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四十二章 洪流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四百四十二章 洪流

赫尔梅斯,旧圣城区域。 马维恩这一个多月里的感受完全可以用大起大落来形容。 当天穹之主大君将他带上神造之神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要抱紧这根大腿,绝不放手。 什么火器,什么铁鸟,在一座能飞的城市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这才是能让人顶礼膜拜的神迹! 接下来他也一扫之前的颓势,尽可能展现出自己的价值,在组织领民干活、修建补给站上不留余力,并且还多次得到了天穹之主的褒奖。这使得他在诸多贵族中的地位越发稳固,俨然有了众人之首的感觉。 不过从北地送来的一封信打破了马维恩的安稳生活。 他没想到,天穹之主竟对这张看似荒诞的纸片极为重视,消失数周后现身的第一件事,就是让他们立刻前往赫尔梅斯山脚和永冬王国,等待新的类似信件——至于寄信者是谁,多久能送到,甚至在哪个具体地点收信都一概不知。 老实说,马维恩对于要离开神造之神这事心里一百个不愿意,哪怕这里到处都是魔鬼,那也是不会剥夺他地位与权力的魔鬼。只不过大君的命令难以违背,他最终在两地里选择了前者,不为别的,只因为旧圣城离神造之神更近。 这时四大王国的北部边境都已被红雾覆盖,灰堡人似乎也为了抵御魔鬼而疲于奔命,他在下面倒过得和公爵相差无几,手下不只握有许多领民,还有一些贵族追随。但空等一封不知何时会送来的密信实在令人有些焦虑,马维恩为了能早日完成任务,不惜冒着领民逃跑的风险,扩大了他们的活动区域。这期间出现了几次私逃事件,他也绞死了不少人示警,同时对可能的线索许下重赏,却始终没能等来那封信件。 如果说以上这些还是运气问题的话,之后事情的发展就完全超出马维恩意料了。 神造之神突然升高,接着一路向东,最后消失在他的视野中——这让公爵感到了极大的恐慌,原本漂浮在身后的神迹之城是他最大的依仗,没了它的日子可谓是寝食难安。更糟糕的是,天穹之主再也没有露面过,就好像全然忘了密信这回事一样。 没过多久,他便听到了浮空陆地被灰堡人击坠的消息。 老实说,马维恩打心眼里不相信这种鬼话——那可是一座方圆数十里的浮山,灰堡人要有把山夷平的能力,哪会等到现在才用出来! 可惜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他这么聪明。 一时间人心浮动,他发现自己有些控制不住其他贵族了。 天穹之主那边仍旧毫无音讯更是加剧了这一点。 他的心情变得越来越糟糕,除了借酒和女人消愁外,几乎什么也不想做,日子差不多又回到了过去在永冬王都时的那般。 “萨克,萨克!”当一瓶葡萄酒灌完,马维恩大喊起了老管家的名字。 “大人,您有什么吩咐?”管家很快推开了他的房门。 “晚上再找几个姑娘来,要年轻漂亮的——”他大着舌头嚷嚷道。 “可是,您昨天才命令过他们……” “那是昨天的事!我是公爵,这是我的权力,明白吗?他们就该为我奉献一切!” “是……我明白了。”老管家低头道。 “对了,派出去的人……有新消息了吗?”马维恩不相信街巷里的那些无稽之谈,不代表他自己不会去验证——事实上,神造之神离开赫尔梅斯高原时,他就派遣了好几队人马去跟踪目标,试图弄明白它到底要去哪儿。只是这些人的办事效率实在有些离谱,到昨天为止都没有回来几个。 老管家摇摇头,“目前只知道灰堡一路上并没有同神造之神发生交战,可能再过两天,就会有确切消息传来吧。” “这群懒惰的蠢货……”马维恩骂骂咧咧地打开一瓶新酒,“行了,你下去吧。” 那就再等两天好了。 红雾正在消散,保不准灰堡人什么时候会卷土重来,他也必须得为自己考虑后路——即使他不在这里了,也不等于违背天穹之主的命令,谁拿到信不是拿,最多功劳少一点而已。 当然,永冬王国并非他想去的地方,那里已经被证明过,根本无法抵挡住灰堡人的进攻。 马维恩从其他高阶魔鬼那儿打听到,一座新的神造之神正在向这边飞来,而且还是魔鬼之王所在的城市,作为退路显然再适合不过。 只要沿着先前部分魔鬼转移的路线行进,应该不难找到它。 到时候,他只会带着最忠心的贵族离开。 夜幕很快降临,马维恩要的姑娘却迟迟没有出现。 这让他不禁怒火中烧,看来自己的老管家也开始不中用了。 又耐着性子等了半个时辰,当门外传来脚步声时,责骂的话已经涌到了马维恩的嗓子眼。 然而打开房门的却不是老管家,而是一群脏兮兮的领民。他们有的握着锄头,有的举着扁担,看上去完全像是一帮乌合之众。公爵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们涌入屋内,将卧室的绒毛地毯踩得到处是泥印。 一想到自己的宅邸竟被这么一帮贱种踩踏,他不由得尖叫出声,“卫兵,卫兵!” 不过马维恩并没有得到回应。 打断他的是一颗带血的头颅,正是老管家萨克的。 马维恩的酒意瞬间醒了一半。 “你们要干什么!?” “大家已经受够你的欺压了,马维恩.派克!”带头者喊道,“为了你那该死的命令,好多人活活累死在采石场中,你却不闻不问,连该给的工钱都扣了下来!我们不是你的仆从,更不是你的家奴!” “贵族并不比平民高人一等,灰堡人说得没错!” “白天为怪物拼命工作,晚上还要送上妻女,你才是真正的魔鬼!” “现在束手跟我们去灰堡,不然你别想走出这间屋子!” 该死,马维恩恨恨地想,这些家伙已经被灰堡人的思想侵蚀了——早知如此,他就不该放他们去旧圣城之外的地方打探消息! “我是公爵,你们谁敢动手?”他一边厉声警告,一边抽出了桌边的长剑。比起对方手中的“武器”,这把利刃显得锋利无匹。他们既然能毫无征兆的闯到这里,显然守卫和仆从都背叛了他。他必须闯出此地,联系上别的贵族,再集中骑士剿灭这伙暴民! 公爵的名号一时镇住了众人——他可不是老管家那种白身,派克家族统治雪映堡已经许多代,对于永冬的平民来说,他的身份高不可攀。马维恩也正是看准了这点,才刻意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他还不信真有哪个贱种敢动手伤他。 忽然,一块石头从暗处扔出,正中他的侧脸。 剧痛瞬间令马维恩僵在原地。 他们居然还真敢?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从人群冲了出来,哭嚎着扑向他,“魔鬼,你还我的女儿来——!” 马维恩下意识抬起剑,刺透了对方的胸膛。 等他反应过来时,人群已经轰然围了上来——老者的死犹如一个宣泄口,将众人压抑已久的情绪释放出来。 锄头、扁担如雨点般砸在马维恩身上,他仿佛听到了自己骨头破碎的声音。 “你们这群贱民,快住手!” “不,停下……别、别打了……” “咳咳,求求你们……” 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直到公爵变成一滩烂泥,众人才停下手来。 “我们杀了一名贵族……”有人颤声道。 “那又如何,灰堡之王不承认贵族,何况他还与灰堡为敌过。” “其他永冬贵族知道了怎么办?他们有马有盔甲,如果追上来的话……” “反正都到了这一步,还能怎么办。”带头者环视一圈道,“受欺压的并不只有我们,趁如今魔鬼不在,不如——” “跟他们拼了。”另一人低声道。 “跟他们拼了。” “跟他们拼了,然后去灰堡!”不消片刻,这声音便传播开来,化作整齐划一的口号,如洪流般涌向屋外漆黑的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