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最后的三席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最后的三席

原本轰鸣不止的空间陡然安静下来。 世外的一切都像是离她们两人远去了一般。 望着眼前的女子,赛琳几乎忍不住要流下泪来——虽然这具身体早已不具备落泪的能力。她想要上前拥抱对方,伸到一半却因为看到自己粗糙不堪的触手而停在半空。 倒是对方主动走近,毫不犹豫地捧住了她的须干。 「我又不是第一次见到载体,你在害羞什么?」 一如既往的亲切语调。 熟悉的音容相貌令赛琳再也无法抑制住情绪,她展开全部触须,将埃莉诺搂入怀中。 「现在你可以好好跟我说说,事情的始末了吧?」对方笑道。 「大人,能先告诉我外面的情况吗?」稍稍平复心情后,赛琳才想起自己的使命——这片意识空间依然存在,便证明神造之神并没有如敌人预期那样撞向地面,不过她依旧想听到外面平安无事的消息。 「虽然还在下落,不过应该能赶在坠毁前将速度减到安全范围内。」埃莉诺说到这里顿了顿,「话说回来,这东西是魔鬼的造物吧?我看到了不少神罚女巫——我们已经能攻入敌人的城市了?阿卡丽斯她到底还是……成功了啊……」 赛琳总算放心下来,「这个……事情恐怕跟您想的有所不同,而且说起来估计得花很长的时间。」 「意识交流正适合长篇大论,」埃莉诺长出一口气,「来吧,我准备好了。」 「是。」赛琳点点主须,「那我就从您与中枢载体融合之后说起好了……」 …… 过了许久,她才停下讲述。 「……原来竟是这样。」埃莉诺再次开口时,语气里充满了感慨,「最终既不是阿卡丽斯赢了也不是娜塔亚赢了,而是人类重新合为了一个整体。不过我很好奇,凡人中真的能出现那样的人吗?」 「我们也花了很长时间才接受这点。倒是之前就招募过普通人的爱葛莎适应得比较快,如果不是她从中牵线的关系,这个过程恐怕会更加曲折。」 「我记得这个名字。」埃莉诺眨了眨眼,「一个年纪轻轻的天才觉醒者。」 「您居然还记得她,」赛琳意外道,「能活到现在的女巫,也只有她还保持着原本的模样了。」说到这里她犹豫片刻才问道,「埃莉诺大人,您能回忆起自己在中枢载体里所经历的事情么?」 对方缓缓摇头,「事实上,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谁。埃莉诺这个名字并不准确,因为我还是乔薇、莉尔、萨利希……所有与中枢载体融合的女巫,共同构成了现在的我。我能记得融合前的全部事情,但在中枢里却不是这样。我很难形容出具体感受,混沌、混乱,并非看不见、听不着这么简单,就好像意识被剥离成数份,只有一小部分能保持正常。」她沉吟半响,「唔……真要认真回想的话,唯一能记得的,就是那些算术问题和魔力核心的解析了。」 「那您是怎么到这里来的?」赛琳讶异道。 「我也不清楚,大概就像是看到了刺破混沌的一道光束,无论如何都会奔向它一样吧?」 原来如此,对于当时的我而言,您也是那道黑暗中的光啊…… 赛琳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压下心中翻涌的情绪。 联想起自己进入此处的过程也异常顺利来看,很可能跟纳索佩勒改造过的灵魂之母有关。相较于地底文明的中枢载体,这个“载体”恐怕更契合她们的意识。这倒不难理解,毕竟从假面展示的众多脑袋来看,它的思维方式应该也是复杂而多样的,如果无法协调这些意识,第一个受到反噬的必定是它自身。 也正因为这边更适合埃莉诺大人,两者被魔力接通的一瞬间,她才会被“吸引”过来。 既然网消失后她仍然存在,也就意味着无冬城的载体重新变成了空壳,而埃莉诺目前正身处在魔鬼的灵魂之母中。 赛琳将自己的分析简述一遍后,对方赞同地点了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没想到时隔这么久,一睁眼就成了魔鬼,这结局真有点出乎意料。不过那个叫假面的魔鬼大君改造得还真是彻底,这副躯壳连一点行动的能力都没保留下来,简直就像是故意如此的一样。」 不能行动,便等于无法将消息传递出雾湖,自然也不会有人察觉到方尖碑底部的变化。只要高塔仍在不断制造红雾,灵魂之母就必定安然无恙——假面这一举措无疑正落在自己族人的盲区之上。 「只要我们知道您是谁就行,容器如何并不重要。」赛琳摇摆着主须,声音里含按捺不住的期待,「其他融合的女巫也一定是因为认同,才会让您以三席的姿态重现。等回到无冬城,帕莎她们一定会欣喜不已的!」 「我也很想看到她们,」埃莉诺望向远方,「不过我去不了那么远的地方了。」 赛琳微微一怔,「为什么?」 「方尖碑下方的神石已接近枯竭,很快就会彻底失效。而灵魂之母也会随之死去——再怎么说,它也终是魔鬼,不可能像载体那样自由行动。」她轻松回道,「我能为你们做的最后一件事情,就是让这座城市缓缓落地了。」 赛琳顿时僵住。 她发现自己忘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神造之神的超限上升与降速都是建立在透支神石矿脉的基础上,而刚才她增幅方尖碑的效果,利用“网”连接上西境的瞬间,更是耗尽了本已所剩无几的魔力。假面的第二号方案无论是否成功,这都是一件不可逆转的事情。 「没什么好悲伤的。」埃莉诺垂下眼睑,「你的努力让我再一次见到了这个世界,而且和四百年前不同,这一次人类充满了希望……这已经是最大的回馈了。」 「可是——」 埃莉诺伸手打断了她的话,「其实这并不是一件坏事。如果我不出现,一切将会照旧,但我若回来,说不定会带来许多麻烦,甚至对局势有害而无利。」 「这怎么可能?」赛琳连连晃动主须反驳道,「大家只会倍感振奋才对!」 「你说过,现在女巫由一名凡人国王领导,对吧?要是当他知道,统一战线里突然出现一名联合会时代的三席,心中会怎么想?塔其拉会听命于谁,自己的意见还算唯一么……就算你们否认,也无法消弭这个猜疑。时间久了,它迟早会变成一道裂缝。你身为探秘会成员,平时只专注于魔力方面的研究,对这些东西不懂也正常——所以最稳妥的做法,便是保持现状。」 赛琳一时不知道该接什么话好。 「自从阿卡丽斯和娜塔亚陨落后,我就明白了一件事情。」埃莉诺轻叹一口气,「我是一名超凡之上,却不是一个合格的领导者。不争对于普通人来说,或许是个优点,但绝不适合当引路人。在联合会面临决裂的关头,我依然没有做出自己的选择,这本质上是一种逃避。」 「大人……」 「你不用安慰我。当初无论我是支持星陨女王还是逐日女王,都会让局势变成二对一,那样一来,联合会说不定就不会分裂。可面对这个影响全族未来命运的决定,我最终放弃了表态,才令结局变得不可挽回。」她的目光复杂,心绪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最为艰难的时刻,「后面与中枢载体融合,则是我能做出的唯一补偿。如今集合了大家的意志之后再回顾此事,我更加确定了自己的判断——我并不是三席的适任者,即使回归也无法带领你们做得更好,所以这样的结局已经很不错了……在方尖碑倒塌前,再陪我聊聊就好。」 「您想聊多久都行。」赛琳深吸了口气,「但如果我现在什么也不做,今后一定会后悔。无论如何,我都希望您同罗兰亲自谈谈。」 「赛琳——」 「也许您说得没错,不过那是对国王而言。」她坚定地垂下主须道,「至少他有一点很像您——如果您说自己是最不合适的三席,那他就是我见过的最不像王的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