毫留手。” “遵命。”总指挥点头道。 接下来估计有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和魔鬼大君打交道了,罗兰心想。在梦境中,他能隐隐看出,瓦基里丝和那名叫做塞罗刹希的大君关系并不一般。一开始他对前来取信的魔鬼不是海克佐德还有些遗憾,但现在来看,效果可能比预计的要更好。 毕竟这种事情最需要的就是信任。 然而仅仅两个小时之后,罗兰还没来得及从北域返回辉光城,便收到了两个令人错愕的消息。 神造之神突然出现异动,根据闪电报告,它正在以缓慢的速度垂直向上爬升,底部离地面已超过三百米——这似乎违背了参谋部关于浮空陆地高度与魔力消耗紧密相关的推测。 第二便是鱼丸小队又在山坡上观察到了魔鬼大君的身形——不过这一次是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