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各自的职责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各自的职责

神造之神坠落的同时,下方也发生了一场骚乱。 海克佐德突然打开扭曲之门,将自己和沉默之灾传送到罗兰面前,大有想要单独带走他之意。 而神罚女巫则将罗兰团团围住,并展开了禁魔领域,双方谁都不肯退让,俨然一副剑拔弩张之势。如果不是闪电及时传来浮空陆地开始减速的消息,塞罗刹希只怕已经拔剑出鞘,大打出手了。 这也让罗兰清楚的认识到,对方虽然暂时同意合作,在利益的诉求上却不尽相同——或者说,除了瓦基里丝外,它们还没有真正明白神明的威胁。目前所做的这一切,不过是因为困在梦境世界的梦魇大君而已。 但不管过程如何,神造之神恢复稳定意味着赛琳成功取得了核心的控制权,一场灭顶之灾总算消弭于无形。 后续传来的报告基本也都是好消息,第一军无一人损失,只有三人在急速下坠中摔倒受伤;预想中的蜘蛛魔并未出现,被控制起来的狂魔亦未因为该意外而发生暴动,整个行动过程可谓是有惊无险。 直到赛琳一语不发地来到罗兰面前,他才意识到情况或许并没有那么简单。 若是往常,她早就应该手舞足蹈地讲述起自己在控制神造之神时的所见所闻了。 而事实也确实如他所想的那般,或者说更加不可思议。 假面竟以族群母体与魔力核心为节点,构建起了一张横跨两个大陆的“魔网”,并通过它远程引发了神造之神的突然坠落。而扭转这一切的关键人物,居然也是远在千里之外的古女巫——更准确的说,是古女巫们。 她们的为首者则是曾经的联合会三席之一,埃莉诺。 “她想要见我?”罗兰问。 「确切的说,是我想让您见她。」赛琳将自己的担忧倾诉而出,「她虽说自己不是一名合格的三席,但为联合会做出的牺牲与奉献,大家都看在眼里……如今她好不容易能重见光明,我不想让她就这样消失。」 “神造之神已撑不下去了么……”罗兰若有所思道。没有了神石,方尖碑就会快速腐坏,这点早已被探秘会证明过。而灵魂之母是整座塔的根基,无疑也会跟着一同死去,那么关键点便是在这之前,为其提供新的魔力来源。 这种事情他以前从未做过,对魔鬼母体的了解也接近于零,若早个一年半载的话,估计还真是无能为力。不过现在他有了瓦基里丝和海克佐德的协助,未尝就改变不了这一注定的结局。 「陛下……」 “放心吧,”罗兰宽慰道,“对方可是挽救了灰堡和晨曦两个王国的英雄,就算你不提,我也会尽最大可能将她留下来的。” 既然技术上不乏可行性,那么当前最重要的就是改变对方的心意,这和治疗也是一个道理。一个心怀信念的人,在生存机会上要远高于那些放弃求生之人。 而论起嘴炮来,罗兰自认还没输过。 …… 登上神造之神,他站在旋转的魔力核心前,向赛琳点了点头。 这和意识界不同,罗兰没法像载体那样直接连入其中,因此必须通过赛琳转达才能和埃莉诺进行交流。 后者伸出主须,缓缓插入核心内部,很快,一个从未听过的声音在他脑海里响了起来。 「我猜,你就是那位人类国王。」 「罗兰.温布顿。」他闭上眼睛,在脑海里用轻松的语气回道,「初次见面,很高兴你能从中枢载体中脱身而出,三席的埃莉诺。」 「可惜你没法真正看见我,现在我的躯壳不过是一个丑陋的魔鬼。」 「这只是暂时的情况。既然你的意识能进入这里,那么总有一天也能进入意识界。在那里,你不仅能变回原本的样子,还能见到许多过去的伙伴。」 「梦境世界么……我之前听赛琳说过,那确实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方。」埃莉诺顿了顿,「但她应该告诉你了,这座城市的核心矿脉很快就要耗尽,我等不到那个时候了。」 「换一个地方等就行。」罗兰直截了当道。 「什么?」 「无冬城就有神石矿脉,我可以把你移去那里生根——确实这在技术上有一定难度,比如如何将你从红雾湖中打捞出来,又如何在缺乏红雾补给的情况下一路送去无冬。不过我相信,这些经过精心筹备后都能实现。」 「只是代价不小。」埃莉诺似乎发出了轻笑,「这样做对你并没有什么好处,是赛琳向你从承诺了什么吗?」 「埃莉诺大人,我并没有这么做——」赛琳辩解道。 「怎么可能会没有好处!」罗兰打断了她的话,「你的存在对于人类来说至关重要,只是你自己没有意识到这点而已。」 埃莉诺微微一愣,「至关……重要?」 「假面能通过‘网’来获得核心仪器的控制权,这已经是毋庸置疑之事。今后核心显然是研究魔力的重要工具,目前只有你能够驱逐它,光这一点就意义重大。」罗兰侃侃而谈道,「当然这还不是最重要的——」 他忽然压低语速,一字一句说道,「如果人类也有一座这样的浮空城市,战争局势将会彻底倒向我们这一边!」 这次不仅是埃莉诺,连赛琳也大吃一惊。 「您想要建造神造之神?」 「有何不可?我们并不需要从头做起,这里有假面调制好的核心仪器,也有适合的控制者,相比之下只差一个方尖碑。」罗兰摊开手,「但我也不用升起这么大一块地盘,一两公里的浮空岛便足以起降重型轰炸机,甚至能带着一支军队直接奔赴无底之境。前提是你能顺利摸清楚这些魔力核心的构造,并将其运用在新的神石矿脉上——我知道这不容易,如果最终没能成功的话,我也不会认为你不如假面,至少你尽力过了,不是么?」 自认为不是合格的三席?没问题,给你换一个新目标就好。连激将法都给安排上,而且是不加掩饰的那种,说到这个份上,你总不好再拒绝了吧? 脑海里声音突然沉寂下来。 过了好一会儿,埃莉诺才感叹道,「我算是明白,‘最不像王的王’究竟是什么意思了。」 「啊?那是什么?」 「不,我什么也没说。」对方的声音里竟有了丝解脱之意,「只是罗兰先生,你似乎弄错了一个前提。你所设想的这一切,都建立在能够成功转移母体的情况下——我知道这不容易,如果最终没能成功的话,我也不会责怪你的。」 「埃莉诺大人——!」赛琳欣喜道。 「当然。」罗兰翘起嘴角,「我们都有属于自己的职责。」 「那么快决定降落地点吧,这东西已经撑不了多久了。」 「我已经想好了。」他睁眼望向东南方向,无论神造之神落在灰堡境内哪个位置,都会变成一个巨大的障碍,只有大海才能轻松容纳下这座倒立的山峰。若是落点选取得当,说不定还能为灰堡增添一座附属的岛屿。「就落在海风郡附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