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七章 黑暗中的光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四百三十七章 黑暗中的光

「不,住手————!」 赛琳惊愕地喊出声来! 一旦中止魔力循环,神造之神将变成一座再无悬浮之力的死山! 「这就是我的能力。」纳索佩勒侃侃而谈道,「即使这里没有我的躯体,通过网我也能远距离控制魔力核心。它并不是一开始就存在,而是我在接受传承后一点点营造出来的,它不需要天赋支持,也不会因人而异。现在这张网当然比不过意识界,但数百年、或者是数千年之后呢?要知道打破了躯体束缚的我,最不缺的就是时间了。」 “轰隆隆隆…………” 随着核心的静止,神造之神内部开始剧烈颤抖起来。 驻守在晋升广场四周的士兵一时连站稳都很难,不少人猝不及防下直接摔到了地上。 “神造之神的高度正在下降!”沉默之灾沉声道。 “该死,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海克佐德朝赛琳大吼道,“喂,女巫!快回答我!” 「假面在干涉核心仪器的运行,我们必须得切断它的连接!」 赛琳连续喊了几声,却发现对方根本“听”不到自己的意识,她能感知到外界的变化,但却失去了和外界沟通的能力,就好像两边相隔着一道透明的玻璃墙一样。 「你身处灵魂之母体内,那个载体现在不过是个空壳而已,它们又怎么可能听到你的提醒?」假面一脸玩味地说道,「而且切断连接哪那么容易……在我族中,灵魂之母的地位可是仅次于王,和大君并列。这不仅体现在魔力层次上,它的身躯也同样强大。更别提上方还覆盖着厚厚的蜉蝣,想杀死它绝非一件易事。何况没有了灵魂之母,你要如何控制核心仪器?所以说结果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这座城市里还有数十万你的同族,你难道想将它们一同葬送吗?」 「我还真不知道,联合会时代的女巫居然会对魔鬼产生同情。」纳索佩勒讥笑道,「再说它们不过是投靠了海克佐德的叛徒,根本死不足惜。倒是那些共生体,就这么随神造之神一同毁灭有点浪费,但只要多花点时间,我总能造出更多来。如果你想让我改变主意,最好想点更具说服力的理由,留给外面那些虫子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了。」 这怪物……是怎么看出她来自联合会时代的?赛琳心中大为讶异,只不过现在已没功夫去思索这种细枝末节的问题,「神罚之石矿脉呢!浮空陆地在这里坠毁的话,赫尔梅斯和灰堡西境亦将遭受波及,你确定王不会惩罚你这样的行为?」 「天穹之主说得还真彻底啊……」纳索佩勒看上去丝毫不以为意,「但消灭人类的优先级无疑更高,王一定能理解我的苦衷。毕竟大君里出了叛徒,不付出点代价可不行。」 「一点点代价?神石矿脉不是红雾之塔必须依赖的基床吗!没有足够的红雾,你们根本无法在沃土平原上立足,凭什么去阻挡紧随其后的天海界?」 「这个理由可比之前的要充实。」假面竟没有否决,「不过你忽略了两点。一是共生体对蜉蝣的需求远比原生体和初升体要低,哪怕资源再匮乏,它们也不会心生抱怨。第二点则是我对人类有足够的信心啊……」 「信心是……什么意思?」赛琳咬牙问道。 「我之前确实低估了厄斯鲁克的才能。人类在魔力方面进展缓慢,却在另一个方向上展现出了惊人的成就。我完全有信心,如果取得你们的传承,再与我的技术结合起来,对付天海界并不是一件难事。换而言之,哪怕没有这两个神石矿脉,我也能赢下神意之战。」 「……」赛琳意识到,无论说什么对方都已不会再改变主意——从一开始,它就只是在戏耍自己而已。 就仿佛捉弄猎物的猎人。 消息无法向外传递,她只能靠自己来阻止这场灾难! 「看,时间没有了喔。」纳索佩勒望向远处——托着神造之神的魔力终于完全消失,缓慢的下降渐渐转入真正的坠落,在剧变之下,士兵已无力维持站立,只能尽可能趴在地面上。「听说当一个物体下落时,站在上面的人也会随之飞起,不知道我能不能看到这一景象呢?」 要怎么才能令核心重新启动? 赛琳强迫自己集中起精神,假面并不在神造之神中,它是通过“网”连接至此。那么把对方驱除出去,或许就能令魔力核心恢复正常! 她尝试着将意识触角深入那四座核心之中,但瞬间便遭到了反噬! 那是一副极为复杂的气旋图景。 每一个都跟“天谴”模式时的气旋不相上下,而四者又相互影响,构成了更加致密的魔力气旋。 别说同时解析四个了,就算单独处理一座,都需要大量的时间! 「这才是艺术……不是么?」纳索佩勒将气旋图放大开来,顿时两人的头顶出现了一个宏大的“星旋”结构,魔力在其中相互交织,熠熠生辉。「我为了计算它,花去了近百年时间,其中四又三分之二个脑袋一直在处理相关问题。其他大君认为我是怪物……真可笑,如果不改造自己的身体,吸纳众多头脑,又如何能实现这一切?」 望着那宛如星系般的旋涡,赛琳感到了一丝绝望。 同时她也察觉到,假面正利用她专注于核心的机会侵蚀她的本体。只是赛琳此刻没有任何心思去抵抗,如果不能改变这一切,联合会……甚至全人类的希望都将毁于一旦,那么她被谁占据又有什么区别? 快想想办法! 她脑海浮现出了罗兰的身影。从不可能中创造一线生机,正是这名男子让塔其拉遗民重拾希望……但很快,她又否决了这个念头,假面的“网”和意识界完全是两种不同的东西,自己不可能在这儿获得陛下的帮助。 还有什么能为她解析星旋? 回想过去,她将核心仪器转化为天谴模式时,都做了些什么? 一道电光忽然闪过赛琳脑海! 她猛地低头望向那张闪烁的“网”——这是利用地底文明创造出来的技术,而那些分布在网之外的灰点,应该正是尚未接入其中的魔力核心。 这样的核心,无冬城也存在! 既然她能通过核心仪器连接上神造之神的控制中枢,那么其他核心无疑也能做到这一点。当然距离是最大的问题,不过反过来想,她或许可以利用这座中枢主动去连接其他核心。 然后让帕莎和埃尔瑕来帮她? 不,她们对局势起不到任何作用……她唯一能寄希的,只有一个! 那便是协助她处理过大量核心计算的三席之一。 埃莉诺大人。 至于早已失去神志、融入中枢载体的埃莉诺能否回应她的呼唤,赛琳根本无暇顾及。 这个念头就仿佛黑暗中的一线幽光,不论结果如何,她都会去尝试抓住它! 她再次集中起全部精神,将目标放在方尖碑上—— 这一次,她不需要进行解析,只需将注入其中的魔力大幅提升即可! 「你想做什么?」纳索佩勒一边侵吞着她的意识,一边不紧不慢道,「想扩大网的作用范围么?无法理解……没有灵魂之母或者相应的载体,那些节点可不会凭空发生改变。就连王也得先和魔力核心融合,才能驾驭这惊人的力量……」 「是吗?不过这样的人我恰好知道一个!」赛琳用尽全力,将自己的意识沿着网散发出去,「调整核心模式,转为平衡!」 刹那间,方尖碑发出了常人无法感受到的嗡鸣,这剧烈的魔力波动令整张网忽明忽暗,仿佛随时都会熄灭一般,但向着西边进发的那一簇却亮如日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