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 西线三巨头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 西线三巨头

“你就是在这儿进入意识界的?”海克佐德环顾山坡一周,最后目光落在了脚下。 沉默点点头。 “我觉得那个雄性不会再来了。”它悄悄在背后开出一道仅有手指大小的扭曲之门,随后伸手探入其中——是泥土。“何况神造之神一旦开始坠落便无法逆转,你这是在浪费时间。” “你不想来可以先走。”塞罗刹希不为所动道。 “我走的话,谁来带你离开?”海克佐德默默翻了个白眼,你都公然向假面动手了,现在说这些真不是故意气自己吗?王翻阅这段记忆时保证能看到它天穹之主无处不在的身影,违背王命、知情不报、教唆……这堆罪名闭着眼睛都能想到。如果王真的派遣其他大君来对付它,有个战斗力顶级的沉默之灾在身边,好歹还能多几成自保能力。 往下一百米,依然是泥土。 “我能不能离开并不重要。而且……你没办法,不代表瓦基里丝也没有。” 啧,也不想想,找到瓦基里丝是谁想出来的方法。“如果它想不出来呢?” “……”沉默没有回答。 下至五百米时,扭曲之门一侧突然变成了空洞,海克佐德微调方向,手指很快摸到了一团粘稠的积液。 它心里有了底。 “你有没有考虑过,强行带这名雄性一起离开?” 沉默的目光闪了下,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带走或许能做到,但让他一直活下去却很难。你我都知道,人类究竟有多么脆弱,在没有确定瓦基里丝的位置前,我不能冒这个险。” “是么……”海克佐德不置可否道。无论如何,它都不能让对方留在此地,然后被神造之神砸成齑粉。这既是为了族群,也是为了它自己。 “有人来了。”沉默望向前方,“不止一个。” 海克佐德第一时间打开了扭曲之门。 很快,三个雄性出现在林间坡道上,之前负责递信的士兵也在其中——虽然比初次见面时要多,但这点人仍无法对沉默之灾造成足够的威胁。 “陛下同意了你们的见面请求。”带头者走到它们面前,开门见山道,“一刻钟之后,你们即可进入意识界。但陛下有一个条件。” 居然答应了塞罗刹希的要求,看来人类的王也不全是胆小鬼嘛。“什么条件?”海克佐德问。 “你们必须分开一段距离,先后进入意识界。而且非斩魔者必须佩戴这个——”对方打开手提的盒子,从中取出了一个铁质手环。 手环上分明镶嵌着一颗神罚之石。 海克佐德顿时勃然大怒,它眯起眼睛,语气危险道,“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们觉得我会自缚双手,任由人类宰割么!” 带头士兵虽然面带惧意,可并没有后退一步,“魔力即相当于武器,重大会面时卸下武器只是惯例,这并非一种禁锢。陛下相信你们是带着重要信息而来,因此才会冒着风险折返,也正因为如此,他不希望出现任何意外。” “如果我不同意呢?” “你可以自行离开,并在会面期间远离山头。”士兵坚持道。 “就这样吧,我们没有时间拖延了。”沉默之灾望向海克佐德,“你完全可以在能力范围内等待,就像第一次一样。我不明白,你为何一定要跟我来到这里。” 这家伙……非要自己说出来才明白么!天穹之主一时语塞,还不是它在见到梦魇后理性程度有明显幅度的下降,不跟着实在有些放心不下来——在听到如此多震撼的消息后,亲眼见一见瓦基里丝,排除那不是人类故意设下的陷阱,无疑是件极为必要的事情。这家伙到底是站在哪边的? 然而不等海克佐德多商量几句,塞罗刹希已经走到一旁闭上眼睛,进入了静思状态。 望了眼身后仍在不断升高的神造之神,它只得无奈地压下不满,扣上了手环。 这东西看上去并不难用暴力拆卸,大概人类也没指望用神石俘获自己,仅仅是为了拖延点时间,避免它突然带沉默传入地下而已。 还有跟在士兵身后的那两名雄性……他们尽管也没携带武器,却让海克佐德隐隐生出种不好对付的感觉。 等待片刻后,塞罗刹希的呼吸陡然沉寂下来。 来了么…… 海克佐德装作不经意的模样抬起手,将伪装成戒指的五彩魔石放到眼前—— 刹那间,一道如城墙般宽广的光柱呈现在它眼前! 光柱范围是如此之大,令它不得不左右转头,才能将其边界纳入眼中。那么一瞬间,它甚至以为自己又回到了无底之境的那个海岛上。 这就是……沉默口中那个宛如城市一般博大的意识领域? 它开始有些相信人类方面的话了。 拥有如此惊人的能力,或许真有办法解开神意之战的秘密。 海克佐德深深吸了口气,随后缓慢闭上眼睛。 …… “事情就是这样,假面提前启动了第二号方案。而且由于它早有准备,目前我也无法确定它是否还活着。” 等天穹之主重新睁开双眼,发现自己已置身于一间狭窄的房屋中——以王的标准来看,这房间根本远不够格。沉默似乎正在解释当前的状况,而坐在它对面的,正是许久不见的瓦基里丝。 看到这个重新动起来的梦魇大君,海克佐德竟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你总算来了。”瓦基里丝点点头,“坐过来吧,咖啡都快凉了。” 经历过如此多匪夷所思的事件后,还能用如此轻松的语气开场,这确实像是它的风格…… 西线战事开战至今,三名大君终于头一回聚集到一起。 放在族群里,这也是一桩值得慎重对待的大事了。 唯一格格不入的,是坐在梦魇身边的那名人类。 它早已从沉默口中听过对方的名字——灰堡之王,罗兰。他也是令西线计划屡次受挫的最大要因。 可偏偏它们能聚集在一起,都是因为对方才得以实现,这让海克佐德心头颇为复杂。作战时不是缺这个就是缺那个,背着王会面倒能一个不落,这还真是讽刺。 它深深看了罗兰一眼,才走到塞罗刹希身边坐下。座椅十分柔软,几乎让它陷入其中,这倒有了点统治者专享品的意味。天穹之主还注意到,矮桌上已有多个空纸杯——它进入意识界不过相差数十息时间,三人却好像谈了许久一样。 咖啡……指的就是塞罗刹希正在喝的东西么? 奇怪,它明明应该不会对蜉蝣之外的任何“食物”有所需求才对。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对现在的情况已经充分了解清楚了。”海克佐德压下杂念,将思绪放到正事上来,“我本不建议沉默亲自来说明,因为这会浪费本就不多的时间,可它执意如此。”说到这里时它微微看了梦魇一眼,“一旦神造之神落下,人类大部分王国将毁于山崩与地裂,逃离是唯一能够幸存的做法。” “我们还有多长时间?”罗兰问。 “最多不超过七天。”海克佐德沉声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