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空天母舰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空天母舰

“结束神意之战的关键已经找到……”维克多轻声念道,“陛下决意主动迎击敌人,将战火终结在沃土平原之外?” 即使经历过如此多匪夷所思的事情后,这份报道依旧充满震撼,几乎每一行字都值得大书特书——放到过去,这种消息根本不可能被王室以外的人知晓,更别提他这样没有爵位的平民商人了。 报道勾画出了一个极为壮阔的图景:之前引起轰动的浮空陆地坠入大海并没有宣告魔鬼攻势的完结,在数千里之外,一座新的黑石要塞正在日以继夜的朝无冬城赶来。而在它下方,则涌动着千万魔鬼——这个数量足够将整个人类王国淹没!为了避免这一幕的到来,陛下决定主动出击,令战火不至于波及到普通人身上。 等待击败来袭之敌后,远征军将前往世界的另一端、两个大陆的交界处,以解除神意之战的威胁。一旦成功的话,长久的和平将到来,无论是魔鬼还是邪兽,都不会再威胁到人类的安全。 远征这种事情,维克多并不算陌生,毕竟一年多之前,他就亲眼见证了一项奇迹的诞生——依靠名为火车的重型机械,第一军大批人马生生在渺无人烟的沃土平原上挺近五百多公里,击败了盘踞在北方废墟中的魔鬼。当时灰堡周报详细记载了此战的全部经过,通过被称为“照片”的写真画,直到现在他都能回想起自己从空中视角俯瞰那些黑色列车在平原上驰骋时的感受。 不过这次罗兰陛下似乎做得更加彻底。 他竟打算将一座山升到空中,成为此次远征的据点! 这真是人类能做到的事? 维克多迫不及待地翻到第二页——只见该计划被分为三个部分,第一是升空阶段,北坡山连同下方近一公里的土地将脱离绝境山脉的束缚,成为一个独立的整体。 第二是试航阶段,北坡山将被纳入军队序列,并正式授予“埃莉诺号空天母舰”之名。这段时间内它会多次巡弋于无冬城四周,除开必要的作战训练外,也是在等待合适的出击时机。 最后阶段则是正式启程,拒敌于千里之外。 行政厅把它称为一场决定人类命运的战争,除开军队外,各行工人的支持也至关重要,因此工作报酬给得颇为丰厚,基本上为同行业平均水平的两到三倍。不仅如此,任何参与者的名字都会被刻入纪念碑,永立于王城之内。 另外国王之手巴罗夫大人还在末尾透露,登岛之人或许将有机会见到人类有史以来最为强大的武器。 看到此处,维克多便知道行政厅绝对会被堵到水泄不通——无冬城的居民和来自其他城市的迁移者相比最大区别便是将这片土地视如己出。在与当地人相处时,他常常会有种错觉,那便是这地方不仅属于罗兰陛下,还属于他们一样。并且一旦定居、获得身份证后,类似的认同情绪很快会蔓延开来,因为他自己就深有感受。 明明来自晨曦王国,他却会在听到外人谈论无冬的种种奇迹时心生自豪感,这在过去从未有过。 如果不是家业在身,维克多也有种想登上云霄、去见识一番的冲动。 “帮我联系行政厅,就说彩虹石愿意捐赠一千套衣物。” “明白了。”玲珑点头道。 “对了,你打听到北坡山确切的升空日期没?” “应该就是这两三天内,山顶上已经和之前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两三天么……好的观看位子恐怕早就被抢完了吧。”维克多合上报纸,走到落地窗前。奇迹大楼虽高,但距离绝境山区太远,如此奇景,还是在近处见证更为合适。他转身递出把钥匙,“玲珑,你应该知道这么做吧?” 好在只要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对他来说都算什么大事。 “包在我身上,大人。”玲珑微笑着接过了钥匙。 …… 三天后,第一军在山脚下拉起了长长的警戒线,这令无冬城所有人都意识到,等待已久的时刻即将到来。 此时的北坡山已完全换了一个模样,从远处望去,它四周搭满了密布的脚手架,原本不规则的山壁像被人为修整过一般,不止平顺了许多,不少地方还打上了补丁——那些或是金属板、或是油膜布的大小方块与山石本身毫不搭调,却让这座自然之物更像是一件武器了。 而最令维克多震撼的,是那数百道从高处垂落的长条形旗帜。 它们宛若山体的裙角,在风中如波浪般起伏。 高塔与长枪,象征着灰堡王国。 红黑白的三色搭配更是显得庄严无比。 这种视觉上的冲击感绝对能令人永生难忘。 街上聚集的人群越来越多,到中午时分几条主干道已是水泄不通,如果不是黑衣警察和军队将人流引向迷藏森林一侧,恐怕半个城区都会陷入瘫痪。 随着浑厚的警报声响彻城市上空,位于西街屋顶绝佳位置的维克多感到脚下传来了一丝震颤。 很快,这股震颤便化作了轰隆巨响! 刹那间,整个无冬城仿佛沸腾起来—— 那是群山被撕裂的声音。 尽管早有预期,但真当目睹这一幕时,他仍将自己的嘴张到了最大。 玲珑更是紧紧抓住了他的胳膊。 只见北坡山以缓慢却无可阻挡之势向上升起,与它相连的山脉部分迸射出一簇簇尘埃,立于地面的脚手架层层崩塌,像是无力再束缚住这只巨大的一般。将那些塌落的树木、碎石与铁架甩在身下后,更大的底部又托起了这些掉下来的“皮屑”。 整个景象就如同拔出萝卜带出泥一般,不过这次的泥却是一个宽达一公里的土地,它呈现出明显的倒三角状,最低处则位于浮岛中心。随着北坡山的升起,地面上留下了一个巨大的陷坑,面对突然消失的顶盖,无数活跃于地下的动物仓惶逃窜,成为了这历史性一幕下的生动注脚。 这本应该是人力绝对无法做到的事情。 但山上飘扬的旗帜却在明确无误的宣告,它属于灰堡王国,属于人类。 震惊过后,人群中爆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当第一声万岁出现时,便注定短时间内再难平息。 狂热的气氛过了许久才逐渐消退,维克多舔了舔略有些干燥的嘴唇,正准备带着玲珑回旅店时,余光忽然扫到了对面屋顶上一个老者的身影——那身影是如此熟悉,以至于连他的脚步都慢了几分。 维克多想要细看时,却发现对方已不见踪影。 “大人,怎么了?”玲珑似乎察觉到了他的异样。 “不,没什么……大概是看错了吧。”维克多迟疑道。因为无论从哪方面看,那名老者都跟他的父亲有几分相似。 不过父亲怎么可能出现在这种地方,他摇摇头,很快将念头抛之脑后。